中国网.海峡


您的位置:首页 >> 体育

里约奥运会俄罗斯不缺席 一刀切处罚改秋后算账

摘要】如果下面那些协会就能自主决定,还要国际奥委会干嘛?”

在昨天这个并没有重大体育比赛的周日上午,体育记者们的朋友圈里一定会出现同一条新闻:俄罗斯被全面禁止参加里约奥运会。这条消息用最直接肯定的语句,对于正变得越来越复杂的俄罗斯体坛兴奋剂丑闻,来了个快刀斩乱麻的了断。而在北京时间昨晚9点半左右,国际奥委会为此事召开的全球代表紧急电话会议有了截然相反的结果——除了已经判决禁赛的田径队,对俄罗斯代表团不予全面禁赛。

对俄罗斯体坛来说,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暂时平息,而对于疑云重重的俄罗斯反兴奋剂工作,一场同样堪称力度空前的大清扫才刚刚起步。

国际奥委会权力挪移解决危机

称俄罗斯被全面禁赛的消息源自英国《每日邮报》旗下的《星期日邮报》。事实是,在消息发布的格林尼治时间24日零点,国际奥委会为此事召开的全球委员电话会议都还没有开始,参会者多半还在睡梦之中。

俄罗斯要面对的危机,并非是虚无的新闻,而是一场在体坛和政界两个战场同时展开角力角逐的混战。

在上周由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独立律师起草的《麦克拉伦报告》出炉时,距离里约奥运会开幕只有半个月了,在美国、加拿大牵头的10国国际奥委会联合逼宫下,国际奥委会被迫迅速决定是否对俄罗斯全面禁赛。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根本来不及对报告描述如谍战剧般错综复杂的案情一一查实。在这种情况下,国际奥委会把决定权交给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让各个单项协会决定是否对俄罗斯运动员实施全面禁赛。

国际奥委会这套“腾挪大法”的合法性是有章程可循的,但被看作是一种亲俄的表现。因为就会前的形势来看,各单项协会当中挺俄的呼声更高。如国际排球联合会,声明俄罗斯运动员在国际排联组织的各项赛事上全部通过了药检,反对实行一刀切的处罚,绝对不能冤枉了清白的运动员。

作为“处罚派”的代表,国际反兴奋剂机构相关方面,在昨天会前就对此频频表达不满。前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主席、同时也是国际奥委会执委的庞德对《纽约时报》说,“面对如此确凿的事实,国际奥委会要做出相应的决定竟然如此艰难,我感到非常吃惊。如果下面那些协会就能自主决定,还要国际奥委会干嘛?”

昨天国际奥委会的紧急会议只持续了两个多小时,不予对俄罗斯全面禁赛的决定,似乎也没那么艰难。除去任何政治的因素,庞德的抱怨不无道理,因为来不及查实,《麦克拉伦报告》反而成了无效的证据,如果那些描述属实,无异于俄罗斯逃脱了应有的处罚。

放眼未来不忘秋后算账

这是一个极具讽刺的结果,因为掺杂的政治因素,俄罗斯被卷入了奥运危机,如今又因为国际奥委会的政治手段,从危机中成功脱身。俄罗斯政府是否在索契奥运会上组织运动员服药,反而不是这次大会讨论的核心。

没有被拉下水的俄罗斯是赢家,避免了一届烂摊子奥运会的国际奥委会也是赢家,他们离不开这个超级体育强国。正如《华尔街日报》所述,遭前苏联抵制的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美国“荒谬地”夺得174枚金牌,金牌榜第二名罗马尼亚只有不足其三分之一的53金。

最值得庆幸的是那些清白的俄罗斯运动员,在《每日邮报》的假消息文末,有1000多条全世界网友评论,获得点赞次数最多的评论内容是:“那些清白的运动员怎么办?”在被禁赛的俄罗斯田径队中,在海外独立训练,能够证明自身清白的选手,仍可以以个人身份参加里约奥运会。

处罚即将出台之前,俄罗斯政府也一改之前的强硬立场,拿出了壮士断腕的姿态,积极挽救。

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上周五的政府会议上说,俄罗斯将和国际奥委会纪律委员会、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等就反兴奋剂问题开展最紧密的合作,成立由多国专家组成的全新反兴奋剂委员会。一些涉嫌田径队、索契冬奥会禁药事件的官员也被停职。

国际奥委会的决策是往前看,但过去的并未过去。根据国际奥委会的数据,北京和伦敦两届奥运会上当时被查处的涉药选手分别是19人和9人,现在复检新增人数为60人和38人。随着对《麦卡拉伦报告》查验核实工作的进一步展开,漏网之鱼的数量还会继续增加。

此外,毋庸置疑的是,俄罗斯运动员将会在里约遭遇前所未有的药检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