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杭州小学生被分三六九等 “素质教育”却充满歧视

来源:中国青年网 编辑:张坷

评论:

谁都知道,课间十分钟是用于让学生休息的,但是在某些小学校里,一些成绩差的孩子却被老师规定不许休息,要加班加点地学习,所谓“笨鸟先飞”。实际上,在我们中国的学校里,“笨”不仅仅是一种耻辱,似乎还是一种罪过,学得慢是不允许的,至少要“以勤补拙”。

中国的学校是以教师为主、学生为辅的,其含义不仅仅是指教师讲、学生听这种教学形式,而且还包括了教师定教学进度以及教学内容,学生们则被动地适应教师。这里的教师并不指单个教师,甚至也不指教师这个群体,而是指在教师背后指挥教师的教育制度以及教育的管理者。

面对统一的教学进度,学得快、接受能力强的学生只好“等”,而等得不耐烦了,也不许干别的事情,如果拿本课外书在课堂上看,不但要受到老师的严厉批评,而且要没收书。总之,要强迫已经听懂课的学生继续听下去,至于“烦躁”这种自然的心理现象,学生被要求学会克制。与此同时,学得慢、接受能力差的孩子在统一的教学进度要求下不得不“赶”,而“赶”得很吃力的学生往往是失去了任何娱乐乃至休息的时间。

我们的学校不承认或是无视个体差异的存在,用一个尺码的鞋让所有的学生去穿,其结果必然是,有的人要小脚蹬大鞋,有的人却要削足适屐。九年义务教育是面向全体学生的,其间的含义不仅仅是每个适龄的孩子都有上学受教育的权利,而且还有接受适合自己能力的教学进度的权利。

我曾在电视里看过一个纪录片,题目是“汉娜的一天”,内容是通过描述一个外国小女孩汉娜的学习生活来介绍该国的小学教育。其中有一组镜头是,中国的记者带来一本中国小学四年级的数学课本,由该国的教师从中抽题让汉娜所在班级的小学生来做。结果,所有的孩子都不会中国的应用题,因为题太“绕”。大家也不会做除法题,因为老师还没教。只剩下加减法算式题,汉娜很努力地计算。令中国记者感到非常意外的是,已经是四年级学生的汉娜在做加法题时,不是口算、心算或竖式计算,而是在草稿纸上画道儿、数道儿,这和中国幼儿园里用掰手指头的方式算数没什么两样。中国记者由此询问汉娜的老师,而那位老师并没觉得这有什么异常,只是他们习惯于多从直观入手学数学。

我看到这儿,不禁想到,以汉娜的数学水平,她生活在外国真是幸运,要是在中国上学,即使不被视作弱智,也必定被视作智力低下,由此他的学习生活就绝对不可能是快乐的。而汉娜在学校是轻松愉快的,没有认为她的数学能力有问题。

学生的学习能力差异是一种自然现象,有的学生完全能够学得和别人一样好,只是需要比别人更长一些的时间。针对学生的能力差异,学校的教学制度要有灵活性,譬如,同样的课安排不同的教学进度,让学生自己选择适合的进度。班级的设置不要那么死板,可自由流动,如美国的学校,即使在小学班级也是不固定的。另外,应当在各年级设立面向全体学生的跳级制和降级制,包括允许单科跳、降级。即使在同一班级里,已经听懂课的学生应当允许看别的书,甚至出去玩。总之,各种管理体制都应当服务于教学、有效的教学实际,以及适应个体的差异。

在我国的中小学校不仅规定了教学进度,导致了对学生学习能力的限定,而且在学习科目上做出了主次划分,并以制定了好学生的标准,即只有主科成绩优秀的学生才能称得上是好学生。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