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保安自称“我爸是玉帝”骗钱 持“玉皇令”念咒语

摘要】其中郭某还收到倪某的一封遗书,遗书中倪某自称要以死证明自己是真的“玉皇大帝的二儿子”,并威胁郭某,“若不从就会有生命危险”。

一名中专毕业的保安,化身“玉皇大帝的第二个儿子元始天尊”,你信不信,反正昆明安宁3名90后就信了,还上贡给“元始天尊”20余万元做法事。而且这个“我爸是玉帝”的嫌疑人竟然是之前派出所的协警。

29岁的倪某是安宁市本地人,从昆明一所中专毕业后,曾做过保安,还是派出所协警和押运员。但工作一段时间后,倪某便嫌工作又苦又累且工资低,便辞职了。此时的倪某不知怎么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忽悠人的主意——化身“玉皇大帝的第二个儿子元始天尊”。

辞职不久,倪某便通过一个老乡微信群结识了表亲张某(男,90后,安宁人),看到倪某在微信群里侃侃而谈,好像什么都懂,张某对这个表兄的敬仰之情犹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随后倪某便把此“天机”透露给张某。“我其实是‘玉皇大帝的第二个儿子元始天尊’,具有保家平安及降妖除魔的高深法力。”张某起初并不以为意,并把自己的表亲介绍给自己的两个女性朋友梁某(90后,安宁人)和郭某(90后,云南普洱人)。

4人经常相约出来玩,在交谈中,倪某高谈阔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就连“算命”、“驱鬼”这些“冷知识”都门儿清。3人听不明白,只觉得眼前这个人简直就是“世外高人”。为了使3人信服,倪某还拿出了一块刻着“地府六殿执行官”的木牌告诉他们,“这就是我往来地府的通行证,其实我就是‘玉皇大帝的二儿子元始天尊’。这令牌是我小时候,外婆带我去重庆皈依时,‘师父’送我的。平日里我把令牌挂在车里保平安。”关于令牌的来历,倪某说得头头是道。

今年1月份的一天,4人相约到梁某位于安宁的家里玩。梁某家房子老旧,倪某“环视四周”后马上说,“你家风水不行,可能有难,去买点纸钱,我帮你家驱鬼。”3人面面相觑,但还是半信半疑地根据指示买回纸钱。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