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中国金融业开放向更高水平迈进

摘要】放宽市场准入,增加供给主体,满足高质量发展要求。

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对金融业提出了更高要求,金融业对外开放也正在进入更高水平。在业内人士看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有利于进一步增强中国金融业的核心竞争力,提升其服务实体经济的水平,满足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要求。

金融业开放进入新阶段

种种迹象显示,中国金融业的有序开放正在进入深水区。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报告还提出,有序开放银行卡清算等市场,放开外资保险经纪公司经营范围限制,放宽或取消银行、证券、基金管理、期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等外资股比限制,统一中外资银行市场准入标准。

政府工作报告的这一论述,是和去年以来党中央在若干重大会议上所做出的决定一脉相承的。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要扩大金融对外开放。深化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稳步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积极稳妥推动金融业对外开放,合理安排开放顺序,加快建立完善有利于保护金融消费者权益、有利于增强金融有序竞争、有利于防范金融风险的机制。推进“一带一路”建设金融创新,搞好相关制度设计。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实行高水平的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政策,全面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扩大服务业对外开放,保护外商投资合法权益。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在开放的范围和层次上进一步拓展,更要在开放的思想观念、结构布局、体制机制上进一步拓展。

商务部部长钟山表示,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下一步将重点抓好五项工作,其中包括深化管理体制改革,提升投资便利化水平,全面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同时,加快外资基础性法律立法进程;扩大市场准入,落实好中央已经确定的开放举措,履行金融对外开放承诺,全面放开一般制造业,扩大电信、医疗、教育、养老、新能源汽车等领域的开放。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则表示,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金融业对外开放相关工作。人民银行和金融业要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对于金融开放的部署。他表示,资本项目可兑换正在稳步推进。在资本项目下,直接投资以及金融市场的开放都会进一步稳步推进,同时也会有一些“放管服”的改革。他表示,不管是股市还是债市还是其他市场,将来也都要双向开放,使得中国的居民和全世界的投资者在中国市场上更加的便利,配置资源的效率更高。

多领域酝酿进一步开放举措

近年来,在金融领域,从金融机构引进来与走出去,到人民币国际化程度与日俱增,从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等渠道的建立,到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的推出,中国对外开放的脚步始终没有停歇,当前,一些新的开放举措也在酝酿之中。

公开资料显示,2018开年以来,金融监管部门针对金融对外开放已经作了相应部署。人民银行在2018年工作会议上指出,今年要扩大债券市场双向开放,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深度参与国际金融合作和全球经济金融治理,进一步推动外汇管理体制改革。证监会提出,要以深化改革和扩大双向开放促进各类市场主体核心竞争力的全面提升。银监会提出,要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研究落实对外开放新举措,以开放促改革,激发市场活力,推动形成银行业全面开放新格局。

“现在,我们进入新的阶段后,确实在市场准入方面对外开放可以胆子大一些,开放的程度更高一些。”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表示,在过去五年里,中国有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预计这种开放的趋势还会继续加大。“多数该研究的政策都已经研究过了,逐步寻找时机稳步向前推进。”他表示,从央行角度来看,一是在资本市场和全球主要资本市场的连通方面,可能还有进一步可以做的事情。整个金融市场其他方面的连通也会有所增强。另外,中国正在稳步地、渐进地推进资本项目的可兑换,可兑换以后,存在的一些个别方面的限制也会逐步有序放开,人民币国际化将进一步向前迈进。

在沪伦通方面,今年中英总理年度会晤上,中方同意加快沪伦通准备工作,愿适时审视启动时间安排。全国人大代表、证监会原副主席刘新华表示,沪伦通是中国资本市场在经过沪港通、深港通之后的重要举措,目前正在积极推进之中。随着沪伦通的开放,我国资本市场将取得更大的开放程度。在放宽外资准入方面,今年3月9日,证监会宣布就修订《外商投资证券公司管理办法》公开征求意见。此次修订内容主要包括允许外资控股合资证券公司、放宽单个境外投资者持有单个上市券商的比例限制、逐步放开合资证券公司业务范围等等。

改善金融供给推动高质量增长

中国的高质量发展需要金融业开放水平的进一步提高,这已经成为了业内共识。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赵庆明对记者表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立的2018年金融领域重点工作紧紧围绕着“高质量发展”这一主线。金融领域目前存在着金融供给不足的问题,因此扩大金融业的对外开放,增加金融服务的供给主体,就是为了满足高质量发展的要求。同时,金融业的开放是对等的,一直以来都是大国之间的相互开放,因此大幅放宽国内市场准入的同时,也希望获得更多的国外对中国的开放。

他表示,一直以来,我国对金融业开放采取了审慎的态度。在这一轮开放举措中,也体现了审慎原则。与金融服务业开放相比,推进资本项目开放会更加审慎。“金融扩大对外开放有必要与金融监管水平提升和金融市场制度完善相适应,与相关金融领域开放相协调。开放金融体系必然会增加金融市场的不稳定性,因此需要完善与开放金融体系相匹配的宏观审慎监管框架,才能有效预防并化解在金融开放过程中可能遭遇的各种风险,特别是跨境资本流动风险。”赵庆明说。

对外经贸大学教授桑百川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随着中国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服务业占国民经济中的比重越来越大,服务业在吸收外商投资中占的比重超过了制造业,一直占主体地位。但是我们服务业的全球竞争力还不强,开放度相对较低,特别是对外资准入实行了种种限制。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全面放开一般制造业,扩大电信、医疗、教育、养老、新能源汽车等领域开放。这是符合中国社会需要的,同时也对提升中国服务业国际竞争力、使得服务业在全球范围内整合资源并获得更快发展提供了良好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