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福州工务段宁德路桥工区职工战高温纪实: 桥“肚子”里的铁路“汗族”

来源:中国网海峡频道 编辑:邱宏达

s1.jpg

桥梁工们检修时全靠走,要在平均1米6高而且黑漆漆的“桥肚”箱梁中行走10多公里。

中国网海峡频道7月31日讯(李永贵 通讯员 张贵锋 王福斌)当你在飞速行驶的高铁列车里平稳地行走、舒适地小憩,当你侧头欣赏窗外飞驰而过的美景,你是否知道,有这样一群高铁桥梁“医生”流着汗水默默辛苦的工作。他们在狭小、封闭、闷热的桥梁内部,一丝不苟检查每一个角落。福州工务段宁德路桥工区的职工就是这样一个群体。 

毕建谊是宁德路桥工区的工长。2009年温福铁路宁德特大桥通车运营他就来到这个班组工作。10年的精心守护,让他对宁德特大桥早已知根知底。据他介绍,大桥全长约8169米,2009年正式开通,全桥共有246个墩台,是我国八纵八横铁路网中最长的跨海大桥,其中跨海部分占了5500米。 

s2.jpg

桥梁检修容不得丝毫马虎,发现疑点要反复检查是否安全。

高温下的宁德特大桥,就像一个巨大的混凝土“烤箱”,箱梁内不通风、很闷热。宁德特大桥的桥梁由228片32米长的箱梁、8片24米长的箱梁和部分连续梁组成。一个简支箱梁至少有30米长,而连续箱梁的长度是它的两倍多。在桥肚子里即使什么都不干,背着工具走上几公里,全身也很快会湿透。班长祖善军和工友们打趣:“每天不晓得出多少汗,我们是铁路‘汗族’!” 

每次检查,班组职工头戴照明设备,要在复杂的梁箱中穿梭、往返10余公里路程,至少需要在“烤箱”里待上五六个小时。每次检修作业,毕建谊和工友们天刚放亮就会早早进来,尽量避开高温时间段,并且随身携带防暑药品。 

s3.jpg

高铁飞驰而过,便会迅速在箱梁内引起巨大的轰鸣,冲击着桥梁工的耳膜。

全封闭式的结构使得梁箱内部回声很大,线路上一有动车组飞驰而过,巨大的噪声就迅速在梁箱内传播、回响,反复冲击着耳膜。“一天下来,记不清有多少趟动车从头顶经过,耳朵经常嗡嗡作响!”毕建谊说。

s4.jpg

在水泥的“桥肚”中行走,稍有不慎容易磕碰受伤。

 检查过程中,作业人员都要仔细擦拭梁体的对接处,他们身体蜷缩,手指并拢、手臂斜上直伸一遍遍擦拭,“梁体对接触止水带是影响高铁箱梁使用寿命的关键点,梁端之间的止水带不允许出现漏水现象。”毕建谊说道。每个梁体的对接处,都是他们仔细盯控的对象,如发生渗水现象,就要采取措施加强止水带的密封性。

一节箱梁检查结束,来到桥墩支座短暂休息。职工们席地而坐,大口大口补充水分,海风一阵阵吹来,远处白色的海鸟翩翩飞舞。这是他们忙碌的作业过程中最凉爽、最放松的时候。

短暂休息过后,桥梁工们用小锤敲击支座上的螺栓,检查是否松动,一个螺栓需要敲击三到四次。“每次出来,至少要敲上好几千次。刚开始干这份工作的时候,下班后手酸麻得很,端碗都会轻轻发抖!”毕建谊告诉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