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漳州“时”力:从钟表之城到钟表名城

摘要】00多年前,西洋自鸣钟通过漳州月港舶来;400年后,在中国福建的最南部,崛起了一个举世瞩目的“时间工厂”。

00多年前,西洋自鸣钟通过漳州月港舶来;400年后,在中国福建的最南部,崛起了一个举世瞩目的“时间工厂”

漳州“时”力:从钟表之城到钟表名城

东南网8月2日讯(福建日报 杨志慧)漳州南湖,著名发呆处之上,时钟指针嘀嗒流转,“每天发呆五分钟,胜吃人参一个冬”的字样令人回味。

从“大航海”时代走来,漳州钟表产业发端于西方技术,而后在本土扎根壮大,迎风成长。

中国“表”情浓缩于斯,世界侧目而视:漳州是全球最大的中端石英钟表生产基地,形成钟表业“全国最大产业集群、完整产业链、唯一产业集群品牌”等三大特色,石英钟配件的全球占有率达70%以上,石英钟指针式机芯产量占全球65%以上,石英挂钟占全球30%左右,手表产量占全球份额的10%。

2012年,漳州被授予“中国钟表之城”的称号,成为全国首个获此殊荣的城市。近期通过复核考评,漳州将升级获评“中国钟表名城”殊荣。

振翅——阵式发展 “芯跳”强劲

漳州市龙文区朝阳钟表工业园,众辰精密机芯公司高标准厂房内,万级清洁环境中,技术员轻轻按键,一台台自动化生产设备游刃有余、精工制作。

机芯是钟表的心脏,机芯生产企业的角力在于精密制造。

“几年前,我们出价上千万元,想买国外撤下的机芯自动化生产线。谁知,他们宁愿当废品卖,也不愿卖给我们。”众辰总经理魏振江感慨,“攻坚克难,还得靠自己。”

20多道工序,一步一步通关,与新加坡自动化研究机构合作,众辰成功研发出机芯组装自动化生产线。魏振江说:“节约八成人工,效率提高一倍,成本降低一半,质量大幅提升。”

和众辰有着同样“芯”路历程的,还有福建吉邦电子,该公司每年研发投入占销售收入的比例保持在6%以上。

“2015年启动自主研发的自动化生产线,正在调试阶段,0.9秒钟便可组装一个机芯。”吉邦副总经理谢信华说。

匠心制“芯”,一路走来,漳州钟表以机芯为基石,纵横四海:众辰精密机芯发展为中国机芯六强,石英手表机芯年产量可达1亿只以上;吉邦电子年产石英钟各类机芯7000万只,石英电子钟表系列500多万台;新丽珠五金每年生产铝针和钟面1亿套,世界第一;桑泰钟表指针式石英钟机芯每月生产800万只,世界第一,占全球市场20%;华毅五金的石英钟(表)正负极和定子片占世界产量95%……

“漳州钟表产业不仅成品钟占据全球巨大份额,配件生产也同样令人瞩目。”漳州市二轻联社常务副主任陈方青说,以芗城区的金峰工业区、龙文区的蓝田开发工业区、龙海市的九湖工业区、长泰县的官山工业区、漳浦县的台湾钟表工业园为核心的五大钟表产业聚集区,正以产业集群的阵式发展,并依托龙头骨干企业成立了中国轻工业钟表职业技能培训基地服务平台、钟表技术研发设计服务平台等9个公共服务平台,为集群区域内钟表企业提供培训、检测、研发设计、技术创新服务,提升整体研发和创新水平。2017年,漳州钟表业实现工业总产值近70亿元。

“钟表产业是高精密机械与信息技术相结合的先进制造业,其特有的精密制造技术和精确计时产品,不仅与人民生活密切相关,而且长期服务于国民经济各个领域。”中国钟表协会代理理事长、高级工程师张宏光介绍,比如,手机、平板电脑中使用的照相镜头、显示屏配件、插接件、紧固件、外壳注塑件等均由钟表企业配套制造。

“未来,还将向其他精密智能制造行业发展。”魏振江说,公司已介入手机摄像头的配件生产,正通过和厦门一家公司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向精密制造的其他行业延伸。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