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法网恢恢:越狱潜逃32年终落网

来源:南方网 编辑:刘舒林

资料图。

资料图

5月10日,记者从广汉警方获悉,一名潜逃32年的达州籍越狱网上逃犯邓大贵(化名)(男,53岁,四川渠县人)在经过广汉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城北责任区刑警队辗转三千多公里、历时七十多天核查取证后被查获。

据悉,邓大贵在1985年因伙同他人在广安等地盗窃作案80余起,被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在某劳改农场服刑半年后越狱潜逃。越狱没多久,他很快被警方再次抓获,并因越狱增加了一年刑期。可是不久后邓大贵竟然再次越狱潜逃,并从此销声匿迹,三十多年来音讯全无。十多年前,其逃窜至成都及周边一带,用捡来的身份证生活,并继续四处盗窃。最终于今年2月在广汉因盗窃落;四月,其身份被最终确认为越狱潜逃犯。

一起盗窃案牵扯出的“大鱼”

今年2月12日,广汉市传承数百年的“保保节”如期开始,众多游人和本地群众涌入广汉市房湖公园参加一年一度的盛会,广汉市公安局的民警全员上岗维护现场秩序。上午10点左右,三名举止可疑的中年人引起了执勤民警的注意,他们不关注热火朝天的节日活动,反而紧盯着往来游客的背包,还有意的在拥挤的人群中钻来钻去。就在其中一名身穿灰色上衣的男子将手伸进一名游客的包时,一旁巡逻的便衣民警果断将其抓获。

审讯过程中,刑警大队城北责任区刑警队发现其中一名自称叫“陈刚”的嫌疑人表现“异常”,与其同伙的万般狡辩不同,他主动交代了在广汉实施的7起扒窃案。

在身份核查的时候,刑警队员却发现公安系统中根本查不到这名男子提供的信息,这不禁让民警犯起了嘀咕:从男子的作案手法来看这应该是一个“老贼”,通常他们都会千方百计地狡辩抵赖,但这名自称陈刚的男子却一反常态地非常配合,再结合他拒不交代真实身份的情况,民警判断男子身上很可能还有没发现的“大案子”。

根据口音年龄:真实身份渐渐浮现

专案组结合“陈某刚”年龄段和口音特点,通过在逃人员查询系统,梳理川东籍网上逃犯信息。通过一整夜细致比对,在数千张历年网逃的照片中筛选出十名疑似人员。再经反复筛查,专案组发现“陈刚”与一名达州市渠县籍在逃人员邓某平年龄极为相符,但相貌与邓大贵30多年前的照片存在很大差异。

专案组立即制定工作计划,安排审讯经验丰富的民警投入审讯,结合嫌疑人性格、生活经历等特点与其攀谈,并不失时机开展法律政策宣讲教育。审讯期间,“陈刚”出现情绪失控,并提出要见局长。

办案民警经过短暂商议后,由另一名未露面的老办案民警“冒充”刑警队长继续与男子周旋。与此同时,办案民警魏巍结合男子的口音、审讯中提到的特殊地点等信息,从数量庞大的负案在逃人员数据库中筛选出了十名疑似对象,经过大家一致讨论,最终确定男子非常有可能就是已经越狱潜逃三十二年的“贼王”邓大贵。当办案民警喊出“邓大贵”这个名字时,男子满脸惊讶和恐惧的表情久久不能平复,一句“你们怎么知道”脱口而出。“陈刚”最终承认自己正是网上逃犯邓某平。

核实身份一波三折:辗转两省一市取证定案

仅有逃犯供述,不能最终定论,城北责任区刑警队继续开展查证工作。由于邓某平父母双亡,无法直接进行DNA认定,专案组经多方联系,发现邓某平服刑的宣汉大路劳改农场已撤销、合并到金堂监狱。专案组立即前往金堂,在监狱警方大力协助下,经过多日查找,找到了邓某平的档案卷宗,成功提取到邓某平三十多年前的指纹样本。让人意外的是,“陈刚”患有罕见的皮肤病,手指严重脱皮,指纹纹线模糊,技术民警连续采集了其10多份指纹均无法对比出结果。

为加快“陈某刚”身份认定工作,广汉市公安局多次组织专题研究,要求专案组加大力度、穷尽手段,务必尽快落实嫌疑人身份。今年4月,专案组派遣两名干警,驱车600公里赶到渠县琅琊乡邓某平的出生地查找线索。在当地警方协助下,民警徒步2个小时山路找到邓大贵的胞兄,随后又驱车560公里赶到陕西省安康市,找到了邓某平的另一胞兄。

调查期间,民警获取到邓某平当年同案人员张某居住在重庆的重要信息,遂马不停蹄600多公里来到重庆查找这一关键证人,圆满完成了辨认工作。经艰苦调查取证,专案组以详实确凿的证据事实,最终认定犯罪嫌疑人“陈刚”系网上逃犯邓某平。4月24日,达州警方正式撤销邓某平网逃人员信息。

法网恢恢:越狱潜逃32年终落网

经查,1985年,犯罪嫌疑人邓某平因伙同他人在广安等地盗窃作案80余起,成了一名颇有名气的“贼王”,后来在广元作案时落网,被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在某农场服刑半年后越狱潜逃。那次越狱没多久,他很快被警方再次抓获,并因越狱增加了一年刑期。可是不久后邓大贵竟然再次越狱潜逃,从此销声匿迹,三十多年来音讯全无。

10年前,其来到成都藏匿期间,捡到一张“陈刚”的身份证,从此以该身份潜伏下来,与当地一残疾妇女结婚并育有子,平时以“小偷小摸”为生,养活妻子和孩子。今年2月,其窜至广汉市作案,被责任区刑警识破身份,最终认罪伏法。

被抓前,他在小诊所被误诊为得了绝症,直到进入看守所前进行体检时才知道自己并没有患病。他对办案民警说:“东躲西藏三十多年,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我也过够了,现在终于解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