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丁家猪”飞得起来不?

摘要】如果“丁家猪”是打了神牛的主意,那最终是一定能飞得起来的。前几天,老徐的小姨从老家来京探亲,带了好些自己种的菜,有大白菜、菜花、白萝卜、大葱之类的。

作者:木木

【缘木求鱼】

如果“丁家猪”是打了神牛的主意,那最终是一定能飞得起来的。

前几天,老徐的小姨从老家来京探亲,带了好些自己种的菜,有大白菜、菜花、白萝卜、大葱之类的。小姨特意强调,这些菜,可一点儿药也没打过。

没打过药的大白菜,老徐觉得,好像确实与市场上买来的有所不同:菜帮子泡进水盆里,摸起来都是那种微涩的很舒服的手感,不像市场上买来的大白菜,放进水里总是滑滑的,要用水搓洗半天才能变得清涩起来;炒出来的味道似乎也更清香,口感甜甜的。于是,老徐心里就打鼓,不知道是以前买的菜确实残留了农药,还是纯粹心理因素在作怪。

小姨的菜,都是在自家院子里种的。老太太每天早晨起来洗漱之后,必做的一件事,就是蹲在菜地里抓虫。看着老徐大口吃着白菜,小姨说,“你可不知道,种这点儿白菜有多不容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今年夏天虫子特别多,前一天好不容易捏完了,第二天又是那么些!都是这么长的肉蛆。”小姨用手比划着,老徐估摸着那“肉蛆”大约得有一寸多长。

老徐一边听小姨唠叨,一边吃着大白菜想象着当时的景象: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蹲在菜地里,不停地用手扒拉菜叶子,发现了“肉蛆”,就用手捏住蛆的中段儿,稍一使劲儿,两股绿水儿就从蛆的头尾冒出来;然后,再接着找……

小姨说,也就是自家院子里的菜,才可能这么拾掇拾掇,手脚懒点儿的,就眼瞅着让虫儿咬,大田里的菜,就更没人肯这么搭功夫、费心力,都是用药儿招呼;尤其夏天虫子势头昌盛的时候,都是隔几天就得打一次,不打,菜就卖不出去了。“不用药儿,全用手逮,哪儿逮得过来啊!再说也没那么些人啊,全村儿见不着几个年轻力壮的,都是老头儿老太太在伺弄这些地。”

这情况,老徐其实是清楚的。不过,心里越清楚,就越不敢给小姨送来的菜“估价”——如此费时、费心、费力种出来的菜,简直就是无价之宝了,真是“寻常人等哪得见,此菜只从亲情来”。不过,亲人送来的菜再多,也终有吃完的那一天,吃完了,就只能还跑去市场买大田里种出来的商品菜,到时,也只能盼着菜农使农药的时候,少打点儿,用点儿低毒的、残留期短的药。

农业、养殖业的情况,大致都如此。

丁磊好几年前就吵吵着养猪,一晃儿过去了七八年,据说,“丁家猪”终于出栏了。有媒体前几日炒作说,一头“丁家猪”,卖了十万块,还嘟囔着说“老百姓吃不起”。也真是有点儿搞笑:十万块的猪,别说老百姓吃不起,就是那些“富一代”,除了请客、炫耀,大约自己也舍不得吃。

其实,眼瞅着飞到半空去的“丁家猪”,应该就不是给老百姓准备的。在经过多年有机化改造的青山绿水、无污染的山地间出生、长大的绿色猪们,得花了丁磊多大的成本啊,谁都想咬一口,解解馋,就真的不现实。正如那头神户的神牛,扣除精吃细喝不算,据说每天都要听着艺伎的哼唱,享受着医科大学毕业的按摩学博士的按摩,能飞到天上去就极正常,日本的老百姓乃至全世界的老百姓,也只有仰头望望的份儿。

如果“丁家猪”是打了神牛的主意,那最终是一定能飞得起来的。费点儿心力梳妆打扮一番,猪肉也完全可以神圣化起来,比如脂肪、蛋白质居然也有了大力丸的功效,再配之以成功人士的大力捧场,过过飞天的瘾,应当不难。但这事儿,一定跟老百姓没什么关系,要打了主意从他们兜里掏钱,事情就有点儿难办。因为养猪这个活儿,在中国,跟种菜其实差不多,赚点儿辛苦钱可以,要想躺着就把钱赚了,还是大钱,真不易。除非琢磨着上点儿手段,还不能让别人知道了。

(作者系证券时报记者)

分享文章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