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沈阳故宫院藏隶书展:讲述隶书如何在清代重获新生

摘要】王喆说,隶书之所以能在清代复兴,一方面清隶书家具有深厚的传统功力基础,善于从传统精粹汲取营养,寻求创新;

新华社沈阳3月2日电(记者赵洪南)沈阳故宫博物院藏清代名家隶书作品展于近日在沈阳开展,一件件清新儒雅、独具风格的隶书作品在向人们展示中国书法之美的同时,也将隶书悠久的历史娓娓道来。

沈阳故宫博物院馆员王喆说,隶书在东汉时达到鼎盛,在魏晋时期走向衰落,南北朝全面进入楷书时代,隶书几乎被人们遗忘。清代是书法史上的重要转折期,碑学书法的兴起打破了帖学书法的长期垄断,使古老的隶书获得新生。清朝的建立,帝王对帖学书法的倡导和对董(其昌)、赵(孟頫)书风的推崇,抑制了晚明豪放书风的进一步发展。

展览中,清代张之洞以隶书书六言联:“观万物有生意,奉一心为严师。”此书法对联笔意开张,豪宕秀逸,气势雄浑。其行笔一反敦和圆转之态,多作侧锋,横肆力扫,古朴平稳,灵动不险,是张氏隶书中典型之作。

王喆说,隶书之所以能在清代复兴,一方面清隶书家具有深厚的传统功力基础,善于从传统精粹汲取营养,寻求创新;另一方面又能融会贯通,赋予隶书以新的艺术内涵。由帖学书法向碑学书法的转化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清代隶书的复兴也经过了一个由复苏到高潮的发展过程。自清立国至乾隆之际是清隶复苏阶段,乾隆之后掀起高潮。

碑学书法的兴起标志着清代书法的变革。康、乾、雍三朝考据学兴起,带动了文字学、金石学的发展,隶书承接清初碑学崛起之势,迎来了创作的新高潮。尤以邓石如、伊秉绶成就最高,桂馥、黄易、奚冈、巴慰祖、钱泳、陈鸿寿诸家紧随其后,成就斐然,造就了隶书中兴的鼎盛局面。

沈阳故宫博物院的书法藏品是1926年皇宫辟为博物馆后陆续集藏的,大多是明清两朝的作品,各个流派比较全面,清代名家隶书作品十分丰富。王喆说,通过展览可以让观众感受到清代碑学书法家复兴隶书的创作,在具有清新儒雅、风格独具等特点的同时,兼具尊古复古、以古开新的革新思想以及尚“质”求“朴”的审美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