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实力做桨,需求为帆 云计算进入“大航海时代”

摘要】以前,中国企业出海的“行李”很重,网络基础设施是其中不可或缺的“大头”。但几年后,这部分负重已被悄悄卸下,帮助他们“轻装上阵”的就是日趋强大的云计算服务。
blob.png

图为机器人正在纸上作画。陈超 摄   

实力做桨,需求为帆 云计算进入“大航海时代”

本报记者 崔 爽

以前,中国企业出海的“行李”很重,网络基础设施是其中不可或缺的“大头”。但几年后,这部分负重已被悄悄卸下,帮助他们“轻装上阵”的就是日趋强大的云计算服务。

一家位于福建的手游公司开发出一款游戏,长期占据沙特阿拉伯iOS畅销榜榜首位置,但他们却没有在该国派驻一名技术人员。

背后的“功臣”是阿里云的全球化基础设施。公司只需在国内申请云计算账号,就可以在海外调用相关的网络资源。

从游戏到金融,再到直播和共享单车,对于日渐壮大的中国企业来说,出海已成为一个不鲜见的选择。以前,他们的“行李”很重,网络基础设施是其中不可或缺的“大头”。但几年后,这部分负重已被悄悄卸下,帮助他们“轻装上阵”的就是日趋强大的云计算服务。

如今,不只享受云计算服务的企业,云计算公司自身也开始出海,扬帆驶往国际市场。

11月22日,国际足联俱乐部世界杯(FIFA Club World Cup)与阿里云宣布达成合作,未来中国云计算技术将应用在该项国际赛事中。

以“中国速度”出海

差不多十年前,云计算还是不折不扣的“新鲜玩意儿”。

彼时,亚马逊刚刚推出AWS(Amazon Web Services),开始提供公有云服务,购买此服务的公司可省去巨额的IT硬件投入,获得亚马逊的IT技术支撑。

在大洋另一端,阿里巴巴也嗅到这一商机。2009年,时任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架构师的王坚主导成立阿里云。之后,国内互联网公司巨头、UCLOUD等独立云服务公司相继入局,云服务市场迅速拓展开来。据艾瑞咨询的统计数字,去年我国企业级云服务市场的总营收约为520.5亿元。未来几年,这一数字将以30%左右的年复合增长率继续攀升。

随着国内云计算企业竞争日趋激烈,领军企业开始积极拓展海外业务,上线海外云计算服务节点,加速推进国际市场布局。中关村云计算产业联盟秘书长刘帅介绍,腾讯云、阿里云等都拥有数十个海外数据中心和数据节点,他们既为海外用户提供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服务,也为我国互联网、游戏、金融、视频等企业出海助力。

云计算乘风波浪,远渡重洋。阿里云海外技术总监王宇德是“踏浪者”中的一员,他说:“我们最早在2014年于香港建立了节点,2015年在新加坡设立海外总部,逐步拓展海外业务。目前,阿里云在美国西部、美国东部、澳大利亚、欧洲、中东等15个地区开放了32个可用区,为全球数十亿用户提供可靠的计算支持。”

2017年2月,Synergy Research Group研究发现,AWS占据了全球云市场40%左右的份额,而微软、Google和IBM共控制了约23%。然而仅5个月后,7月数据显示,AWS的市场份额迅速降为34%,其他三家公司的整体份额也在下滑,而来自中国的阿里云则实现了最高增长率。

“世界不是‘平’的。欧美市场已足够成熟,东南亚和中东区域却存在技术基础设施薄弱和移动互联网需求急速增长的矛盾,对云服务的需求十分迫切。国内企业在云计算出海上展现出了‘中国速度’。”刘帅说。

和巨头“硬碰硬”

