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您的位置:首页 >> 台湾

3万劳工齐聚街头抗议 台当局保障劳工权益口惠实不至

摘要】台湾《联合报》报道指出,台北市警察局统计,今年一月到现在,平均每个月都会有220场大小陈抗事件;台北市警察局长陈嘉昌上任后,除打击诈骗、取缔毒品等治安政策外,如何保证陈抗场面不致脱序失控,成为上任以来最大的课题。然而本月10日,在高雄市又有一大批劳工走上街头抗议台当局修“劳基法”。

“立法院”审查“劳基法”修正草案,劳团在场外抗议,一位民众试图从青岛东路冲入“立院”,遭重重警力包围。(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中国台湾网12月12日讯 台湾《联合报》报道指出,台北市警察局统计,今年一月到现在,平均每个月都会有220场大小陈抗事件;台北市警察局长陈嘉昌上任后,除打击诈骗、取缔毒品等治安政策外,如何保证陈抗场面不致脱序失控,成为上任以来最大的课题。然而本月10日,在高雄市又有一大批劳工走上街头抗议台当局修“劳基法”。

台当局“行政院”版的“劳基法”自公布便引来骂声不断,劳团直言修恶,已多次上街抗议。“立法院”内在野党连手杯葛,但最终仍抵不过民进党团优势人力,于12月4日完成初审,将全案打包送出“委员会”。据《联合报》报道,由13个总工会团体组成的南部总工会大联盟10日在高雄市展开“1210拒绝修恶‘劳基法’大游行”,共约3万名劳工走上街头,要求“行政院”撤回修正案。南部总工会大联盟表示,民进党将“劳基法”七休一松绑,轮班间隔缩短成八小时,“修法”一旦通过,劳工多加班还是赚不了加班费,只会过劳死。

  国民党“立委”占领议场主席台,被拉下主席台的蒋万安(中)手持标语抗议。(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游行团体原本要在“行政院”南部服务中心门口挂上“功德院”牌子,但警方架起铁护栏及拒马阻拦。游行团体便大力摇动铁架、丢水球,最后将招牌和抗议标语丢向门口,被警方撑网拦下。

此次游行共有台南、高雄13个总工会团体参加,也有来自各县市工会团体、青年劳工、教保员、护理人员、社工人员及保全人员。原本号召万人上街头,最后3万人加入游行行列。游行队伍在高雄市中央公园集结,浩浩荡荡从五福三路出发,一路行至成功一路“行政院”南部联合服务中心。

  “一例一休”再修引发批评。(图片来源:台湾“东森新闻云”)

因受托孩子的妈妈周日临时被公司派到大陆出差,只好带着托育幼儿参加游行的高雄市哺育工会成员林姓保母表示,她从事幼教老师十年、担任保母五年,帮过无数当劳工的爸妈照顾小孩,深觉台湾劳动环境已经到了“变态”地步。父母假日要加班不能陪小孩,赚得的加班费全拿来补贴保母费,她反问“这样谁还敢生小孩?”

高雄市产业总工会副理事长江健兴说,“劳基法”原规定轮班要隔11小时,这次修改缩短为8小时;若晚上12点下班,第二天上午八点就要上班,“难道回家不用车程、不用洗澡吃饭、睡觉吗?”苏姓劳工也说,他在化工厂上班,轮班至少要隔12小时,劳工才有足够时间休息。

民进党籍高雄市议员陈信瑜现身游行现场,她说,台湾劳工成立工会的比率仅0.1%,劳资双方平等对话的空间很小,建议台当局要求公司成立3个月内设立工会。对于劳工抗议民进党“立委”推动“劳基法”修改,陈信瑜说,身为地方民代,她希望与劳工朋友站在一起。

  2016年劳工团绝食抗议民进党当局强行砍劳工7天假。(图片来源:台湾《中国时报》)

岛内各界多以“调整一例一休”统称这次“修法”。根据初审通过的草案内容,劳工每7日“应有”一日“例假”与一日“休息日”的权利并没有改变。然而,在“一例一休”大帽子下,调整的内容可不少,包括:“休息日出勤加班费计算方式”(由未满4小时以4小时计,改为做多久算多久)、“加班时数上限”(由每月46小时,改为每月54小时,3个月总计不超过138小时)、“有条件松绑7休1”(通过申请行业,劳工最多得连续工作12天)、“轮班休息时间弹性化”(维持11小时,但新增“劳资可另行约定,不得低于8小时”)。

根据“行政院长”赖清德的说法,这次修改目的是“先保障劳工权利,再给予劳方跟资方合作弹性合作空间”,因为“一例一休”上路后,造成19%劳工收入减少,其中又有6成因此想再兼差。

  赖清德强调,“一例一休”再修正绝对没有发夹弯。(图片来源:台湾“东森新闻云”)

台湾《中时电子报》发表文章指出,先不论雇主可能违法压榨劳工的“违法”案例,因为这不是法律本身可以解决的问题。但这次“劳基法”修改版本给予雇主与企业的“弹性”确实远高于赋予劳工的“利益”。

毕竟,即使真有些劳工希望在一年的某几个月里,每月多赚8小时加班费,或宁可在休假日用“做一小时算一小时”的计薪方式加班,这群人“增加”的收入大概也极为有限。但给予企业“出货前让员工连续排班”“旺季时让员工缩短轮班休息时间”的弹性,雇主获得的实质利益绝对远远超过劳工所得。

文章说,民进党当局之所以弄得一鼻子灰,关键就在于明明是一项想要“救企业”“拼经济”的“修法”,却硬是要以“保障劳工权益”做包装,“产品与实物不符”加深了台当局对外沟通的难度。如果“行政院”一开始就坦白论述“这次‘修法’是为了挽救企业获利,希望借经济成长带动劳工收入”或许不会落得如今里外不是人的困境。

  蔡英文6日在民进党中常会前召开记者会。(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文章称,许多自认为“劳工阶级”的民众对台当局的强烈不满,不是源于“我的权利受损”,而是一股自然而然的同仇敌忾心态:“修法”明明是对资方有利,为什么台当局口口声声说在保障劳工权利?

台湾《旺报》日前报道,面对修改“劳基法”引发的争议,蔡英文发表谈话时称“会负起最后责任”,“保证会杜绝劳工过劳情形出现,并提升薪资”。拟参选台北市长的前“立委”丁守中则讽刺,好话都让蔡英文说尽了,相较于“低薪做功德”的赖清德来说,蔡英文做好人,“功德院长”此次要代蔡受过受伤了。(中国台湾网 卢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