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深度调查:共享单车“寒潮”来袭?

摘要】近期,福州、厦门都开展了共享单车清理工作。11月底,厦门共清理各类共享单车逾10万辆,接近企业在当地投放单车总量的三分之一;今年底前,福州城区将撤离20万辆共享单车。

在厦门运动训练中心西面一块约7000平方米的户外场地上,集中堆放了超过8万辆各类品牌的共享单车。 本网记者 刘玮 摄

东南网12月5日讯(本网记者 林先昌)去年底开始,共享单车如雨后春笋般在全国各地出现,喊出“解决出行最后一公里”的口号,风靡市场,得到市民及投资者的青睐。然而,也因投放过多、挤占公共通道、乱停乱放等原因,影响交通秩序,舆论对共享单车一直不乏质疑之声。

近期,福州、厦门都开展了共享单车清理工作。11月底,厦门共清理各类共享单车逾10万辆,接近企业在当地投放单车总量的三分之一;今年底前,福州城区将撤离20万辆共享单车。

与此同时,今年初以来,频频曝出一些共享单车企业倒闭或濒临倒闭、用户无法退押金等事件。业内人士指出,资本的助推加速了共享单车的发展,但不够清晰的盈利模式,也制约其发展。

作为新事物,共享单车已大规模进入城市公共空间,在为市民提供方便的同时,如何更好进行行之有效的管理?这不仅考验着城市管理者的治理水平,也衡量着市民的文明素质。企业层面上,如何强化管理,增强社会责任;社会层面,如何文明出行、文明用车;政府层面,如何改造公共基础设施、重新配置公共资源,这些都成为共享单车存量管理的热议话题。

近日,记者走访多家共享单车公司、相关领域专家等,探讨上述问题。

福州城管委相关工作人员将停在划线外的共享单车运走。本网记者 林先昌 摄

市场现状

省内多地清理共享单车

日前,福州鼓楼区城管局一位林姓工作人员,正和几名工人将停放在五四路划线外的共享单车搬到货运车上。“乱停放、扎堆停放、划线外投放等,我们都要进行撤离。从早上到现在,我们已经清理两车了。”上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些共享单车将被暂时集中在一家车场里。

在福州市鼓楼区杨桥中路、晋安区塔头路等路段,都有相关城管工作人员在搬运共享单车。记者从福州市城管委获悉,今年年底前,福州城区将撤离20万辆共享单车,目前已经撤离13万辆。日前,福州市还出台《福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规范共享单车管理的实施意见(试行)》,提出将建设共享单车市级统一监管平台,五城区制定负面清单,实行禁停管理。同时,各共享单车企业将被限额投放。市民若乱停放共享单车,或将面临处罚。

一张拍摄于厦门的“共享单车坟场”照片近日在社交网络上快速传播,在约7000平方米的户外场地上,集中堆放了超过8万辆各类品牌的共享单车,令人叹为观止。这个堆放场地也被网友们戏称为“共享单车坟场”。

据介绍,从今年11月初开始,厦门市城管部门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了共享单车清理工作。截至11月底,厦门市共清理各类共享单车逾10万辆,接近企业在当地投放单车总量的三分之一。

日前,泉州也宣布中心市区暂停共享单车投放,要求企业加强管理,规范放置。据介绍,共享单车在泉州总投放量已近10万辆。

企业反应

配合政府要求,进行科学管理

家住福州鼓楼屏西住宅区的林琳,每周都要回宁德老家,她习惯选择从小区门口骑共享单车到屏山地铁站搭地铁。“我上班也是骑共享单车到公交车站搭车。有时看到公交车站旁扎堆的单车,都不知道要停哪里。”林琳说。

市民陈进说,现在共享单车停得到处都是,是提供了方便,但也挤占了盲道、人行道,扰乱了交通秩序。

在福州市鼓楼区杨桥路上,ofo共享单车运维人员刘师傅正在将路边扎堆停放的单车搬到货运车上。虽然还是大清早,但他已经搬了两车。“这个路段停放太多,要运到乌山西路停放较少的路段。”刘师傅说。

