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残疾乞丐苦学六年成画师:没觉得生活亏待了我(图)

摘要】如果你走过街头,遇到一个坐在滑板车上的残疾小伙正安静作画,请不要惊讶,你可以静静欣赏,也可以花50元买下一幅画。
滑板车和小板凳支撑起唐昌映的人生。

滑板车和小板凳支撑起唐昌映的人生。

学画六七年,重活一遍 专画老房子,惊艳众人

坐在滑板车上 乞丐画师用力勾勒生活

如果你走过街头,遇到一个坐在滑板车上的残疾小伙正安静作画,请不要惊讶,你可以静静欣赏,也可以花50元买下一幅画。

第一次见到唐昌映的人,几乎没一个相信他会画画。甚至他的父母都劝他:“你都这样了,就算啥也不做也没人怪你,讨一个算一个吧!”

但做了4年乞丐,他知道那并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谁说逆光就不能飞翔?学画6年、练画1年之后,他又回到了那些他曾乞讨过的地方,再活一遍!

“都是我画的!”

13日,在南坪泰正花园外的围墙下,唐昌映早早赶来支起了画摊。不下雨的清晨,他都要出门,或是南坪的泰正花园,或是杨家坪的直港大道,又或是沙坪坝三峡广场,找到街边一角,摆摊画画。

泰正花园靠近步行街,人来人往。

唐昌映瘦小的身体坐在滑板车上,一手撑着小板凳,一手撑着小木棍,一步一挪,从箱子里拿出已框好的一幅幅画,再一一摆好,周围站满了人。

一位先生蹲在画摊前,戴上老花镜仔细欣赏这些画作,情不自禁道:“你看老房子下的这些人物,开堂坐店的、赶场的、挑担的……小小一幅画,画了上百个人,画得好!画得活!”家住附近电建的薛女士静静地看了足有1小时,她说:“他用笔很娴熟,看他画画,你会感觉纯真、质朴,没有商业味道,也没有炒作痕迹。”

唐昌映把临摹的作品发在朋友圈里。

唐昌映把临摹的作品发在朋友圈里。

“这些都是你画的?”

“都是我画的!”唐昌映说,头一次碰到他的人,100个里面有99个都不相信他会画画,但他总会抬起头,一遍又一遍地笑着回答:“都是我画的。”

“你啷个来的哟?住在这附近吗?”不少过路的市民心疼这个小伙子,顺便从菜篮里拿一个苹果、几粒桂圆放到他的画箱上,或送来一碗米线。

唐昌映也不隐瞒:“我是打车来的,从华岩寺打车到这里要40几块!”拖着一箱子框好的画,没有交通工具,所以他每次出门都选择打车,这也意味着,如果不能卖出两三幅画,这一天就得倒贴。

比起卖画,唐昌映似乎更愿意和路人摆一摆龙门阵,“这一带好多人都认识我,骗你们干吗!”

果然,一名清洁工人认出了唐昌映,有些惊讶。“他从前就在万寿路乞讨,我认识他七八年了!”在锦川环卫上班的王德贵说,他在这里做了14年环卫工,每次路过,唐昌映都叫他大哥,就这样熟了。好心人教唐昌映画画的事,好多人都知道,没想到他如今画得这么好,了不起!

街头市民仔细欣赏唐昌映的画作。本报记者 杨新宇 摄

街头市民仔细欣赏唐昌映的画作。本报记者 杨新宇 摄

“没觉得生活亏待了我”

没人的时候,唐昌映便独自画画,虽然身边热闹繁华,他却心静无他。

说起自己的病,唐昌映没觉得生活亏待了他。相反,觉得自己挺幸运。

唐昌映是合川钱塘人,4岁时突然感觉腿不舒服,但自己太小说不清楚,父母也没怎么重视。“刚开始,我还能走,但后来就站不起来了,赶到医院时已经晚了。”长期生活在滑板车上的唐昌映,双腿关节慢慢僵硬蜷缩,手关节也严重变形。

再后来,唐昌映也去过医院,被诊断为类风湿关节炎,但换关节需要数十万元。

2006年,唐昌映来到重庆主城,那时他妈妈黄京秀在主城的小区做清洁,爸爸唐道云当“棒棒”。唐昌映就坐在滑板车上沿街乞讨。

2010年,唐昌映流浪到了华岩寺附近乞讨,华岩寺的方丈看小伙可怜,就收留了他。方丈有一位画家朋友,看到唐昌映身无长技,决定教他作画,让他可以养家糊口。

“我不想再乞讨了”

唐昌映决定学画画!

