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从IMF看西方应如何“优雅转身”

摘要】正是由于份额改革推进还算有力,IMF获得了全球增资,保证其作为“万亿美元”国际金融俱乐部的资源地位,确保了它的与时俱进和代表性。

5日晚,当身材高挑、一袭蓝裙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神采奕奕地出现在二十国集团闭幕记者会上,会场一片惊叹。拉加德款款走上演讲台,有意地在讲台蓝色背板的西湖风景前稍作停留,微笑着供记者抓拍。那身蓝裙与背板的西湖融为一体,相映成趣。

简短的开场白后,会场出现颇为戏剧的一幕。IMF新闻官把第一个提问机会给了路透社记者,那位记者劈头问道:“请说说这次会议有哪些目标失败了?”拉加德毫不客气地回应:“为什么你这么消极?”会场响起笑声。拉加德接着说,“我们是在以非常积极态度,采取积极的行动,取得了大量积极成果……”

本次G20杭州峰会公认是中国步入国际舞台中央的里程碑时刻。峰会期间,笔者多次感受到欧美日或者说西方的落寞。

而那位路透社记者,从这个点上可以说反映出整个西方知识阶层对中国崛起感到不适应。实际上,这种崛起的速度、力度和广度,就连中国人自己也还没有真正适应过来,更不用说那些西方权力阶层的大佬。不过,当西方普遍还沉醉于旧秩序“昔日好时光”的不舍和不愿面对现实的尴尬,有一个原本是旧秩序支柱之一的实体机构却做到了优雅地适应新世界。它,就是IMF。说金融危机成就了IMF,一点儿也不为过。2008年爆发的最近这场全球金融危机使IMF获得新生良机。而IMF之所以成为大赢家,在于善查形势,顺势而为。

毋庸讳言,近年来全球经济治理格局,最大的“势”就是以中国为核心的发展中国家整体崛起,直到今天走到舞台中心。

八年来,IMF至少把握住三个命运的转折点:份额转移、增资和有效沟通。

近十年来,在全球经济中,中国把推动改变国际经济旧秩序、提升本国以及发展中国家整体在全球经济中的话语权、代表性和规则制定权作为重要战略目标。而这些国际经济权力的很大程度上就体现在IMF和世界银行等所谓国际经济旧秩序(即人们常说的布雷顿森林体系)的支柱实体的改革中。

对于中国的呼声,旧秩序的主导者美欧日等发达国家长期不予重视。直到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西方世界才感到需要新兴经济和发展中国家合作应对危机,才把IMF和世行改革提到日程。

2009年G20匹兹堡峰会达成的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转移份额的量化目标,其背后就体现了美国与中国的博弈与合作。2010年IMF份额与世行投票权改革正式启动,IMF的改革步伐相对更大。由于美国国会阻挠,IMF的2010年份额改革在2015年底才最终生效。本次峰会上,IMF又表态将继续推动下一轮份额改革,并希望在2017年年会期间得到批准。

考察美欧的政治周期,IMF的新一轮份额改革要在明年秋季完成的可能性恐怕不大,但IMF的改革态度得到中国的赞赏。

正是由于份额改革推进还算有力,IMF获得了全球增资,保证其作为“万亿美元”国际金融俱乐部的资源地位,确保了它的与时俱进和代表性。

此外,拉加德领导下的IMF在国际沟通上的成绩也可圈可点。本次杭州上,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在记者会上就专门提到,关于汇率问题的国际沟通可以有两个渠道,一是国别之间,另一个就是IMF。根据财经界人士的解释,这表明,像美联储升息这样的影响全球的事件,IMF可以作为美国与中国之间的“传声筒”。

本次峰会上邀请了国际经济金融治理中五大国际组织领导人,包括IMF、世界银行、世界贸易组织、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以及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在“五巨头”中,拉加德不仅获邀在B20的报告点评环节第一个发言,也是这五大国际组织里唯一在会后举行新闻发布会的一位。

拉加德在会上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或许这才有了记者会开头的“秀”。

笔者在记者会上向拉加德提问时说到世界在说“IMF语言”,拉加德笑着插话“是吗?”其实,这并不是恭维。直到今天,全球报道世界经济,IMF仍然是提供数据和关键词的权威来源。

作为有革新精神传统的法国人,拉加德与她的前任斯特劳斯·卡恩一样看准了中国崛起的势能与实力,比起其他一些欲说还休的国际组织领导人,具有更高的战略远见。

杭州峰会上,拉加德作为领导人圆桌上的少数女性领导人之一,想必继续长袖善舞,在中西方之间架起桥梁。她在记者会上还特别赞赏杭州峰会“桥”的意象,说这是连接国与国、人与人的象征。事实上,她本人这些年正是起到沟通中西、联系南北的桥梁作用,这使其在全球经济治理舞台上游刃有余。

让世界融入中国,这个口号也许还为时尚早。长期被学习的西方可能暂时还放不下老师的尊严。但智者从善如流,西方需要认识和理解中国,达成各美其美、美美与共的和谐互生状态。而开始“被学习”的中国,则需要防自满,更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