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武汉伢被绑架后机智逃生?实为自编绑架案只为见下妈

来源:大河网 编辑:颜学辉

连日来,武汉市黄陂区姚集街车站村12岁男孩小明(化名)在家门口被人绑架、后机智逃生的故事,渐渐传播开来,附近村民纷纷上门探望。

不过,令人唏嘘的是,楚天都市报记者昨日多方调查发现,这起“绑架案”原是由小明自导自演——他瞒着家人独自到光谷看望打工的妈妈,结果迷了路,害怕责备的他,于是撒了一个天大的谎。

绑架儿童传言四散

“胆大包天掳走儿童!”昨日,网友“永远的红领巾”发帖称:前日,黄陂区姚集街车站村六组一名12岁男孩,在家门口马路边上公厕时,被人开车掳走。当日中午,孩子被带到光谷附近后,趁机逃脱绑匪控制,向一家手机店店员借手机给家里打电话,家人这才发现孩子不见了……

此事引起楚天都市报记者关注。昨日上午,记者联系这位网友,她在电话中说:“孩子应该不会撒谎,他的父母对他管得很严。我们这里与大悟、红安交界,比较偏远,留守儿童多,孩子的安全问题确实令人担心。绑架案发生后,好多家长都很关注。”

记者立即驱车赶到小明的家。他的爷爷奶奶、父母和很多亲属都在,连打工的三叔也赶了回来。“刚走了一大拨人,很多村里人都过来关心。”小明的父母介绍。

小明家门外五六十米,就是从大悟河口镇到汉口的柏油马路,路的一侧有一座公厕。“绑匪就是在这里把我拖上车的。”小明从后用胳膊箍住妈妈的脖子、捂住妈妈的嘴巴,比划着自己被绑架时的情形。

逃生经过疑点重重

小明说,他是前日起床后上厕所时被绑架的,他还清楚地记得时间是清晨7时15分。“我起床后,打着伞到马路对面的公厕解大便。大约5分钟后,上完厕所出来,停在路边的一辆白色越野车后门突然打开,下来一名戴着头罩的男子,捂着我的嘴、箍着我的脖子,把我拖上了车!”

小明说,车上还有一名开车的男子,也戴着头罩。他被拖上车后,头上也被套上黑色的袋子,分辨不出方向。“他们说了些什么话?”记者问。“他们说:‘你叫家里打钱,否则撕票!’我回答说‘可以’。”小明说,一路上只说了这么一句话。“绑匪怎么没说要多少钱呢?”记者问。“可能是还没到目的地。”小明的一位家属回答。“你知道撕票是什么意思吗?”记者问。“当然知道!”小明说,他经常看警匪片。

小明回忆,绑匪开车到了“光谷大圆球”(大洋百货)后,停在一处地铁口附近,他趁两名绑匪上厕所之机,下车跑掉。“两个绑匪同时上厕所,丢下你一个人不管,也没有反锁车门?”记者不解。“是的!”小明坚称,车停后,他先后听到两声关车门的声响,断定两名绑匪都下了车,“大约过了15秒钟,我摘下头罩,打开车门跑掉了。”

言之凿凿称没撒谎

前日中午12时30分许,小明在光谷大洋百货负一楼的一家手机专柜,向工作人员余先生借手机给爷爷打电话。

小明家是一栋三层小楼。他的父亲介绍,前日,他和儿子同睡一张床,他知道儿子起床上厕所。由于下雨,没什么事可做,自己睡到上午10时许才起床,以为儿子像往常一样,又到附近的二叔家玩电脑去了。

中午12时许,他做好午饭,喊儿子回家吃饭时,才发现儿子不在二叔家。他又以为小明和小伙伴玩水去了,十分担忧,四处寻找未果。回家后,他得知儿子已经打电话回家,称被绑架并逃出虎口,正在光谷广场一家手机店。“从家里到光谷广场,开车只要2个小时左右,绑匪怎么走了四五个小时呢?”记者问。

小明说,车子中途没有停过。他由于戴着头罩,失去了时间感。“可能是怕被发现,没有走岱黄高速……”小明的家属分析。

小明的父母告诉记者,前日下午,儿子回家后,在姚集派出所做了笔录,内容和对记者讲述的一致。

因小明的叙述疑点颇多,记者将他叫到一旁谈心。“你知道向警察叔叔撒谎是什么后果吗?”“我知道,犯法的。”“那你有没有撒谎呢?”“没有,我说的都是真的!”

记者又将小明的妈妈叫到一旁,提醒道:“有没有想过孩子是在撒谎?”“小明不可能撒谎,你看他的脖子上还有被勒的红印!”小明的妈妈说,儿子晕车,不可能独自乘车出门;他上小学四年级,虽然调皮,但从未独自外出过。

真相大白令人心酸

小明的父亲打工时曾摔伤右腿,在家休养;他的母亲在光谷广场附近的南望山一家餐馆打工。

小明说,在光谷广场的手机店,他给母亲打过电话,但没人接听,这才打了爷爷的电话。

小明的妈妈和妹妹住在一起。事后,小明的父亲打通妻妹的电话,妻妹找到姐姐,两人一同赶到手机店。“小明告诉我说他被绑架,刚刚逃脱,我马上就报了警,并在电话里安抚他的家属。”昨日下午,借给小明手机的手机店员工余先生告诉记者,他带小明前往附近的警务站时,在路上碰到了小明的妈妈和小姨。小明的妈妈拿出500元感谢他,被他拒绝了。

前日下午,妈妈带着小明回到老家,到姚集派出所做了笔录。民警随后调看了相关路段的监控视频。昨日上午,又有多批民警到小明家调查。

昨日下午2时许,小明被叫到了姚集派出所。约3小时后,小明从房间出来,坐到大厅的椅子上,脸上挂着泪珠。“怎么,谎言被警察叔叔戳穿了?”记者打趣道。“是我自己承认的……”小明争辩说。

为什么要撒谎呢?小明说,他好久没有见到妈妈了,十分想念。前日清晨,他在家门口坐上一辆乡村巴士,到黄陂城关转车来到汉口火车站,又坐地铁到了光谷广场。他以前去过妈妈打工的餐馆,但时间过去太久,已经记不得路,打妈妈的电话又无人接听,这才借手机店员工的电话给爷爷打了电话。他担心私自外出会受到责骂,这才撒了谎。至于脖子和脸上的伤痕,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弄的……

与此同时,民警将小明的家属召集到会议室,说明了调查情况。

下午5时许,家属们走出派出所。小明的母亲一言不发,小明的父亲脸上挂着泪珠向记者道别:“不好意思,没有教育好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