“公司会积极配合政府要求。车辆的使用有一定的周期,我们会对老旧、报废车辆进行回收,积极开发新城市场,将福州城区部分车辆进行转移。”ofo共享单车福州区域刘姓公关人员说,ofo公司也会对车辆进行精细化管理,通过大数据方式划分虚拟网格,加快调度频次,采用“定点运维+机动巡视”相结合的方式,进行科学管理。

针对福州拟设定一些禁投禁停区,上述公关人员表示,这涉及电子围栏技术的引用,目前已有相关的技术和先行试点。

哈啰单车方面则表示,在福州东街口、省立医院、各大地铁口等人流密集区域会安排专人维护,实时处理;发现堆积点位,及时清理。“我们会根据热力图、线下运营数据等进行投放。”哈啰单车福州区域公关人员表示,他们也呼吁市民要合规停放,遵守交通规则骑行。

业内人士分析,根据调查测试,使用公共自行车满足市民上下班需求的比例,大约是50人/辆。如果按照福州五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计算,福州合理的共享单车保有量不到10万辆。

分析

共享单车发展乱象是怎么出现的?

近两年,共享单车以迅猛之势崛起,一度成为城市中亮丽的风景线。然而,残酷的现实也不可忽视。据媒体公开报道,目前已有6家共享单车企业倒闭,粗略统计,这将造成用户押金损失10多亿元。

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谢宏忠教授认为,共享单车的诞生绝对是好事,之所以引起部分市民的不满,归根结底还是管理上的问题。

“共享单车企业对市场竞争认识不足,导致市场无序发展和部分共享单车企业倒闭。”福建农林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王文烂指出,也有一些共享单车投资者,将共享单车项目作为一种融资方式,而不注重企业运营效率,因此带来一系列乱象。

长期关注资本市场的北京市盈科(福州)律师事务所资本市场与投资并购法律事务部律师纪耀认为,根据目前共享单车多采用的押金收取方式来看,共享模式实为租赁模式,此押金为运营商带来了获益的首个空间。“就目前的发展状况而言,其实是属于资本助推型。共享单车从无到有,需要经历消费习惯的培育,而为能尽可能多地锁定用户,共享单车在运营前期采用了补贴、红包、免费骑行等多种方式,从而需要有足够多的资金支撑,方可完成市场扩展。”纪耀认为,逐利的资本只会流向已经吸引了众多资金的运营商,其他运营商被边缘化是一种必然结果。

厦门诚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黄幼明认为,共享单车早已过了投资风口,很多创业公司为了风口而追风口,失败率非常高。

从更大的宏观经济学角度分析,共享经济创造出巨大的产值,也为税收征管带来新的挑战,如共享经济收入的界定比较模糊、尚未出台相应的税收政策、征管手段还没完全跟上等。对此,福州市晋安区地税局税政科科长王宁然表示,站在税务部门的角度看,以共享单车为代表的共享经济发展,成为互联网时代下新的税收增长点,这种新型业态需要更为科学细致的管理和服务。

专家圆桌

如何防范和控制共享经济发展风险?

纪耀律师分析,共享单车的估值,某种意义上遵循互联网企业的估值方式,需要考虑其用户数、节点距离、变现能力和垄断溢价等因素,所以具体的投资决策中,需要尽量配备具备行业背景的人员,从而避免投资决策的失误与盲目。

谢宏忠教授认为,共享单车资本方的逐利行为无可厚非,对于相互竞争中的乱象,政府部门应该加以引导。无论是城市的容量与单车规模的匹配,还是用户押金的监管,有关部门不应缺位。他进一步指出,城市管理部门应该重新配置资源,划定专用停车空间,引导共享单车有序停放。

王文烂教授指出,随着共享单车企业竞争的加剧,相关管理手段的完善与规范,共享单车市场将趋于稳定,相关乱象也将得以纠正。因此,共享经济等一些新生经济行为和经济活动的乱象与风险,实质是市场发展的不健全,根源在于相关政府管理制度的不完善,应通过制度建设和市场规则的建立,来防范和控制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