互联网公司正在成为中国的新名片,随着电商、社交、游戏、直播等行业的全球性崛起,中国云计算服务在海外的布局显得尤为重要。

但打铁还需自身硬,出海时更是。

走出国门意味着要正面“迎战”亚马逊AWS、微软Azure等市场巨头。要想如愿“分蛋糕”,硬实力是底气。

“去年,我国的云计算骨干企业均实现收入翻番。”刘帅直言,营收之外,产业结构的优化、产业链条的完整、关键技术节点的突破才是制胜法宝,让云计算企业漂洋过海的“翅膀更硬”。

“国内主要云计算企业已在大规模并发处理、海量数据存储、数据中心节能等关键领域取得突破,部分指标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刘帅说。

“技术和产品是关键。只要有自主知识产权就会有核心竞争力,自然会被当地的客户和市场认可。”王宇德表示。他分享了一个有趣的细节:在刚刚拓展国际市场时,很多海外市场的用户是第一次看到有中国人来谈非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出口——他们惊讶地发现,中国人这回不谈价格优势,而是谈高技术。

相较于国内日趋激烈的云计算竞争环境,海外很多地方还处在云计算发展的空白阶段,市场潜力巨大,这也是国内云计算出海的首要动力。

“海外市场的需求是他们出海的主要原因。”艾瑞分析师王成峰认为,国内云计算厂商出海的第一步其实就归功于国内移动应用的出海(尤其是游戏和直播这类依赖云计算的业务)。为了争取这些出海的国内客户以及更好地服务已有客户,很多国内云计算厂商一早就开始布局国际数据节点。现在开拓海外业务一方面当然是对这些节点的进一步开发利用,另一方面也是他们本土化运营的必然结果。

但与巨头“共舞”也颇为不易。谈及面临的阻碍,王成峰坦言:“首当其冲的就是品牌认知度问题。在云计算行业,品牌的认知度是影响企业决策的重要因素之一。其次是海外的云服务产品部署还没有国内这么完备,有些国内有的国外没有。第三是整个生态体系和合作伙伴体系还有待完善。最后是受到语言、文化等因素的限制,服务海外客户的质量可能打折扣,需要企业解决服务的本土化问题。”

但他也表示,机会当然存在:国内的头部云计算厂商在技术能力上不输国际厂商,在人工智能等前沿技术上甚至处于领先位置。

“我们是全球范围内最早将人工智能技术带入产业实践的。”王宇德信心满满。

出海中企“抱团”前行

在全球化的云计算基础设施布局之下,中国企业可以使用“中国云”来支撑全球业务发展,不需要再多做一次“跳转”。时至今日,阿里云已带动超过十万家中国企业规模化出海,未来三年内生态规模预计将达到上万亿人民币。

在云服务的基础上,不少中国企业甚至不需要向海外目标市场派驻技术和运营维护人员,就能迅速扩展海外业务。“从本质上来说,云计算企业提供的服务也是共享经济的一种,接入的用户可随时随地共享设施和服务,便捷高效。”刘帅表示。这种云服务的“共享”大量节约了出海企业的时间和成本。据王宇德介绍:“阿里云全球化的基础设施布局为中国企业规模化出海提供了平台和技术,后者坐镇国内就能在海外开疆扩土。”

和其他出海的中国企业一样,“中国云”出海也要应对政策法规、本地化服务等不少“风浪”。在此过程中,需要闯过的不只有技术关,更有信任关。“要改变海外市场对中国整体技术实力的刻板认知,同时变革传统的‘把东西卖到国外’的思路,融入每个本地市场,用‘Global+Local’的产品和技术做好服务。”王宇德说。

云计算是互联网时代最重要的基础设施,它提供了海量数据存储以及强大的计算处理服务,是未来世界的“水”和“电”。

“中国云计算的‘大航海时代’已经到来。这种主动出击的方式,除了宣告自己有能力与AWS等云计算巨头短兵相接之外,更多的是展示我国云计算技术的成熟。在腾讯云、阿里云等云服务商的差异化运营下,未来中国极有可能获得‘弯道超车’的机会。”刘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