他有农村低保,父母每月会给他一两百元生活费,加上自己乞讨,虽然勉强能够吃用,但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父母都打工,我不能靠他们一辈子。”

没想到,没人赞成唐昌映学画画。

“他们说你都快30岁了,学什么画画?”就连父母都劝他:“你都这样了,就算啥也不做也没人怪你,讨一个算一个吧!”

但唐昌映依然下定决心,跟着老师学画画。这一学,就是6年。

为了写好一个小篆的“无”字,他苦练了两年。写字的纸用了七八刀,如果把这些纸裁成四尺六开的画纸,一刀就可以裁600张。而写字画画的墨水,他用了200-300斤。

学了6年后,唐昌映又回家苦练1年。

“最艰难的时候,交了房租,身上只剩下3块钱!”唐昌映记得,那是前年腊月间的事,身上的钱只能买一包方便面。曾一起乞讨的同伴也来劝唐昌映重操旧业,说年前是“生意”最好的时候,但唐昌映拒绝了。

依靠零星的卖画收入,唐昌映渡过难关。他终于有了一份新的生活,要靠自己的努力,养活自己!

“不相信我就画给你看”

唐昌映专画重庆的老房子。老师曾告诉他,画画是一门技艺,里面有很多种选择,你选择画一样即可。

唐昌映还现场表演起来,他用一支中号毛笔,可以右手画,也可以左手画,为了练习力量,他曾在手臂上绑2公斤的沙袋训练。

有人说他画得好,也有人怀疑,说他现场画的画和框起来卖的画,手法和运笔大相径庭,感觉根本不是唐昌映画的。

唐昌映也不争辩,“如果不相信,你可以抽一天到我家里,我画给你看。在华岩寺那条街上,好多人都认识我。”

如今,唐昌映不但有了卖画的收入,还以300元每月的价格租下房子,辟出自己的画室。

下雨天,或傍晚来临,唐昌映就在画室埋头作画,也把作品分享到朋友圈,问大家:“这画可好?”在画室最显眼的地方,摆放着他的得意之作,一幅长62厘米、高92厘米的“老房子”,这也是他最大的一幅画。

唐昌映还有一个愿望。

他说,他画的老房子,有人说像磁器口,有人说像石板坡,也有人说像下浩老街……但其实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因为残疾他哪儿也没有去过,画里的房子都是临摹的。

“真想看看这些老房子啊!”唐昌映说,总有一天,他会亲自去看看,也许再过两年、三年,他就能创作属于自己的“老房子”。

■新闻纵深

山城好人一直帮助着他

采访近3个小时,有质疑,但更多的是感动。

一位路过的大姐,把水果放到他的画箱上;快到中午,薛女士给他端来米线,还买了矿泉水;一位中年人不愿留下姓名,但他留下了唐昌映的电话……

唐昌映格外珍惜他的每一幅画。他下雨天从不出门,就是担心画被淋湿;吃饭时,也会把画架移得远远的,担心弄脏。

还有一位大姐,花50元买了一幅画。她说:“我就觉得这画好看,人家也没伸手要,就比好多啃老的强!”

唐昌映周末不出远门的时候,住在华岩寺的唐清平就会来帮他拉画箱;互邦出租车公司的驾驶员刘波,一接到唐昌映的电话,就会赶来帮忙。

唐昌映感动着很多人,也有很多人关注着他。

2012年,重庆媒体曾对唐昌映进行过报道,那时的他,白天在外乞讨,晚上学习书画。就连华岩寺方丈道坚法师也曾通过微博透露:该寺奇人奇才艺术馆有位严重肢残的居士,白天在外乞讨,晚上学习书法,可谓身残志坚的典范。

■声音

卑微的小草总会发芽

重庆市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著名画家武辉夏:

唐昌映作为一个残疾人从乞讨到自食其力靠卖画为生,是他人生的一个华丽转身,很让人感动和赞赏。学画画都是从临摹开始的,我看了他临摹的老房子,还不错,画得很用心。身残心不残,相信他通过自己的努力会画得更好。

作家,心理咨询师,重庆晨报心理专栏及幸福课主持张娓:

唐昌映的故事让我很感动,他带给人们的更多是精神层面和心理层面的感动。不管你是多么的卑微和渺小,哪怕像一棵小草,只要不放弃希望,遇到阳光和雨露就会发芽。唐昌映一直在成长,不放弃,也一点点在改变,他是我们这个社会值得尊重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