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尤溪:田园变公园 风景变“钱景”

摘要】第五次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国际论坛,尤溪联合梯田作为“中国南方稻作梯田系统”四个子项目之一,获颁“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证书。

喜讯 4月从意大利罗马传来。在第五次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国际论坛上,尤溪联合梯田作为“中国南方稻作梯田系统”四个子项目之一,获颁“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证书。深山碧玉从此走出深闺,走向世界。

无独有偶,4月上旬,尤溪县桂峰古民居景区获批国家4A级旅游景区,成为继汤川侠天下、朱子文化园后的又一个4A级景区。至此,尤溪已有3个4A级、3个3A级国家旅游景区。而在2015年底以前,尤溪全县A级景区数为零。

以龙头带动全域旅游,以全域旅游促进乡村产业振兴,传统农业大县尤溪,正在经历一场发展观念、发展方式的全方位嬗变。

从“吃饭农业”到“功能农业”

5月中旬,联合梯田正迎来新生。

在联合镇东边村,景区大门、旅游服务中心、旅游公厕等工程正在抓紧建设。东边村村支书蔡启锡告诉记者,这是今年初刚刚开工的锦绣梯田旅游项目,总投资2亿元。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等金字招牌的取得,打破了联合梯田旅游招商难瓶颈。

绵延于联合镇8个建制村的联合梯田规模宏大,是我国开凿最早的大型古梯田群之一。依山开垦,传承千年,联合梯田形成一套独特的灌溉体系。通过人工挖掘水渠和溪流,使山上涵养的水源流入村庄和梯田,一部分满足村庄的人畜饮水需求,另一部分满足梯田耕作需要。田中有寨,寨中有田,人与自然在这里和谐共存。

联合梯田多年前就先后被评为世界十大梯田和中国五大魅力梯田之一,游客和摄影爱好者纷至沓来。同时,由于人口外流,这里出现梯田抛荒现象,被认为是“可持续发展典范的农耕稻作文化”一度面临难以持续的危机。

镇里曾想通过收取门票的方式发展旅游,但发现行不通。2014年,镇里好不容易引来一家旅游公司帮助开发,却因为“门票都没地方收”摇摇头便走了。农业乡镇就不能搞旅游吗?

在侠天下文化产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池昭稳看来,答案是否定的。5年前,他被汤川乡胡厝村的山水所吸引,决定在尤溪开发以侠文化为主题的山水体验旅游景区。2014年底,景区试营业一个月,过去这个“施工队连吃面都找不到地方”的小村庄,每天迎来3000多名旅客,全乡1.8万人口有5000多周边群众因它吃上了旅游饭。

正是看中旅游带来的综合效应,2015年底,尤溪首次提出“我家在景区”的发展目标。这个拥有朱子故里、中国传统古村落、土堡、银杏林等旅游资源,金柑、绿竹、竹子、油茶等四个“中国之乡”,“尤溪绿笋”“尤溪绿茶”“尤溪茶籽油”“尤溪金柑”“尤溪红”等5个国家地理标志集体商标的传统农业大县,由此迈上“全域旅游”的转型升级之路。

处处皆景非处处造景

“除了正在建的梯田休闲观光区、生态休闲自驾车露营地、梯田摄影、书画展示馆、田间咖啡馆、农特产品购物街等配套项目也正着力动工。”联合镇党委书记陈祥耀告诉记者,“这一切的前提是保护,不搞大拆大建,目的是通过提升公共服务体系和公共基础设施,为游客提供良好体验。”

保护,从梯田复垦开始。针对抛荒现象,尤溪安排专项资金对复垦和种植进行补助,2017年完成核心区929亩抛荒田复垦;“公司+基地+农户+标准”的利益联结机制,确保村民收益。

东边村村民李时运,此前试种1亩红米,每公斤售价20元,是普通优质米的数倍,这回他果断扩大种植15亩。

 

1 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