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您的位置:首页 >> 台湾

当旧物遇上台湾匠人——他们用修补打捞记忆

摘要】在台湾,年长的人依旧记得,儿时穿街过巷的手艺人在楼下喊“补硘仔”、“补鼎”、“补丝袜”,自己便飞奔下骑楼去看那匠人用各种工具敲敲打打、修修补补。

在台湾,年长的人依旧记得,儿时穿街过巷的手艺人在楼下喊“补硘仔”(即“锔碗儿”)“补鼎”(即“补锅”)“补丝袜”,自己便飞奔下骑楼去看那匠人用各种工具敲敲打打、修修补补。

如今,在台北迪化二〇七博物馆,一场“旧的不去——修补的故事”特展正在举办。透过陶瓷、铝制锅盆、油纸伞、书籍、竹编品、虫胶唱片等物件,展示传统修补技艺,让人们重温远去的往日时光。

博物馆创办人陈国慈说:“早年生活物件破了,无论价值高低,拿去修补是最为平常的事情,是节俭惜物的美德,也是资源环保再利用的展现,更是对物件背后情感的珍惜。”

她希望,通过本次展览让爱物惜物的传统美德、人与物件的眷恋情感能回到现代人的生活当中。

展馆内,灯光流黄如脂,“高山青,涧水蓝,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呀……”歌声似穿过半世纪而来,引人看去,一张老旧的唱片正以每分钟78转的速度在唱针下旋转。

“这张唱片拿到时已裂成几块,现在修好了几乎看不出裂痕。”生于上世纪50年代初的台北人潘启明听着虫胶唱片长大,千禧年之际在三峡老街看到一张幼年时听过的歌曲唱片,遗憾其因脆裂而无法播放,便开始研究如何修补唱片。

虫胶唱片由胭脂虫的汁液制成,质地硬且易碎裂,早于市面常见的黑胶唱片出现。潘启明发现环氧树脂固化后与虫胶材质相近,而干式油墨可保护其不被唱针刮伤,于是创制完善了修补法,得以让老曲子再次回荡在人们耳边。

至今已修复千余张虫胶唱片的潘启明说,这些唱片记录的都是过去的声音,有人们的回忆在里面。每修补好一张唱片,第一时间听到上面美好的声音,知道它的内容,这是最令自己快乐的时候。

“修补工作最需要耐心和细心,而最难的是对齐音轨。”潘启明说,如能配合微雕精刻,修补出来的唱片会更完美。但台湾几乎没有这样的匠人,而大陆却有不少,以后会考虑同他们合作。

“叮叮叮”“嚓嚓嚓”……拾级而上,来到博物馆三楼,微弱的敲击与打磨声传来,是陈高登正在用锔钉技法修补一只陶瓷茶杯。他面前桌上摆着几个形态不同的茶杯、茶盏、茶壶、茶碗,而上面的缺口与裂缝用铜钉以不同造型进行了修补,有拉链形状的、窗户模式的、门环样式的……

“器物是有灵性的,需要跟它沟通、对话,从中感知它的创造者和它本身的想法,以及它的使用者留下的讯息,然后才能帮助它。”52岁的陈高登跳脱普通的修补,将这门手艺上升为修复美学,打破传统的平整方式,为其赋予各异的形态。

2013年,喜爱茶道的陈高登由于写作锔瓷技艺论文的机缘,开始走上专业锔瓷的道路。他认为,锔瓷是一种高尚的精神修补,修补的是人们对古老陶瓷文化的缅怀。

“创造一个历史的桥梁,传递先人的智慧,透过技艺传承及创新思维,赋予锔瓷产业新生命,传递生命的感动。”陈高登说。

据介绍,锔瓷的历史十分悠久,明代《广志绎》已有记载“以旧补旧”。上世纪50年代在江苏出土的五代越窑青瓷执壶可见银质壶嘴,被视为金属修缮陶瓷的早期技法之一。目前常见的修复方式为包口补银、金补及锔钉。

在台湾南部的美浓客家村,油纸伞不仅是避雨用品,更是嫁女时的嫁妆,取“有子伞”谐音,而在男孩16岁成年礼上,父母也会送上一把油纸伞,寓意“人丁兴旺”。

当地广进胜纸伞工作室已传至第二代林荣君、吴剑瑛夫妇手中。吴剑瑛说,将油纸伞送修的人,通常是不忍丢弃手工制作的伞,或因伞蕴藏特殊纪念意义。“小裂洞可局部修补,大面积裂痕就得整个除去换新。”

“修理比做新的更难,因为要在别人制作的物件上修补,除了解原本物件的特性外,更得按物件纹理修复。”陈国慈说。

在这座历史活化建筑中,北台湾的渔网、南投的竹编品、高雄的铅桶、美浓的油纸伞……来自台湾各地的物件都在修补技艺展示中留住昔日记忆,让年轻人了解传统,让长辈回味过去。(新华社记者 刘斐章 利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