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您的位置:首页 >> 两岸

厦门春仔花:铁线红丝缠绕两岸情缘

摘要】一根细细的铁丝在手中弯弯绕绕,盘出形状;拈着红线的手指“变”成针。

洪晓瑜制作春仔花。 东南网记者 邹玒摄

一根细细的铁丝在手中弯弯绕绕,盘出形状;拈着红线的手指“变”成针。以铁丝为定点,将线密密地“缝”在剪成花瓣状的硬纸板上,插上竹签,一朵在闽南颇受欢迎的春仔花就诞生了。

怀孕近9个月,洪晓瑜仍然喜欢在闲暇时做一些春仔花。洪晓瑜与她的表嫂洪丽娜是春仔花习俗区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在她的家里,春仔花至少传承了四代。洪晓瑜的母亲洪素珍、舅妈洪宝叶则是春仔花习俗市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

2020年的春天因新冠肺炎疫情变得特别,厦门翔安洪厝的春仔花依然绽放不败。在机械化越来越普遍的今天,春仔花在洪厝,仍然用最质朴的方式,在耳濡目染中传承,在指尖翻飞中坚守。

“近期因为疫情,红事取消,白事从简。”洪晓瑜说,但在洪厝,春仔花像铭刻在血液中的记忆,春天做好的春仔花会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有所收获。“以往除了农历七月外,其他月份春仔花都卖得不错;待疫情结束,同往年一样,会有不少闽南及台湾地区的人前来学习、订货,春仔花像一颗种子,在共同的习俗中花开两岸,传承至今。”

一朵花 丝线缠绕幸福期许

用于结婚的春仔花。 受访者供图

“春”在闽南语中同“剩”字,象征富足有余,春又是生机勃勃、开枝散叶的季节,所以闽南人管这种用丝线一点点缠绕起来的头花叫“春仔花”。

春仔花习俗是厦门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在洪厝,姑娘们编春仔花的手艺,代代相传。据考明嘉靖年间,洪厝村在京任刑部右侍郎的洪朝选回故里祭祖,发现凡祭品上都插着春仔花,村里的妇孺也插有春仔花,赏心悦目,他便让家眷与侍女们学着扎制。也就是说,春仔花在洪厝至少有五百年以上的历史。

制作春仔花的材料几乎可以就地取材,硬纸片染色,经过修剪就成了红艳艳、亮闪闪的花叶;用来缠绕的细铁丝原先来自家家户户的防蚊纱窗,如今工厂可以采买。春仔花看似简单,上手操作却不那么容易。扎花时不仅要了解每一种花后蕴藏的吉祥寓意,线缠绕的疏密、弧度等也要计算,“缠不紧容易散,太紧太密了形状不好看”。更不用说稍微难些的“挑金”,即在缠绕的线中,加入金色的小纸片做装饰,这一切只有靠手工才能完成。用洪晓瑜的话说:“费脑也费眼”。

或许是手指缠绕铁丝、丝线的手法变化神奇,或许是春仔花习俗给人以欣欣向荣的意味,洪厝的姑娘们做春仔花的手艺就这样传了出去。有嫁出去的女儿,就有春仔花的“开枝散叶”;嫁到村里的媳妇,在耳濡目染下,也开始喜欢这红彤彤的“传家宝”,学成后教给娘家的姐妹们。

经过几百年的传承和发展,春仔花如今形成了婆婆花、新娘花、普通花、孩童花以及丧事花等十来个品种,每种花拥有不同的含义,在不同的场合供大家使用。

结婚,是春仔花“出席”最多的场合。新娘的妈妈精心选择十二对(闰年十三对)春仔花,让新娘带到婆家。这其中就有婆婆花、新娘花、姑娘花、妯娌花等,每一对花的元素都有讲究。

小小的“婆婆花”蕴含着许多吉祥的寓意。 东南网记者 邹玒摄

“比如‘婆婆花’,正中间的石榴象征着多子多福,小叶子代表‘开枝散叶’,两旁的‘面线须’代表老人福寿绵长,挖耳勺是‘婆婆花’必备的,表示媳妇娶进门,婆婆可以安心享福了。同时要注意的是,‘婆婆花’有前有后,‘前’在闽南话中有‘财’的意思,在普通话中与‘钱’谐音。”洪晓瑜说,小小的一对花,需要讲究的地方非常多,“新娘花”中的“双石榴”元素也包含了早生贵子、一世幸福的美好寓意。“在我们这里,春仔花的品类非常多,无论红事还是白事,都能见到它的身影”。

