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聚焦闽南乡村戏曲市场系列】重振旗鼓待何时?

摘要】戏里的人演得怎样?戏外的人看得如何?故事里的事有多精彩?故事外的事有多曲折?近日,记者深入调查,带您一起探寻闽南乡村戏曲市场的风云。

永春县高甲戏艺术保护传承中心的演员在候场。 福建日报记者 林熙 摄

文化自省与商业自救

在受访业者看来,闽南乡村戏曲市场处于一种相当矛盾的状态——市场并未式微,传统民俗信仰支撑着稳定的消费需求;但它的消费者,又并不在乎戏的好坏,请戏更多是一种不得不完成的传统仪式。其结果是,市场竞争失范,劣币驱逐良币。

因此,要真正复兴乡村戏曲市场,需要文化传承上的自省与商业秩序上的自救。

“当务之急,要重点加大对请戏的红白理事会、庙宇管理者、老人会、农村乡民进行专业性指导,引导他们鉴赏芗剧和明辨良莠剧团,促进能够根据艺术水准合理定付戏金的良性市场的形成。”康志星表示,进一步重视艺术普及,培养壮大乡村戏曲市场的受众基础,提升公众艺术鉴赏能力,是戏曲进农村的要义之一。

在这方面,龙海早有所尝试。投资千万元建设农民戏馆,搭建芗剧常态化演出平台;举办免费芗剧职业中专班,为民间剧团输送演艺人才;向社会公开有偿征集剧本,免费提供给民间剧团使用;制作20曲《龙海芗剧名段鉴赏》音乐MV,并入选中华歌库;汇聚全市民间剧团,在近一年短时间内完成“百团汇演”……

在这样的培育下,票友与年轻戏迷社群逐渐形成并不断壮大。作为芗剧发烧友,1996年出生的陈志伟组建“龙海市芗剧戏迷微信群”,群成员将近200人。在这里,他定期发布本地芗剧团的演出动态、路线和剧照信息。线下组团骑着单车追戏,线上讨论演出效果,已成为他们的生活方式。

同样,诏安也涌现出了潮剧票友群体。由戏曲爱好者联合发起的诏安八街剧团,发端于上世纪50年代,如今再度唱响。“我们的团队由退休老人组成,全团38人,年纪最小的48岁,最大的82岁,每周排练两天,不定期下乡演出。”团长沈巧香说。

重构乡村戏曲市场商业秩序,同样被有识志士积极实践。

“比如,探索设立民营剧团发展基金,用于奖励优秀剧团。对民营剧团试行年检评级制度,通过考核评审形式,对剧团进行评星定级,实行评估分级、奖优罚劣制度,严把舞台演出质量关。对于违反注册许可规定、演出剧本低俗、艺术质量低劣的剧团,严格执行考核淘汰制。”康国星认为,除了外部监管,民间剧团内部也应建立起一套行之有效的规范,“比如在演员规范上,要与演员签订《劳动合同》,内容需涵盖承担角色、演出量、保险项目和时间起止。”

康国星同时主张,探索由大型集团公司控股或民营剧团联合成立股份制公司,并统一规定演出任务、业务联系、戏金定价、演出调度、剧本选定、演员调转,从而避免中介的盘剥、剧团过多,以及剧团之间的不正当竞争。



1 2 3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