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浙金信托曲线上市迎“救命稻草”:大股东兜底上亿坏账

摘要】今年3月,浙江东方拟注入浙金信托、中韩人寿等资产,被信托业内称为浙金信托的“曲线上市”之旅,浙金信托的相关问题也被证监会重点关注。证券时报·信托百佬汇记者注意到,浙江东方在回答证监会的反馈意见书中透露

千呼万唤始出来。在等待2个月之后,11月30日,浙江东方终于向证监会交出了第一份“答卷”。

今年3月,浙江东方拟注入浙金信托、中韩人寿等资产,被信托业内称为浙金信托的“曲线上市”之旅,浙金信托的相关问题也被证监会重点关注。

证券时报·信托百佬汇记者注意到,浙江东方在回答证监会的反馈意见书中透露,对于此前外界关注的未决诉讼问题,大股东浙江国贸集团表态愿意兜底坏账损失部分1.43亿元。

业绩下滑探因

作为业内今年较早谋划“曲线上市”的浙金信托,因为延期回复监管层审查意见,如今进度已经落后于江苏信托、昆仑信托等公司。

早在今年3月,浙江东方就谋划资产重组,拟以发行股份的方式向浙江国贸集团购买其持有的浙金信托56%股份以及中韩人寿50%股权等资产,向金控平台转型,其中,浙金信托56%股份作价5.36亿元。

9月30日,浙江东方收到证监会行政许可项目审查一次反馈意见通知书。证监会提出26个问题,其中不少内容涉及浙金信托,并要求在30个工作日内提交书面回复意见。

未能如期回复的浙江东方申请了延期回复,直到昨日才正式回复。

财报显示,浙金信托自2014年以来营收和净利均出现下滑,2014年、2015年和2016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分别为2.75亿元、2.36亿元和3291万元,净利润分别为7790万元、6401万元和626万元。

证监会要求浙金信托对业绩下滑原因进行解释。

浙金信托表示,营收净利下滑是由于宏观经济环境变化如社会融资成本下降明显,行业面临竞争加剧如泛资管行业竞争激烈,信托报酬率受到挤压,以及自身实力较弱业务转型未完成等因素导致。

大股东愿兜底1.43亿

证监会此前提出浙金信托未决诉讼问题,即浙金信托对浙江三联集团的债权存在一项未决诉讼(涉诉金额2.54亿元),要求对诉讼进展影响以及是否计提足额资产减值准备进行回复。

浙金信托回复,杭州市中院一审已经确认浙金信托对浙江三联、三联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金华市华源置业有限公司享有本金1.95亿元、利息5977万元、律师代理费10万元的债权,共计2.55亿元,并向浙江省高院提起了上诉,目前仍未开庭。

浙金信托称,该项应收账款已按原账面价值30%计提减值准备6142万元,该笔应收账款净值为1.43亿元。

今年8月,为进一步维护浙江东方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浙江国贸集团出具了如下承诺:“若浙金信托该债权的处置金额小于截至2016年5月31日之账面价值(即1.43亿元),则国贸集团就处置差额部分以现金方式向浙金信托承担全额补足义务。”

因此,浙金信托认为该诉讼事项不会对本次交易构成重大影响。

前三季度净利0.37亿

此次回复证监会的反馈意见还透露,前三季度浙金信托实现营业收入1.05亿元,净利润0.37亿元,有望兑现此前申报材料中的预测业绩。

申请材料显示,按收益法评估时,预测浙金信托今年将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84亿元,净利0.53亿元。

管理层透露数据显示,浙金信托今年1~9月已实现营业收入1.05亿元,完成评估预测收入的57%,净利润0.37亿元,完成收益法评估预测净利润的70%(数据未经审计)。

截至今年10月31日,浙金信托存续管理信托项目62个,信托规模为214.14亿元,达到2015年全年水平。此外,截至2016年10月末,已立项尚在推进过程中的项目规模合计338.26亿元,将为后续经营业绩奠定一定基础。

浙金信托称,今年下半年以来公司信托业务开展推进节奏明显加快,7月至10月新增信托资产规模122.28亿元,占2016年1~10月新增信托资产规模的84.38%。

数据来源:综合浙江东方回复证监会的反馈意见

郑加良/制表 周靖宇/制图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