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您的位置:首页 >> 台湾

老建筑幻灯片:“方寸”间的台北记忆

摘要】一张5厘米见方的幻灯片,小到可放在一个成年人的掌心里,精细的画面保存着台北老建筑曾经的面貌。

新华社台北9月17日电(记者左为、吴济海)一张5厘米见方的幻灯片,小到可放在一个成年人的掌心里,精细的画面保存着台北老建筑曾经的面貌。

“19世纪台湾的樟脑出口到欧洲,不是做樟脑丸,而是赛璐珞,就是透明片,我们所说的底片。”幻灯片拍摄者、台湾传统建筑学者李乾朗,向观众娓娓道来幻灯片发展史和他与幻灯片的“情缘”。

“记忆台北老建筑”李乾朗幻灯片展正在台北迪化二〇七博物馆举行。展览展出李乾朗教授在1970年至2010年间拍摄的147张台北老建筑幻灯片。

李乾朗介绍,幻灯片色彩较一般照片饱和,不易偏色,画面有立体感,适合记录建筑。他早年光是买相机就花掉3个月工资,胶卷和冲洗也价格不菲。

“通常一个建筑物最多拍两张,所以在现场就观察很久。”李乾朗说,“快门按下去之后,不知道这一张究竟失败还是成功。”

展览展出数台李乾朗珍藏的幻灯机,还为参观者还原各种幻灯片观看方式。参观者可直接取下幻灯片置于灯下观看,也可以通过幻灯片播放器、看片机、灯箱、建筑绘图光桌,品鉴照片的细节。

在周边大稻埕地区长大的李玲玲女士告诉记者,她找到了自己小学和初中的母校照片。“这就是我们母校的红楼,已经拆光光了。”她指着其中一张说。

对于二三十岁的年轻一代,幻灯片也保存着特别的回忆。“读书时老师上课都用这个,现在很少了。”专程来看展的林世峰说。

林世峰在播放幻灯片投影的暗室停留了很久,不时和工作人员交流建筑的今昔变化。“看到有些房子现在和旧的照片一样就很感动,它有被完整记录保留下来。”

展出的建筑里,有些还存在,有些已消失,有些以其他的方式转化再生。

展览举办地、迪化二〇七博物馆正是一栋被“活化”的历史建筑,前身为“广和堂药铺”,起建于1962年。而其所在的迪化老街和大稻埕区域历史可追溯到19世纪,保留了许多经典老建筑,被誉为台北的“年轮”。

“对过去的怀念不是浪费时间。”李乾朗说,这些对城市的记录,为后代留存了一个地点的“前世今生”,可以了解“所来之径”。“借由这些,我们去还原、追溯、分析和探讨一个故事。而故事是人类文明必要的,没有故事,一切归零。”

幻灯片中的建筑穿越了时光,但幻灯片本身并非不会被岁月“侵蚀”。李乾朗介绍,幻灯片要恒温恒湿保存,方法不当就会生霉,“需要花很多精力照顾”。

但他认为这种拍摄方式不会完全消失。“我之前去英国的唱片店,发现还在卖新出的黑胶唱片,因为有人觉得CD的声音没有深度感。”他表示,幻灯片有数码摄影无法取代的一些优势,因此未来仍有“活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