洪晓瑜的母亲洪素珍四十多岁时,便开始为洪晓瑜准备结婚用的春仔花了,在她看来,每一根线也代表着她对女儿的牵挂。“至今我还留着妈妈送我的春仔花。”洪晓瑜说。

一根线 串联洪厝代代传承

洪晓瑜8岁的女儿学习春仔花。 东南网记者 邹玒摄

洪晓瑜和洪厝大多数姑娘们一样,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接触春仔花了。7岁时,她便和外婆一起学做春仔花,8岁就赚到自己的“第一桶金”,一共2元钱。

春仔花在洪厝是一种融入生活的习俗。闽南人一生中三件大事—结婚、生子、起大厝(盖房)都离不开它,白事也常用它做答谢亲友的赠礼,因此先前,村民们会在农闲时制作春仔花贴补家用。

如今,在茶余饭后,亲友们围桌“话仙”,即使斟满了茶,手里依然忙着扎花,既是闲情,也是乐趣。洪晓瑜的母亲洪素珍前几年因眼疾渐渐看不清东西,手却依然能熟稔地折出花来,丝线缠绕,简单样式的花不到一分钟就在她手中诞生了。

洪厝的不少人家有一张桌子,放着红线、染成红色或金色的卡纸以及铁丝,简简单单的工作台,就能源源不断地产出春仔花。如今,洪素珍一天要在桌前坐上十个钟头,她眼睛不好,但技艺在,做一些简单式样的春仔花,五百对一箱地装好,有客户需要就可以随时取用。洪晓瑜则更多编一些花样繁复的春仔花,编起来更为辛苦,但这已成为多年的习惯了,她笑称“算是一种胎教”。

洪晓瑜的微信名字叫“守艺人”,她希望将春仔花代代相传,结出硕果。如今,她8岁的女儿也在学习春仔花,她和其他传承人更是将春仔花带到了校园。“这是属于闽南文化的独特记忆,开课的时候,我们第一堂课往往不教上手操作,而是让孩子们了解这项习俗。”洪晓瑜说,她们在翔安中心小学、洪厝小学都开设了兴趣课程,每周一节。此外,她们还与当地的社区开办春仔花培训班,不定期走进厦门大学、集美美术学院等各大高校,让更多的人了解、体验春仔花。

一段缘 带动春仔花花开两岸

厦门大学的交流活动中,外国友人佩戴春仔花。 受访者供图

在村子里,评比谁家的花做得好,就像一场人们口中的“选秀”。不仅每家每户的巧妇人会沟通交流,更有不少人慕名而来。自从春仔花习俗获评首批厦门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后,前来取经的人越来越多。

“有不少是订货的,他们到村口一问,想要什么花式的、什么价位的,村民们心里都有数,就会推荐到相应的人家。”洪晓瑜说,如今,也有不少手工爱好者前来,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专门学习这门手艺,这其中也不乏来自台湾的手艺人。

台湾的春仔花是明朝后期闽南移民带去的,在洪晓瑜看来,这是两岸一衣带水的缘分。一开始,台湾当地的习俗并没有洪厝这么讲究,春仔花的花式花样也不如洪厝齐全。“前几年有不少台湾的手艺人来参观,我们也很开心有这样的机会和他们交流。”洪晓瑜说,因地域不同,春仔花在不同地区发展出了属于自己的艺术特色,“台湾有的地方一开始是用皱纹纸来做,也有的地方花比较小,台湾手艺人来洪厝参观学习后,我们给他们寄去一整套的春仔花及材料,我们这的寓意也慢慢融入他们的春仔花里”。2018年,台湾缠花(春仔花)艺师陈惠美及其助理陈秀敏前来参加海峡两岸民间艺术节之“传统工艺DIY”活动,洪晓瑜同其他传承人一道,进行了现场交流和沟通。

洪晓瑜将越来越多的创意融入春仔花制作。 东南网记者 邹玒摄

洪晓瑜说,翔安洪厝的春仔花习俗源远流长,传承人们都希望能将传统的东西保留下来,这也是吸引台湾同胞的关键。而台湾来洪厝的手艺人带来的文创品也相当成熟,他们对丝线、材料的结合,充分发挥了优势,同时结合水钻、珠宝等,提升了附加价值。一次次地交流学习,双方都带来了自己的作品,在作品中博采众长。春仔花原本是簪花,扎在头上,如今,洪晓瑜还将其制作成耳环、胸针、插花等文创产品。

在互相学习中,春仔花也跳出了传统视野,将当下流行的文创理念融汇其中。“现在很多人流行穿汉服,我们还接了很多地区的汉服配饰订单,可以根据服饰颜色与需求,定制一整套头饰,还有其他小首饰。”目前,洪晓瑜也接一些订制订单,很多顾客会提供自己喜欢的样式过来,“我们要将春仔花继续传承下去,不断吸纳新鲜的理念,丰富它的内涵,让它走得更远。”(记者 邹玒 李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