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探访周宁千年“银色文明”的隐秘

来源:福建日报 编辑:林子雄

各具特色古矿洞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宋代周宁矿业生产的繁荣景象淹没在历史长河中,只有从遗留下的星罗棋布的矿洞、宝丰公馆遗址、隆庆封坑碑、圆形石磨、张彭八故居等古迹中略见一二。

宝丰银场矿井遗址,像棋子一般散落在圣银楼的东、西、北三面山麓,多达100余口。矿井深浅不一,深的200余米,浅的几十米,在没有任何先进开采机械的古代,矿工们用血和汗夜以继日凿开层层石壁,冒着生命危险采出矿石,提炼出银。在当时,轮形的石磨是炼银的必备工具,石磨直径大约50厘米,中凿一方孔,由木轴穿入,装置在水车一侧,借水力滚动。如今,一块块石墨残片静静地躺在芹溪村周边,或成为铺路石,或成为村民房屋的牢固根基。

在芹溪村北侧,古道旁,残垣断壁垒成的旧墙基,经受岁月洗礼,长满苔藓地衣。这遗址就是周宁矿业兴盛时期,朝廷官员修建的宝丰公馆,供督银官员使用。据《周墩区志》记载:宝丰公馆始建于明永乐元年(1403),为督课御史蒋彦禄而建。成化十二年,州判黄公晟重建。正德五年,课绍免,公馆废。明嘉靖十三年(1534)宝丰银场改在官司村炼银,芹溪原宝丰银场仍有民间非法采矿炼银,矿井伤亡事故接连不断。隆庆五年(1571),福建抚按两院在芹溪村立碑封坑,禁止私人开采,当地人俗称:“隆庆封坑碑”,该碑立于宝丰公馆东侧,长2.16米,宽0.9米,厚0.15米。解放后被村民分解成四块,搬入村中用作井沿、井壁。如今,井沿上“坑场矿砂运者依律论谴”等字迹依稀可见。

明代浦源镇上洋村张彭八在官司村开采银矿,经探查,他开采的四口银矿均分布于山涧之侧,入口处宽仅容身。他因矿业发家,富甲一方,在上洋村兴建房屋。如今,张彭八故居整体保存基本完整。

当地积极保护银洞遗址

矿产是大自然的馈赠,古银矿是祖宗遗留的宝贵财富。“古银矿是我们村的宝贵财富,我们要加强自我保护,还要宣传,提高人们对古银矿的保护意识。”芹溪村村民刘伦清说。他是芹溪村最有保护古文物意识的村民之一,两个月前,在自家老房子的墙基里发现了一块类似石磨的东西,这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立即把这个情况报告给村委,经村委拿石磨对比后,非常相似。于是他二话不说,马上小心地把石磨从墙基里拆出来,交给了村委。

芹溪村村主任郑平健告诉记者,村里正在协商征收宝丰公馆遗址的土地,然后对遗留的旧墙基进行保护,整理出古矿洞供游客探险。

郑勇说:“从楼坪古村落,经芹溪村宋、明时期古矿业遗址,围城底冶炼遗址,官司村明代茶园,上洋张彭八故居由浦源鲤鱼溪进入县城,将沿途的古村落、自然景区、火山地貌、古矿业遗址连为一体,充分展示出了我国古代银矿开采规模及技术,具有重要的历史文化价值,目前我们正在向上争取国家大遗址保护工程项目。”

为了更好地保护古银矿遗址,县里把芹溪村附近16平方公里划定为古银矿保护区域,严禁人们在保护区内开采与采伐,同时也正在开展对冶炼遗址、白银古道、宝丰公馆、张彭八故居等遗址的详细调查,获取更加详实的资料,在调查的基础上形成文本,逐级申报文物保护单位。由于古银矿遗址分布在三个乡镇,该县着手准备成立七步、李墩、浦源三镇联合保护古银矿协调小组,把“银色文明”与国家4A级旅游景区鲤鱼溪·九龙漈、国家3A级旅游景区陈峭、景致奇异的蝙蝠洞、后垅大峡谷、芹溪石门山等一批景区融为一体。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