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故宫衍生品“神话”难复制 衍生品“通病”待解

来源:中国网 编辑:吴海东

 

近年来,博物馆文创衍生品可谓异常火爆,文化部也在2017年工作计划中明确指出要有序推动文化文物单位文化创意产品开发。去年故宫博物院继续领跑博物馆衍生品领域,国家博物馆、首都博物馆等也紧跟潮流,利用馆藏IP相继开发出各类衍生品。然而,博物馆衍生品开发也出现了同质化现象严重、产品设计单一等问题。那么,为何不以盈利为目的的文博机构难以复制故宫衍生品的销售神话?未来文博机构衍生品开发和推广之路又该如何走?

各馆衍生品冷热不均

随着台北“故宫”“朕知道了”胶带以及故宫博物院(以下简称“故宫”)朝珠耳机、清宫娃娃等博物馆文创衍生品的日益走红,文创衍生品作为博物馆文化产业的核心内容,不仅让严肃的馆藏文物“活”了起来,更提供了一个让观众认识和了解博物馆文物的契机。

据公开资料显示,故宫推出的文创产品目前已超过8700件,一年的营业额达到10亿元。“十二美人图”挂历、清代宫廷娃娃、《点染紫禁城》等衍生品一出现就引起了广泛关注。其中,一件仿蜜蜡制成的朝珠耳机将耳机与清代的朝珠相结合,并配以“呆萌”的营销文案,一度成为网友们争相购买的爆款。除此之外,多款“故宫IP”衍生出的App也相继推出,一款名为《皇帝的一天》的App就采用了时下流行的角色扮演与解密游戏结合的形式,搭配清代宫廷知识,实现了寓教于乐的目的。

但是,除了博物馆衍生品领头羊故宫外,首都博物馆、南京博物馆以及苏州博物馆等中大型博物馆还未形成具有一定规模的衍生品产业,大部分博物馆尚处于探索和培育阶段,其开发的衍生品不温不火,大多难逃“旅游纪念品”的命运。负责首都博物馆文创衍生品开发的首博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博物馆衍生品从最初由馆藏文物1:1高仿复制逐步发展成与文化、生活相结合的形式经历了近十年的时间,对于博物馆来说,首要任务是文化和历史传承、宣传、教育。只有高质量的展览才能吸引公众,而衍生品作为展览的有益辅助,只要能够正面、正确地起到宣传和教育的作用,即实现了博物馆文创产品的价值,如果能够通过衍生品获得一定收入,从而反哺展览及文创形成良性循环则更佳,但博物馆最终吸引观众的绝不是文创衍生品而是展览。因此,开发衍生品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