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新闻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藏传佛教里的大师兄教育

摘要】 佛教制度就是这样,出家师父们就有了前后顺序的“影子”,早一寸光阴出家的都是师兄,这跟年龄没关系。

每年都有很多新皈依的弟子回昌列寺,最老的弟子跟最新的弟子同在一个坛城下一起修行,皈依时间长的弟子有二十几年了,同时还有不少是刚入门的。皈依后,要了解藏传佛教非常有名的“大师兄教育”,犹如鸟的羽毛一层压一层,脖子上的羽毛压住了连尾巴在内的所有羽毛。我们在寺庙里都知道,师兄就是老师,师兄就是师父。

尊贵的老上师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是我们的师父,我和桑吉堪布、谭乓堪布、雍忠师父等是第一批跟随老上师出家的,根让仁波切、阿根堪布等是后面的一批出家的,直到尊敬的老上师八九十高龄的时候,刚出家的小朋友也称呼老上师为“师父”。这样不同年龄一层层下来,谁来教育他们,都是年长的师兄在当老师。

佛教制度就是这样,出家师父们就有了前后顺序的“影子”,早一寸光阴出家的都是师兄,这跟年龄没关系。人家叫你一声“师兄”,是要你以身作则、谦虚、谦卑,做榜样给别人看。不能因为是新来的,才特别虔诚,才好好修行,才精进地用戒律约束自己,要一直坚持下去,保持一颗初心;做老弟子的,不能因为学佛时间久而慢慢放纵自己变成佛油条。提婆达多和善心示现为佛门的两大败类,是佛教里最大的两个佛油条。佛陀用他们的故事告诫我们,后来的佛子,不要走他们的路!

在藏传佛教里,同一批师兄弟,有的受人尊重高高在上,有的却普普通通。但在所有喇嘛的心里,都有一把尺,这把尺在衡量师兄做人做事的道德标准。不单纯是嘴巴会不会讲那么简单,会讲佛法还要自己能做到。能做到还不够,更要有广大无边的胸怀去慈悲与宽容,能体谅别人,能以身作则、以品德服人,以智慧服人。这两者都兼备的修行人,才能坐上高高的法座,但这并不代表没上法座的修行人就不优秀。

新皈依的弟子,要多听老居士的分享,跟着修行好的师兄去好好修。老居士一定要勉励自己,多拿“镜子”照自己的内心,我们所做、所言、所想是不是如法。大家常会听到“依法不依人”,法就是那面明镜,要 “以戒为师”,不要忘记最重要的老师是戒律。

当老上师九十几岁高龄时,最后皈依他老人家的,就是我们的师弟。可这些师弟对你们而言,现在也是佛学院里的堪布们,就都是老师了。我们平常也会对自己长辈师兄叫阿格(叔叔,康藏地区对僧人的尊称),他们是我们真正的佛学老师。比如像阿格扎西大堪布,就是我们昌列寺所有喇嘛、堪布、活佛们的老师,除了老上师以外,大家都是他教出来的。甚至可以这样说,他付出的心力比老上师还多。因为老上师管总体,讲完一次课,就回寮房休息了,接下来就是这些师兄“老师”孜孜不倦地辅导我们。从我们儿时的学佛生涯来看,像扎西活佛这样的师兄们,都是我们的师父。

很奇怪,我从小似乎就没有经历过所谓的童年,好像三岁以后就是老人了。我的想法总是特别多。师父在的时候,对师兄们的做法,我经常有意见,这不同意,那不同意。每次都要发表很多“高见”,将自己认为对的讲出来。有次在塔公佛学院,我发现有喇嘛把吃剩的半块馒头丢到臭水沟里,当着师父的面,我就骂两个管理喇嘛的师兄,骂到他们两个头都趴到地上。当时师父就在旁边,假装看不见,看着天空,不讲话。后来我也忏悔了,谁给我这么大的权力,当着师父的面训人?傲,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那两个师兄也不好回话。如果他们俩对着我说他们的理由,师父在那儿,不就变成大家在师父面前吵架了吗?后来我明白了,他们不是怕我,是在忍我啊!

从老上师涅槃的当天开始,我就闭嘴了,师兄们做的决定,我全部同意。因为我们都是虔诚地在为三宝做事,不会有什么大的对错是非,没有那么多特别重要的细节, 一定要这样,不能够那样。现在塔公佛学院开会,喇嘛们都很奇怪(他们叫我阿格颜班),都在嘀咕阿格颜班怎么都不讲话了?我每次都告诉大家,因为师父不在了,师兄就是师父,我讲什么话?一切都听从安排。

我也不是谦虚,只是想用行动告诉所有的师弟们,我们的规矩就是这样的。师父在,说什么都没关系,因为师父会定夺,会给我们最标准的答案。因此,所有的老居士们也一样都要以身作则,要做榜样,年轻的居士好好跟随!如果你对是否如法有很大疑惑,从师兄姐那得到的答案也让你有疑问,可以来问我和堪布们,在我们这里会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