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中外车手骑摩托重走丝绸之路 半年行5万公里经27国

摘要】在漫长的准备结束后,就到了李昱德和达恒的出发仪式。

从2016年5月开始,历时6个多月,行程近5万公里,经过27个国家。今年42岁的李昱德刚刚成功完成了摩托车无后援骑行,重走丝绸之路,回到了匈牙利布达佩斯的出发点——英雄广场。

他的搭档是匈牙利摩托车手达恒(Gbúr ádám)。这也是世界上首次由两国摩托车手组合完成的无后援重走丝绸之路的骑行。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李昱德几乎忘记诉说其中的艰难和惊险,只是说“一种奇妙的感觉在流淌”。

文/广州日报记者 杜安娜

留着一头长发,颇有艺术家即视感的李昱德并不认为自己是文化人。

发烧友环球骑行

学美术出身的他在卫生部门、法制部门都待过,也开过广告公司、商贸公司。在进行重走丝绸之路前,他是一名自由职业者,而现在,他为人所知的身份成了骑着摩托车重走丝绸之路的人。

生活中的李昱德是一名摩托车发烧友。几年前,他也没有想到自己能有这次骑行重走丝绸之路的机会,虽然他一直有骑摩托车环游世界的梦想,而且为了这个梦想,他已经准备了多年,但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巧。

在实现环球骑行之前,李昱德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从中国骑到匈牙利。一次偶然的机会,李昱德通过匈牙利的朋友认识了与他一同重走丝绸之路的匈牙利人达恒(Gbúr ádám)。他是一名在匈牙利教中文的老师,却和李昱德有一个惊人相似的梦想:从匈牙利骑行到中国。两人一见如故,一拍即合,搭档骑行。

不过当时达恒自己只有一辆400排量的摩托车,远远达不到长途骑行的要求,况且,这一趟的骑行公里数,是以“万公里”为单位的。而能达到骑行要求,起码要有800以上的排量。李昱德说,当时,一辆1200排量的摩托车售价是十多万元。

这对达恒来说,是一笔较大的开支,他不得不放弃这次的骑行计划。李昱德了解到,匈牙利也奉行向东开放的政策,并且是欧洲国家中第一个与中国签订“一带一路”合作文件的国家。“也许我们能获得一些匈牙利国家方面的支持?”

于是,接下来就是做方案,报计划。没想到,李昱德的计划很快得到了匈牙利政府的认可,横在两人之间最大的难题也迎刃而解。

匈牙利直播出发仪式

可能很多人把这看来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潇洒旅行,实际上,在出发前李昱德花费了大半年的时间做准备。

在漫长的准备结束后,就到了李昱德和达恒的出发仪式。这在匈牙利也是轰动一时,当地国家电视台现场直播了这一时刻,同时,北京匈牙利文化中心也通过网络对出发仪式的盛况在中国进行了同步直播。

李昱德至今回忆起来,当日的场景历历在目。其实,没有人知道他在出发前,差点丢了性命。

那是一次环中国版图骑行的活动,作为带队的队长,在穿越川藏、滇藏没有护栏的山体路段时,他走在前面。结果意外发生了:在高速前行时,摩托车后轮爆胎了。“摔成了锁骨粉碎,肋骨折了两根,裂了六根”。

土耳其路遇好心人

说到这一路上的经历,李昱德长吐一口气:“百感交集。”

一次在土耳其,傍晚天已经黑了,李昱德和骑伴两人下高速后到达一个小镇,没料到没有一个旅店有空房。到时已是凌晨快两点,两人在街上游荡。

这时,后面追来一辆音响放得超大的汽车,里面两个土耳其青年大声喊住他们。“一副来者不善的架势”,李昱德心想逃是不可能了,只好讲出自己的困难。

没想到这两个小伙子带着他们走街串巷,挨个去找旅店,结果还是找不到。这时候,两个小伙子干脆建议他们去家中休息一晚。去还是不去?李昱德进退两难。

最后他横下一条心来,“去就去吧”。到小伙子家后,原来,他家只有一张单人床,小伙子把床让给他们,而自己却在客厅的沙发上对付了一晚。

李昱德说,现在说起来,都为自己的“小人之心”感到愧疚:“其实换位思考一下,当时这两个小伙子是多么坦荡,他们其实也应该担心万一我们有不良举动,对他们也是一种危险。”

伊朗小姑娘要求合影

到伊朗之后,一次他们在路边买馕。突然一个蒙着头巾的小姑娘走过来,跟他们交谈。而在李昱德的心目中,这是约束和禁忌较多的地方,当地人的防备感应该很强。

没想到这个女孩不仅主动跟他们交谈,还问是否能和摩托车合影。“我觉得她打碎我心中的某种条条框框”,李昱德很激动,主动要求跟小女孩合影留念,“最后,这个小姑娘还说‘谢谢你’。”

李昱德越发惊讶,他说:“我请她跟我合影,是满足了我自己的一种愿望,她竟然还谢谢我?”

这在李昱德看来,都是一种对固有观念的颠覆。“其实善良的人和事,不论在哪一个国家都是相通的”。李昱德把这当做自己最大的收获。

还有一次,李昱德走在路上突然车没油了,碰到一个华人企业员工。这名员工马上给他们加满了油,还给他们做了中国菜,最后走的时候在摩托车上塞满了矿泉水,“盖子都盖不上了”。

这种感情的流淌,甚至让李昱德忘记了在路上来自自然的阻碍。

说到中国,用“好评如潮”形容

广州日报:什么叫无后援骑行?

李昱德:字面上理解,我们没有团队支持,断绝后路。一般来说,很多骑行队伍后面都有一两台护卫车,有的后面还带有拖车,以防止摩托车中途出故障。而且一般还有人探路,有人补给,骑手只需要骑行。

我们没有这种车,也不是表演性质的,我们都是自己联系各国的人去做地接服务。

广州日报:为什么喜欢玩摩托车?

李昱德:小时候就是在车上长大的,写作业都是在方向盘上完成的。现在说着说着都能闻到那种车上的味道。可能是一种从小带来的爱好。

广州日报:你觉得此行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李昱德:当我们走到每一个地方,我们会和当地年长的人交流,听他们说过去的事情。可能很多都和我们之前的理解不一样,有些是颠覆性的。

他们知道我是中国人之后,说到中国,可以用“好评如潮”来形容。另一方面也能感受到这些国家的老百姓、商人、公司团体、种族,或者是一个部落,他们对中国崛起的复杂情绪。总的来说,还需要加强沟通。

广州日报:在骑行途中,你说会有一些颠覆性的认识?

李昱德:现在我觉得,在没有认真听明白别人的想法和主张前,不能妄下判断,以为自己很有经验,觉得自己活了四十多年了预判性很强。如果这样,只会害了自己。

其实人心都是一样的,不论在哪个地方。只要你善良,就一定能找到你的同类,就能得到同类善意的帮助,他们愿意把一切奉献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