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共享单车"造车"熊熊燃烧 大厂商接单到手软

摘要】以ofo为例,其产品分为两类:一类是和飞鸽、凤凰等传统自行车厂家合作的量产型单车,样式和功能统一;

共享单车的“造车”战火熊熊燃烧,从大型企业到中小型厂家以及零配件供应商都强烈地感受到了“被互联网+”。这场由外而内的行业变革正在重塑传统的自行车行业。

大厂商接单到手软

一辆辆油光铮亮的小黄车从天津飞鸽自行车的车间划过,很快落到了北京、上海、成都的街头。从2016年12月开始,天津“飞鸽”自行车与ofo合作,据说共享单车每月的生产规模达到40万辆,占到飞鸽全年产能的三分之一。

作为中国自行车行业的“老字号”,在共享单车的光环下,沉寂已久的飞鸽最近曝光量大涨。一时间,关于“ofo拯救了飞鸽还是飞鸽拯救了ofo”的争论四起。人们都在重新审视这家老牌自行车厂家“被+”后的新运道和新命运,以及互联网如何倒逼传统自行车制造业企业转型、升级。

来自共享单车的订单雪片般飞来。不只是飞鸽,还有富士达、爱玛等大牌厂商,每一家的流水线上都流淌着不少颜色鲜艳的共享单车,生产线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火热了。据悉,富士达工厂在2017年收获了ofo1000万辆的大订单。加上其他品牌的共享单车,生产任务很重,据说富士达的工人每天工作11个小时,就连旗下负责出口自行车订单生产的工厂也加入了生产。富士达正在紧急招工,还给介绍新人入职的在职员工发放介绍费。雷克斯自行车有限公司总经理胡泽风透露,今年从深圳公司到天津公司一共增加了500名员工,增加了7条流水线,以应对去年年底汹涌而来的共享单车订单,在他看来这个春天来得“太突然了”。

天津爱玛体育用品有限公司是一家位于天津静海的自行车制造商,主营中高档自行车、自行车运动相关各类体育运动器材、服装、服饰等,该公司的年产能本为“300万辆中高档自行车”。但2017年与摩拜签订了500万辆的代工合同。

原本平淡的自行车制造行业就这样被突然引爆。以ofo为例,其产品分为两类:一类是和飞鸽、凤凰等传统自行车厂家合作的量产型单车,样式和功能统一;另一类是大共享计划单车,和700Bike等企业合作定制化自行车。在轰轰烈烈的圈地运动中,共享单车们的胃口实在太大了,但在野蛮生长阶段谁都不甘也不能落后。

小作坊订单锐减

电话铃响起,刘军(化名)快速接起,不过来的并不是订单。往年的这个时候,每个月订单至少有3000台。“销量明显下降很多,今年开春特别明显,也就一两千台。”提起共享单车,刘军对北京晨报记者表达更多的是无奈。他在这个行当摸爬滚打十几年了,其间经历了行业的起起伏伏,但是他觉得这一次给行业带来的可能是持续性、颠覆性的影响。“去年还是盈利的,今年难说了。像我们这样的小作坊估计一大批要悬了。”

刘军所在的深圳宝安区松岗工业园区,聚集着深圳大部分的中小自行车厂家。他说不少同行都遇到这样的困境,尤其是那些面向国内市场销售的公司。

另外一家工厂的老板郑强(化名)也感到了寒意。“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有影响,但是没想到影响这么大。”郑强说,去年忙的时候几乎每周只能休息一天,晚上还有加班。现在很清闲,工人几乎不怎么加班。“我们准备接一部分共享单车的代工。虽然利润低,但起码有钱挣。”有单做,就意味着可以活着,工人有饭吃。他表示,有的同行也在考虑代工这个方向,有的还在观望,但是他们都明白,自行车行业变天了。

另外一个被共享单车带火了的名字是天津王庆坨,这里也是北方最大的自行车生产基地。北京晨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跟飞鸽们的热火朝天相比,不少中小业者也很茫然。“冲击很大。”张亮的厂子在王庆坨经营数年,他深切地感受到了压力。他说,现在自己的工厂订单比旺季的时候少了近一半,但是他并不希望加入共享单车的代工队伍。“我们做不了,他们要求高质低价。”据了解,共享单车厂商下单时压价普遍很厉害。用行业内人士的说法是“也就赚个辛苦钱”。况且并不是任何厂家都能接到共享单车的订单的。

“现在也就是走一步看一步。”张亮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