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给艾滋病患者做手术的医生

摘要】目前,北京地坛医院已经建立了妇产科、外科、心内科、骨科、神经内科、神经外科等科室,解决了艾滋病患者看病难、手术难的问题。11月21日,星期一,是北京地坛医院妇产科主任刘敏的手术日。

每年的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艾滋病感染者、患者在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同时,也会罹患其他疾病。但多数医院面对艾滋病患者都会说“NO”,北京地坛医院是全国寥寥无几的能够接收艾滋病患者的医院。目前,北京地坛医院已经建立了妇产科、外科、心内科、骨科、神经内科、神经外科等科室,解决了艾滋病患者看病难、手术难的问题。

外科医生给艾滋病感染者手术时,难免会被含有艾滋病病毒血液、体液污染的医疗器械及其他器具刺伤皮肤;也有可能被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或病人的血液、体液污染皮肤或者黏膜。医生们不紧张吗?他们不怕吗?他们在手术的过程中要做什么防护吗?世界艾滋病日前夕,本报记者走进了北京地坛医院的手术室,在这里观摩了一台艾滋病产妇的剖宫产手术。

用针缝合是最大考验

11月21日,星期一,是北京地坛医院妇产科主任刘敏的手术日。上午,几台普通手术在等着她,很快,手术都顺利完成。中午1时,她即将开始一台特殊的手术:手术室里,一位准妈妈已经躺在手术床上,准备接受剖宫产手术。她不是一名普通的产妇,而是一名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这次分娩是这名艾滋病产妇接受的第三次剖宫产手术,前两次孩子都没有保住,这次的手术对于她来说至关重要。这名艾滋病产妇在怀孕期间一直在服用抗病毒药物,希望能得到一个健康的宝宝。

剖宫产手术对于产科医生来说,不算是大手术。“一台普通的剖宫产手术,核心环节只需要15分钟,但这台手术的时间肯定要长。”刘敏说,这名孕妇已经是第三次做剖宫产手术了,这意味着她之前的手术有可能会出现盆腔粘连等情况,相对来说,手术难度会有所增加。更重要的是,她是一名艾滋病感染者,这就要求医生和护士在手术过程中要更谨慎。

手术即将开始,和刘敏同台手术的庄医生已经穿好了防护服,站在手术台边开始准备。刘敏穿上手术服,戴好帽子、口罩,消毒手部之后走进手术室——如果是一台普通的手术,戴上手套就可以开始手术了,但这台手术不一样——刘敏先是穿上两只透明的“塑料”靴子,也就是防护鞋套;接着又在口罩外面戴上防护面具,“你看,防护面具能挡住眼睛,防止血液或者羊水喷溅到眼中。”接着刘敏又在手术服外套上了一次性的防护服,手套则戴了两层,“其实两层手套还是有可能会被针扎破,只能在手术中更谨慎了。”

手术台上已经铺好了一次性的无菌布,只露出产妇的腹部。手术开始了,器械护士递上各种手术器械,刘敏和庄大夫将产妇的腹部层层剖开。不到5分钟,宝宝的头露出来了,一个头发油黑的宝宝终于看到了外面的世界。刘敏和庄大夫加了一把劲儿,这个全身满是胎脂的宝宝彻底从妈妈的肚子里出来了。剪断脐带后,站在旁边等候的儿科医生立刻抱着宝宝开始进行艾滋病病毒的母婴阻断,给宝宝使用抗病毒药。如果艾滋病孕妇在孕早期服用抗病毒药,再配合出生后的母婴阻断,几乎所有艾滋病孕妇都可以生个健康的宝宝。

对于刘敏和所有医护人员来说,考验仍在继续。给患者关腹需要用针缝合,这也是最容易出现职业暴露的环节,“针尖尖的,扎到手就意味着有感染的可能。”一针、两针……很快一根针用完放回到器械盘中,差点扎到器械护士的手,她开玩笑说了一句:“谁要扎到我,可要养我下半辈子了。”

“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这台手术在6名医护人员的缜密配合下,顺利完成了。所有的一次性耗材都被投放到专用的医疗垃圾桶内进行处理;手术器械先单独进行消毒,再统一消毒。“其实,艾滋病病毒的毒性并不强,一般的84消毒液都能杀灭,相对乙肝病毒来说,它很脆弱。”但是“脆弱”的艾滋病病毒也曾让刘敏一度很紧张。2000年,刘敏调到地坛医院工作后的第一年,就做了地坛医院第一台艾滋病产妇的剖宫产手术。“说不紧张,那是假的。”这种紧张情绪在手术前一直紧紧跟随着她,“我也担心会扎了手,我也担心万一出现职业暴露可怎么办……”这种紧张情绪直到她上了手术台那一刻才消失:一名外科医生见到手术台,就会条件反射般地进入到工作状态。“现在想起来,当时的防护要简陋得多,防护鞋套质量没有这么好,也没有一次性的防护服,没有防护面具,眼部防护需要戴着眼罩,薄薄的一层水蒸气蒙在镜片上也不能伸手去擦……”说起第一台手术的场景,刘敏印象最深的就是医生护士之间的互相关照,互相提醒,“大家的动作都比较慢,彼此也都在提醒:慢一点。”

那台艾滋病产妇的剖宫产手术做了半个多小时,比普通的剖宫产手术多花了一倍的时间。手术结束后,刘敏如释重负,“终于顺利完成了。”

科里曾有三名医生扎到手

第一台艾滋病产妇剖宫产手术后的几年间,地坛医院妇产科每年都要给四五位艾滋病产妇做剖宫产手术。最近几年,每年完成的艾滋病产妇剖宫产手术达到近20台,此外还要完成数十台艾滋病患者的妇科手术。刘敏带领的妇产科一共有24名医生,包括2名男医生和22名女医生,所有医生都给艾滋病患者做过手术。

刘敏说,虽然地坛医院的外科医生有可能会遇到艾滋病患者,但与其他医院的外科医生相比,“我们更安全。”刘敏说,地坛医院医生们的防护意识更强,而且所有的患者在手术前都明确了患有哪种传染病,医生可以有针对性地进行更充分的防护。即使这样,刘敏所带领的妇产科团队中,还是有三名医生在给艾滋病人手术时被扎了手。“一个外科医生一辈子不被利器扎一次手,是不可能的。”这三名医生都是女医生。按照相关的规范,一旦出现职业暴露,医生必须要服用抗病毒药来阻断。“抗病毒药至少要吃一个月,而且副作用非常大,恶心、呕吐、拉肚子……”面对这种情况,医生完全可以要求休息,但这两年地坛医院妇产科人手紧张,三名医生在服药期间一直坚持上班。“我其实挺想让她们休息一下,可是真的做不到。”

其实,在给艾滋病患者手术中扎了手的情况不仅仅出现在妇产科,其他手术科室同样面临着这样的风险,也曾经出现过这种情况。但总要有人给这些艾滋病感染者或者艾滋病患者来做手术,于是,刘敏和她的同事们担起了这份责任。2015年,地坛医院收治艾滋病患者以及艾滋病合并症患者956人,其中涉及外科、妇产科等手术学科的患者占17%,刘敏和她的同事们帮助了很多艾滋病患者,让更多的艾滋病患者有了完整的家庭。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