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专家:内外威胁交织,欧洲安全堪忧

来源:新华网 编辑:范璇妮

  崔洪建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

发生在英国议会大厦及其附近街道上的恐怖袭击事件,在布鲁塞尔恐袭案发生一周年、英国脱欧谈判即将正式启动的特殊时刻,将欧洲面临的严峻安全形势展现在世人面前。恐怖袭击事件频发成为欧洲的头号安全威胁,在周边地区动荡、内部矛盾尖锐的背景下,恐袭频发的内外根源相互交织、错综复杂,让欧洲各国难以有效应对。内外安全威胁交织于欧洲的政治脆弱期,并对政治安全造成直接冲击,是当前欧洲安全的心腹大患。

3月22日,警察在英国伦敦的议会大厦外封锁现场。新华社/路透

  恐怖袭击成头号威胁

在近年来国际恐怖主义活动升温的背景下,英国和欧洲成为恐怖袭击的重灾区。根据欧洲刑警组织发布的“反恐形势与趋势报告”,自2006年以来欧盟国家恐袭事件连年增加,欧盟警署2015年恐怖组织袭击报告显示,2015年欧盟成员国遭受恐怖组织袭击事件达211起,为过去10年的峰值。其中英国成为发生恐袭最多的欧盟国家,多达103起,接近欧洲恐袭案总数的一半。

周边地区动荡是导致欧洲深受恐怖主义危害的主要外部因素。欧洲恐袭案攀升的最近10年,恰恰是邻近的中东北非地区接连遭遇伊拉克战争、利比亚内乱、叙利亚危机和恐怖组织“伊斯兰国”肆虐的时期,在越来越多的地区国家丧失有效治理的同时,伊斯兰世界与西方的矛盾也进一步激化。

宗教极端主义和恐怖袭击互为表里,不少欧洲人投身于“伊斯兰国”发动的“圣战”中,其中超过5000人又返回欧洲,成为随时可能发动恐袭的不定时炸弹。仅在2015年就有687名这样的欧洲“圣战分子”被捕,其中94%被确认有罪。欧洲在内部经济和一体化受挫的情况下,抵御外部安全风险的能力大大下降,暴露在恐袭面前的风险敞口大大增加。

欧洲的人口结构复杂、社会不平等和文化冲突加剧,更是导致恐袭频发且难以根治的内部根源。由于历史和经济原因,多数欧洲国家存在大量移民和难民群体,并在教育、就业和进入主流社会等方面成为弱势群体。一些欧洲国家推行提倡平等和相互包容的“多元文化主义”,但在本土民粹主义的要挟下草草收场,加剧了族群矛盾和文化冲突。物质贫困和身份认同危机很容易导致移民和难民在精神上的贫困和极端化,在庞大的移民和难民后代群体中出现极端主义的追随者就难以避免,这是欧洲“独狼式”恐袭难以根除的主要原因。

此次英国议会大厦恐袭案的作案者哈立德·马苏德就是出生在英国的移民后裔,但穷凶极恶的恐怖分子在乡亲和儿时伙伴们的记忆中却是外向开朗、广交朋友的“好人”,这让一贯将恐袭频发归咎于外部而回避其内生性根源的欧洲国家难以自圆其说。

恐怖分子的袭击目标分散、范围扩大和手段翻新,也让欧洲在恐袭面前防不胜防。针对欧洲社会的特点,恐袭活动从早期的锁定政治目标和精英人物,转向侧重袭击公共场所和平民目标。由于难以对公共场所和平民目标实行专门防卫,恐袭场景在网络时代也便于传播并造成大面积的社会恐慌,恐袭目标分散和范围扩大构成“对欧洲生活方式的打击”,极大地强化了恐袭效果。同时,欧洲恐袭分子的攻击手段也花样翻新,在由于各国反恐行动升级、枪支和爆炸品等常规作案工具难以获取的情况下,开始频繁使用刀具、棍棒等冷兵器,并动用易于获取的机动车作为攻击武器,使得对恐袭活动的防范、追踪和侦破难度大大提高。近来巴黎恐袭、尼斯恐袭、柏林恐袭和此次英国议会大厦恐袭案都集中体现了欧洲恐袭活动变化的上述特点。

尽管自2015年以来,欧洲各国都提升了反恐级别,加大了防范力度,欧盟还于2016年1月成立了反恐中心,以协调各国在反恐情报共享、追查恐怖组织资金来源、打击互联网煽动行为和武器走私等方面的合作,但欧洲的反恐形势依然严峻。

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领导人玛丽娜·勒庞

  危及政治安全才是心腹大患

当前欧洲政策正处于民粹政治抬头、排外情绪上升的时期,民众对经济不景气和政府治理能力的不满,被极右翼思潮转为对全球化的逆反和针对外来人群的排斥。在此背景下,任何恐怖袭击的风吹草动都会被民粹政治加以利用,为其极端和排外主张张目,这又会进一步破坏社会和谐、刺激族群矛盾、加剧安全威胁。

欧洲反恐当局承认,欧洲恐袭事件正呈现出两类令人担忧的发展态势:“一方面大批从国外归来的恐怖分子生活在欧盟的土地上,另一方面民族主义、极端排外、种族主义和反犹主义情绪在欧盟各国日益高涨,导致欧洲极右翼活动愈演愈烈,极大地增加了欧洲的恐怖威胁。”

在英国议会大厦恐袭发生后,英国极右翼代表人物、前独立党党魁法拉吉迅速出现在美国电视节目中,为特朗普的“排外反恐”政策辩护,要求欧洲国家追随美国推行“排外、反穆”的反恐政策。

法国近年来也成为恐袭高发国,2015年度恐袭事件达72起,紧随英国排名欧洲第二。在欧盟国家因恐怖主义相关罪名逮捕的1000多名嫌犯中就有424名来自法国。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近年来借排外主张扩大地盘,并迫不及待的想要在即将到来的法国大选中有所作为,其领导人勒庞在英国恐袭后也趁势强调其“反移民”和“加强边境管控”的主张。

尽管英国特雷莎·梅首相在恐袭发生后极力呼吁英国社会保持镇定、“一切如常”,英国穆斯林群体也在第一时间呼吁以“族群团结应对极端主义”,但恐怖威胁与民粹政治的相互勾连、相互催化,已成为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欧洲政治安全形势中的常态,这才是安全威胁可能动摇欧洲政治根基的心腹大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