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优良率82 .7% 福建河流健康有硬实力

来源:人民网福建频道 编辑:黄芷晴

漳州九十九湾

鳌江

沙县墩头溪

10月31日,福建省河湖健康研究中心发布《福建省河湖健康蓝皮书(2018—2019年)》。这是全国首份省级全域性河流健康评估蓝皮书。

河流健康评估报告显示,在福建省流域面积大于200平方公里的179条河流中,健康综合指数大于或等于70分的有148条,优良率达82.7%。闽江、九龙江、汀江、晋江、赛江、鳌江、霍童溪等主要河流的健康状况良好。

此次调查参照水利部2010年版《全国重要河湖健康评估工作大纲(试点)》,并结合国内外相关的研究成果,从整体性和系统性来构建福建省河流健康评估指标体系和方法,包括水文水资源、物理结构、水质、生物和社会服务功能五个方面,按不同权重再细分为生态流量保障程度、水资源开发利用率、河岸带植被覆盖状况、河流连通阻隔状况、水质优劣程度、鱼类保有指数、水鸟状况、供水能力、防洪能力、公众满意度等14个指标体系。数据来源包括遥感数据、水利与生态环境等部门的监测数据、现场调研数据等,评估结果经过专家论证,确保科学性和客观性。

“从生态系统整体上重新认识与评估河流,不仅评估河流的自然生态状况,还评估其可持续为人类社会提供服务的能力。”福建师范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副院长、福建省河湖健康研究中心副主任苏玉萍教授说。

蓝皮书中有一张很亮眼的河流健康综合指数“雷达图”,从中可一目 了然地了解河流健康—环境压力的响应关系。评估结果显示,水质状况与河流健康有着非常显著的相关性。

“福建省河流健康状况良好!”蓝皮书得出的结论,进一步佐证了福建省在推进水资源保护、水污染防治、水环境治理、水生态修复等方面取得的重大成效。

畅通“血脉” 确保河道生态流量

初冬,暖阳高照,微风轻拂,泉州市永春县桃溪河畔的创意书吧里,游人纷纷来“打卡”。这个名为“6982”馆的书吧,由原桃联、桃源两个“退役”的发电厂房改造而成。临窗而坐,可欣赏桃溪水景,河水溢过橡胶水坝,形成3米多高的落差,急流冲击河床,发出轰鸣声。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桃溪是永春县境内最主要的河流,为晋江东溪的上游。在这次河湖健康评估中,晋江水质指标达到79.7分的好成绩,上游功不可没。

永春水电曾被誉为“全国小水电一面红旗”,因解决了农村照明、灌溉、小型加工厂等用电基本需求,被百姓称为“夜明珠”。至2015年,永春县共有水电站220座,装机容量11.4万千瓦,年均发电4亿千瓦时,产值1.3亿元。

但永春县小水电开发较早,当初没有充分考虑河道生态用水和生态下泄流量,造成坝下河道减脱水,一定程度影响了下游河流生态和流域景观。

2015年,永春被列入“福建省老旧电站退出试点县”。

“生态流量,是考量绿色电站的关键。我们县以创建绿色小水电站为契机,推动农村水电转型升级。”永春县水利局局长郑双伟说。

按照福建省水利厅加快落实水电站生态下泄流量工作的要求,永春把多年平均径流量的10%作为电站最小生态下泄流量的标准,加强监管,安装流速仪、流量计等实时在线监控装置,数据同步传输到省级监测平台,一旦出现下泄流量不足,系统马上发出预警,促使电站业主落实生态流量。

到目前为止,永春推进153座电站下泄流量改造,恢复了225公里减脱水河道的生态流量。对影响河流生态、存在安全隐患的44座电站,则实施退出。

“血脉”打通了,河流恢复了健康。以位于晋江西溪上游的坑仔口溪为例,近几年来,共退出4座小水电站、绿色改造30座电站,其中水尾林电站退出后,打造了桂洋瀑布景观平台,发展乡村生态旅游。

作为179条河流之一,如今的坑仔口溪水清流畅。《福建省河湖健康蓝皮书(2018—2019年)》显示,其河岸带植被覆盖状况、水质指标都得到95的高分,鱼类保有指数、水鸟状况等指标也令人满意。

防污治污 水更清了岸更绿了

“鳌江流域干流和支流的水质指数得分高达87.2。这条河流曾经饱受石板材工业废水和畜禽养殖污染困扰,如今水清岸绿,面貌焕然一新。”苏玉萍教授说。

鳌江发源于鹫峰山脉东南麓,流经宁德市蕉城虎贝乡西南部、古田鹤塘镇,在双口渡吸纳徐州溪进入罗源县霍口乡,再流经连江县小沧、潘渡和连江县城,于东岱镇大涂村入东海。鳌江流域面积2664平方公里,河长137公里,是福建省第六大河。

2000年夏天,苏玉萍教授带领团队到鳌江山仔水库开展生态调查。清晨从小沧村坐船到山仔水库的七里采样,途经库区的水色和水质指标均正常,但在太阳暴晒下,到下午1点左右,水流缓慢的库湾瞬间惊现绿油油的蓝藻水华暴发现象。

水的问题表现在水里,根子却在岸上。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为了发展经济,石材生产、畜禽养殖等严重污染鳌江。

