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中小学课后服务落地“初体验”

摘要】前不久,我省多部门联合出台《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提出要建立起学校、公益机构、有资质的社会机构多方参与的中小学课后服务体系。

借力第三方

公立托管机构嵌入社区

2015年,“四点钟学校”升级版模式开始探索,福州市鼓楼区人社部门支持举办的公立托管机构,福州市鼓楼区阳光朵朵托管中心在军门社区等10个社区设立。“建设资金由区委区政府一次性投入,管理老师由机构从社会上进行招聘,学历都是大专以上,按照生均数8∶1配备。”阳光朵朵的负责人王名强向记者如是介绍。托管机构工作人员会准时接回学生并安排午餐,餐后有管理老师负责回答学生的课业问题。

“我们与‘四点钟学校’也进行了有效融合,孩子们课后也可以参加社区组织的第二课堂活动。”王名强介绍说,一个孩子午托每月收费600多元,午托加晚托1000元,这与私营托管机构相比十分优惠。他表示也可以主动进驻学校,与学校一起开展课后服务。

购买服务普及“四点钟学校”

每天下午四点左右,厦门海沧区海虹书院都有不少孩子在认真地写作业,老师在一旁辅导,课堂秩序井然。

“周围有四五所小学,只要孩子们放学后愿意来,我们都很欢迎。”海虹书院的老师王黎平告诉记者,海虹社区“四点钟学校”采用购买服务,每天下午开放,为周边的小学生免费进行课业答疑。周末和节假日,孩子们还可以免费参加国学、耕读文化、围棋、书画、音乐、手工制作等公益活动,深受家长和孩子喜爱。

作为培育居民公共精神的新场所,社区书院由区宣传部、文明办、教育部门、街道社区等多部门参与组建,向社区居民免费开放。依托于社区书院,“四点钟学校”在厦门遍地开花。在海沧,就有29所“四点钟学校”,覆盖了城区和农村社区,主要面向辖区内小学年龄段的孩子。在集美,“社工+义工”模式成为社区书院的特色之一,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及招募志愿者,举办丰富多彩的特色课程,满足孩子们的课后需求。

记者注意到,厦门大部分“四点钟学校”都在小学附近,孩子们放学后步行几分钟就能到达。“‘四点钟学校’就像一条纽带,把家庭、学校、社区紧密结合在一起。”海沧区相关负责人认为,“四点钟学校”的开办,解决了家长的后顾之忧。

福州大学社会学系教授甘满堂:解决课后服务难题学校是主渠道

教育部在2017年3月份就专门印发《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指出要充分发挥中小学校课后服务主渠道作用,广大中小学校要充分利用在管理、人员、场地、资源等方面的优势积极作为,主动承担起学生课后服务责任,提供丰富多样的课后服务。对确实不具备条件但有课后服务需求的,教育行政部门要积极协调学校、社区、校外活动中心等资源,做好课后服务工作;具体课后服务时间由各地根据实际自行确定。对此,广东省已出台明确规定。

学校要当仁不让地承担起中小学生课后服务的主要责任,不可以推脱。至于人员与经费短缺的问题,可以通过学生家长交一点、政府补贴一点、社会渠道支持一点来解决。

东南网评论员杨朝清:课后服务离不开 多方合作

让孩子们课后时间更有品质、更有格调、更有营养,直接关系到老百姓的安全感、获得感与幸福感。只有多方合作,在良性互动中分担责任,中小学生课后服务的难题才能迎刃而解。

公共部门要建立经费保障和合理的酬劳保障机制,通过“财政补贴”等方式,让参与课后服务的学校和教师得到应有的激励与回报。

学校要加强对课后服务的管理,在组织学生自主阅读、完成作业、个别辅导的基础上开展体育、美育、科技等多种形式的活动,让孩子们更有收获,让课后服务更有吸引力与竞争力。

社区可以为课后服务提供场地、活动空间等资源。志愿者作为一种润滑剂和黏合剂,可以让课后服务更有秩序、更有格调。有资质的社会机构也可以在保障学生安全、坚持自愿原则、形式内容科学的基础上,有所作为。

东南网评论员毛建国:课后服务也应具有公共属性

提出课后服务易,做好课后服务难,要发挥政府、学校、社区、志愿者以及市场等多元主体的作用。而发挥好政府的支撑作用,对学校提出要求,再对市场进行引导,才能从根本上破解“三点半难题”。

在美国,课后教育服务是以教育部门为主导、社区为载体、家长配合的三方责任分工明确的社会福利事业。这也启示我们,课后服务要突出政府和学校的作用。

因此,做好课后服务要认识到完整的教育已经延伸到了课后,课后服务也应该具有公共属性。《指导意见》明确,试点地区要建立完善中小学生课后服务经费保障制度,财政、总工会等部门应对学校开展课后服务所需经费予以补助支持。

该花的钱要花,该出的力要出,在多元中坚守一元,才能形成真正的多元格局。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