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骨语》历时两年 导演解密逾20件奇案背后的故事

摘要】“法医是与亡灵对话的人,透过《骨语》,希望可以透过一个个故事,让人们尊重生命,直面生死。”今天下午,悬疑网剧《骨语》导演扈耀之在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

人民网北京6月7日电 (记者李岩)“法医是与亡灵对话的人,透过《骨语》,希望可以透过一个个故事,让人们尊重生命,直面生死。”今天下午,悬疑网剧《骨语》导演扈耀之在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

这是一部以中国首席女法医王雪梅的传奇经历为原型,由部分真实案件改编的职业剧。讲述了由夏萤(张龄心饰),尚桀(高仁饰)、李学凯(蔡宜达饰),英鸣(张家鼎饰),宋咪(吴曼思饰)等一群年轻人组成的“特别案件调查组”屡破奇案的故事。从筹拍到后期制作完成历时逾两年,逾20件奇案背后,首次从女法医的视角,以电影的质感让观众重新思考生命的意义,透析与感受死亡背后的希望与温暖。

历时两年 每个案件背后真实案件的支撑

对于接拍《骨语》,导演扈耀之将其归为一种“缘分”,忆起第一次与中国首席女法医王雪梅见面至今仍印象深刻,“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才能与亡灵对话?她们的工作状态到底是怎样的?”扈耀之说,那次的交流让两人都有“一见如故”的感觉,虽然对法医这个特殊职业扈耀之没有深入了解,但听了许多关于女法医的故事后,让扈耀之很震撼、也很感动。

十多年后制片人找到扈耀之,并提及准备开拍关于法医这样一个题材的剧作,扈耀之欣然接受。为了更加严谨缜密地去打造一部行业剧。“在剧本创作阶段,我们就已经定好了方向,从女法医的视角讲故事”。而作为中国首席女法医王雪梅全程参与了剧本的创作。

五易其稿的《骨语》一年半后在北京开拍,扈耀之介绍,最开始这部剧的名字定为《女法医》,但征求大家的意见改为《骨语》。意为“骨头说出的语言”,“它是一个很大的概念,是一个关乎生死的命题,是对死者的尊重,对生者的慰籍”。如果一定要追寻剧中每起案件背后的灵感来源,扈耀之透露每个故事背后都有真实案件的影子,但出于播放长度和人们观影习惯考虑,每个故事都融入了几起真实案件作为支撑。

《白鹿原》原班人马助力 中国首席女法医现场指导

导演扈耀之有许多身份,他是《白鹿原》里的田福贤,还是北京电影学院的教员,这次接拍《骨语》,《白鹿原》的摄影师和灯光师纷纷助力,给其提供了最佳技术支持;在两位男女主演的选择上,片方也给了他很大的选择空间。

在拍摄过程中,扈耀之认为最大的难点在于时间、场景和拍摄环境的选择,尤其是在拍摄环境上,最让其头疼。因为拍摄地选择在北京,很多剧中桥段又都是演绎室外的极端刑事案件,所以与群众的配合、沟通成本有一些高。

为了让演员在角色上更加接近女法医在生活中的原型,王雪梅多次到现场进行指导,语言表述上、道具准备上、镜头尺度设计上都提出了许多实质建议,王雪梅坦言,在现场她能感受到每个人认真、严谨的工作态度,所有人对于生命的尊重与敬畏,让其感动;遇到一些拿捏不准的细节,女主演张龄心都会第一时间发微信询问王雪梅该如何处理。

不与《白夜追凶》比较 生活化很重要

在《骨语》中,夏莹曾说:“我作为法医,是要告慰死者,把他们生前没有说的话,告诉他们挚爱的人”。对生者的尊重,对剧情中每位死者死亡真相的挖掘,乃至对人生、人性的感悟,让许多看过《骨语》的人不仅被剧情吸引,更被剧中一个个鲜活的人物间真挚的情感打动。

从《白夜追凶》《法医秦明》到今天的《骨语》,王雪梅很欣慰地在今天看到人们对于法医这一行业的关注,并希望在今后能出现更多以此为题材的剧本及影视剧作品;而作为导演的扈耀之,则不愿观众过多地将《骨语》与前两部网剧做比较,“创作角度不一样,讲述的方式,关注的点自然也不同,将评论权交给观众,这如同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道理一样。”

作为这样一部行业剧,如果想做得让更多人接受,扈耀之认为在表现手法上要生活化,“法医也是人,她们有自己的情感,有自己的职业操守和坚持”,透过一个个故事,让人们积极、正面地去面对生活,向观众阐释生命的可贵和价值,弘扬法治意识是《骨语》的创作初衷与本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