为偿还历史欠账,福建省把治水与治山、治田、治林、治湖等结合起来,极力修复青山绿水的生态系统。

“作为福州第二水源,鳌江流域治理力度之大、投资之巨、历时之久,前所未有。”福建省水利厅河湖处处长谢光球说,福建省深化流域水污染防治工作,同步推进水中生态与岸上环境整治,科学划定生态保护红线,禁止侵占自然湿地等水源涵养空间,要求已侵占的限期予以修复。

2004年福建省政府办公厅转发《关于进一步加强鳌江流域水环境综合整治工作意见的通知》,此后10多年当地政府坚持不懈地推进流域综合整治。2018年开展“四个专项整治行动”,2019年又打响“四个攻坚战”。福州、宁德除了完成省里安排的“规定动作”,还持续抓好三大“自选动作”,即巩固石材加工整治成效、持续修复流域生态环境、优化林分结构提高森林质量。

“血质好则脏器康,血脉通则身体健。”经过综合整治,鳌江河流的水质、水量和水生态基本达到平衡。今年1—7月,鳌江流域水质持续保优,国省控断面Ⅰ~Ⅲ类水质比例为100%,Ⅱ类以上优质水比例为83.3%。

自然修复 人水和谐诗意栖居

“《福建省河湖健康蓝皮书》显示,在健康综合指数大于等于85分的15条河流中,三明占了6条,为福建省最多。”这个消息让三明人倍感自豪。

三明市水利局局长章新华说:“2018年底,三明市在全省率先消除Ⅳ类及以下水体,实现辖区考核断面水质全面达到或优于Ⅲ类。今年1—9月,三明市水环境质量位列全国333个地级及以上城市第23名,水质提升情况排名全国第21位。”

河流良好的健康状态,既有天赐,更在人为。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体,三明市坚持统筹兼顾、系统治理,不仅进行污染物排放治理,还针对生态受损严重流域进行近自然修复。

2017年10月以来,当地以问题为导向,由三明市河长办牵头多部门,开展为期三年的生态环境综合治理“五项攻坚”行动,向工业污染、畜禽养殖污染、涉砂污染、城乡生活垃圾污染、小水电污染开战,逐步让河流恢复健康状态。

参与这次河流健康评估工作的吴秋华,是福建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研究院环境与市政工程院院长,她的团队就参与三明水系治理的规划与设计工作,其中包括沙县东溪的治理。

东溪是沙县境内沙溪的最大支流。2017年,沙县东溪从际口至东山段的采砂场和石英厂顺利关停,千疮百孔的乱石滩成了“历史遗留问题”。

该生态水系项目设计由黄淄滨副院长负责。在规划、设计、建设等环节,黄淄滨融入“师法自然”“相河理水、生态筑境”的理念,将河流生命与使命结合起来,理清河情水势,以“碧溪蜿蜒拥锦城”的整体构想来诠释水、人、城三者之间关系。以原位近自然修复的手法,打造“水岸星空”“东溪唱晚”“栈语湿塘”三大节点,体现“悠游生境、润养心境、衍生道境”的意境,让东溪水生态综合体成为人水和谐的诗意栖居。

“探索河流健康维持与高质量发展的机制,让河流的自然生命与社会使命实现动态平衡,这是科学治水的关键。”吴秋华说,河湖生态系统修复并不强调把河湖恢复到纯自然状态,而是将维护河湖自然生态系统特性与河湖资源高效利用有机结合起来,尽可能地维护河湖自然生态系统的平衡和稳定,形成一条健康、自然生态而又充满活力的近自然化河流,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从而走出一条以水兴产、以水兴城、以水富民的绿色发展之路。

相关链接>>>

这些河流更健康

根据《福建省河湖健康蓝皮书(2018—2019年)》,福建省河流健康综合指数大于等于85分的河流有15条,主要分布在南平和三明地区,分别是:黄柏溪(南平)、泉湖溪(三明)、洛溪(泉州—漳州)、九曲溪(南平)、胡贡溪(三明)、城岚溪(三明)、日溪(福州)、西溪(南平)、梅溪(南平)、安福口溪(三明)、里沙溪(三明)、七星溪(南平)、潭溪(南平)、麻林溪(龙岩)、宁溪(三明)。

河流水质指标得分高、排名较前的有61条,分别是——

闽江流域42条:文江溪、泰宁溪、七星溪、大石溪、长潭河、九曲溪、西溪(宁化)、高阳溪、仁寿溪、小桥溪、清溪(尤溪)、安福口溪、朱坂溪、池湖溪、清溪(光泽)、杉溪、水源溪、水口寨溪、高洲溪、漳溪、胡贡溪、富口溪、泉湖溪、梅溪(南平)、黄柏溪、同青溪、城岚溪、溪屯溪、后亭溪、徐宸溪、芝溪、西芹溪、青龙溪、大田溪、湖口溪、杨林溪、吉阳溪、坊溪、长灌溪、里沙溪、儒茶溪、大布溪;

九龙江流域5条:洛溪、温水溪、麻林溪、高层溪、吕凤溪;

汀江流域2条:黄潭河、金丰溪;

晋江流域2条:坑仔口溪、龙门溪;

赛江流域4条:西溪(福安)、寿泰溪、平溪、托溪;

鳌江流域1条:黄浦溪;霍童溪流域1条:黛溪;

独流入海4条:七都溪(蕉城)、起步溪、林辋溪、石井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