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新闻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佛门娘子军赞!佛教两千年来女性的角色和贡献

摘要】 如观音菩萨救苦救难、胜鬘夫人说一乘法、摩登伽女出家证果、大德鹿母布施第一、末利夫人闻法证果,,其中尤以崇高圣德的大爱道比丘尼为出家女众之首,成为佛教有女众出家的起源。

女人是世界上永恒的话题。

女人是世界的色彩。正因为有了女性,世界才变得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这个世界缺少不了女性,没有了女性,人间是充满缺陷的世界。尤其在我们这个高倡平等的时代,女性对于整个社会的重要作用,大家大概都不会否认。不论是对于世间各种事业,还是对于文化传承,女性都做出了自己巨大的贡献。而两千多年来佛教的弘扬与发展,女性也一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在大乘佛教中,描述了很多优秀的佛教女性,并给予了热情的讴歌与赞颂。

胜鬘夫人在佛前发起菩提大愿,佛陀授记她:“当得作佛,号普光如来应正遍知”;在《佛说阿阇贳王女阿术达菩萨经》中,用极富故事性的笔调描了阿阇贳王的女儿阿术达如何舌战各位声闻比丘,弘扬菩萨精神;大爱道比丘尼是佛陀的姨母,第一位出家的比丘尼。

聪慧利根的胜鬘,从小在母亲末利皇后的薰陶下,对佛法产生了信心。长大后,她出嫁到很远的阿逾阇国做了友称王的妻子。虽然她的故乡舍卫国与阿逾阇国距离遥远,无法亲聆佛陀的教诲,然而深具慧根的胜鬘夫人却凭着对佛法的虔诚与欢喜心,不仅与佛陀感应道交,并得佛陀授记,在二万阿僧只劫之后成佛,号普光如来。在《胜鬘师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广经》中,记载胜鬘夫人在佛前发下十大愿的经过与内容。

大爱道比丘尼,音译作摩诃波阇波提比丘尼,是圣母摩耶夫人最小的妹妹,佛陀的姨母。在佛门中有很多伟大的女性。如观音菩萨救苦救难、胜鬘夫人说一乘法、摩登伽女出家证果、大德鹿母布施第一、末利夫人闻法证果,,其中尤以崇高圣德的大爱道比丘尼为出家女众之首,成为佛教有女众出家的起源。

在当代,学习佛教文化的女性越来越多,在各个佛教团体,都可以看到“娘子军团”的身影。她们或作为护法良将,忙碌在种种弘法活动中;或作为慈悲天使,为社会默默奉献;或作为狮子一吼,百兽群伏的女法师,弘扬佛陀正法。可以说,没有女性的参与,佛教将无法迈步前进。在《佛说法灭尽经》中,佛陀曾说:“法欲灭时,女人精进。”这也正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写照。随着女性社会地位的提高,教育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女性能够接受佛教。

佛陀曾在多部经典中不客气地指出女性所具有的容易感情用事,理性思维较差;女性较为脆弱、胆小,虚荣心和自尊心较强;喜欢依附别人,不独立等心理上的弱势。尽管很多女性对此不以为然甚至怀疑、排斥,但是,有一种女人,是“不是人间凡种花”的佛苑仙葩。那就是明心见性的女人!

《华严经》中“忘失菩提心,修诸善根,是为魔业。”指的就是明心见性的自性流露的菩提心。

明心见性, 即是究竟意义的菩提心,是自性流露的菩提心, 是建立在慈悲和空性的基础上的无上圆满的智慧之心。

所以,《法华经》云:“宿王华。若有人闻是药王菩萨本事品者。亦得无量无边功德。若有女人闻是药王菩萨本事品。能受持者。尽是女身后不复受。”

“若如来灭后后五百岁中。若有女人。闻是经典如说修行。于此命终。即往安乐世界阿弥陀佛大菩萨众围绕住处。生莲华中宝座之上。不复为贪欲所恼。亦复不为嗔恚愚痴所恼。亦复不为憍慢嫉妒诸垢所恼。得菩萨神通无生法忍。”

《佛说转女身经》中提到:尔时世尊,欲利益成就四部众故,告无垢光女言。若女人成就一法,得离女身速成男子。何谓为一,所谓深心求于菩提。所以者何,有女人发菩提心。则是大善人心,大丈夫心,大仙人心,非下人心,永离二乘狭劣之心,能破外道异论之心,于三世中最是胜心。

佛陀在《首楞严三昧经》中说,善男子!发大乘者,不见男女,而有别异。所以者何?萨婆若心,不在三界,有分别故,有男有女。

佛陀在这里明确的指出,真正发起大乘菩萨心的人,是不分男女的。

《涅槃经》中说:善男子,一切男女,若具四法,则名丈夫,何等为四?

若男若女,具是四法,则名为丈夫!

又说:如来性是丈夫法故,若有众生,不知自身持有如来性,虽是男儿身,我说此辈是女人,若有女人,能知自身持有如来性,虽是女儿身,我说此人是男子。

这段话明确指出,什么才是真正的人天大丈夫呢?就是自知自身本具如来智慧德相,能够亲近善知识而听闻佛法,并认真思维佛法的义理,而且能够按照佛的教导如理如法去修行的人。

在《大毗婆沙论》中,佛陀双手捧着大爱道比丘尼的骨灰对他的比丘弟子们说:汝等谛听,一切女人其性多轻薄、多嫉妒、多诌媚、多悭念,只有大生主虽是女人,却能脱离女人一切过失,作丈夫事,得丈夫所得,我谓此辈为丈夫。

在这里,佛陀指出,大生主(即大爱道)虽然是女人,但是,却能够摆脱心灵的桎梏,做顶天立地的大丈夫事业,所以,这种人就可以称为“大丈夫”。佛陀真正赞叹的是“大丈夫”之心,而不是指单纯的男性。唐代吕洞宾有一首绝句诗,其中有一句写道:“茫茫宇宙人无数,几个男儿是丈夫!”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出,大丈夫与男性的概念是不可以等同的。

当然,从第一义谛的角度来审视,又哪来什么男身,女身呢?正如一首偈语中所说:

又如《佛说转女身经》的一首偈语说道:诸法悉如幻,但从分别生,于第一义中,无有男女相。

作为21世纪的新女性,我们应该庆幸自己生活在这个可以主宰自己命运的时代,庆幸自己拥有母亲般的慈悲情怀,拥有女性所特有的细心、耐心、细腻与慈悲,我们才能更深刻的去体味他人的疾苦,他人的无奈,才能发起深切的使人离苦得乐的菩提之心。只要我们肯努力,认真地去除客观存在的种种心理缺陷,发起浩然的“上求佛道,下化众生”的菩提之心,护法之心,以母亲的情怀关爱天下苍生,慈悲普润,这个世界必然会因灿烂的女性之华而更加美丽。

(作者:曹山宝积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