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寻访第二次反“围剿”的最后一战

来源:人民网福建频道 编辑:张坷

原标题:寻访第二次反“围剿”的最后一战

中央苏区反“围剿”纪念园石壁上的《渔家傲·反第二次大“围剿”》

图为1931年被红军攻克的建宁县城

“白云山头云欲立,白云山下呼声急,枯木朽株齐努力。枪林逼,飞将军自重霄人。七百里驱十五日,赣水苍茫闽山碧。横扫千军如卷席。有人泣,为营步步嗟何及!”这首《渔家傲·反第二次大“围剿”》的革命诗篇,62字,以气吞山河之势,描述了惊心动魄的战斗场面,这是毛主席在建宁第二次反“围剿”胜利之后,诗兴大发而作。

诗词中“七百里驱十五日”,“横扫千军如卷席”的豪迈诗句,让人们永远记住那硝烟弥漫的革命岁月,记住这块为革命胜利作出巨大贡献的红色土地。

如今,在莲乡建宁,讲起这场战斗,大伙仍满怀敬意,激动不已。

◢进军建宁

“建宁城的那场战斗打得痛快淋漓,彻底粉碎了国民党的第二次‘围剿’。”建宁县党史办主任陈忠奋介绍,建宁之所以成为第二次反“围剿”的决胜地,还得从红军攻克广昌说起。

1931年5月27日,红军攻克广昌城,敌军第八师、第二十四师、第五师兵败,纷纷朝北向南丰逃跑。同时,国民党军队刘和鼎第五十六师接到增援广昌的急电,在半途中从宁化中沙撤回建宁城。

第二天,红一方面军在广昌召开了第三次会议。会议上分析了占据态势,国民党第八师、第二十四师、第五师残部和新编十三师的两个旅四个团退据南丰县,总共有十七个团的兵力,东面的建宁县只有刘和鼎的第五十六师驻守。

于是,当时任总前委书记的毛泽东明确指出:“在战略和形势上我军应按原定部署,继续向东追歼刘和鼎师,夺取建宁城,开展筹款工作。”

红军兵分两路,由红四军第十师北上南丰追击国民党残余部队,但以不接触为原则,追至千善附近;红四军团主力留在广昌休整;红三军团和红十二军去攻打建宁。

◢战前准备

“为了能顺利攻下建宁城,红军做了充分的准备。”陈忠奋说,当时盘踞在建宁的敌军,是刘和鼎第五十六师师部和一个多旅的王牌军,倚靠城墙护卫,凭着全副德国式装备的7000人马,号称“福建第一师”。

为了能及时了解情况,1931年5月29日,红军冒着大雨,翻越闽赣交界的武夷山脉抵达建宁。

红军到达桂阳村时,桂阳游击队队长张国维得知消息后,火速通知游击队员到桂阳集中,配合红军行动。

30日晚,红军在里心芦田成立乡苏维埃政府,之后,红三军团在里心与建宁城之间的枧头村歼敌一部,占领枧头,并且在枧头还设立了红一方面军前线指挥所。

“当时红军已连续作战,很疲劳,要想从正面攻打建宁城,难度很大。”陈忠奋说,建宁城,城池完整,又高又厚。西边紧靠龙堡山,主峰直对城门,成为一道天然的屏障。在东、南、北三面,都由濉溪河保护着,东门还有一座石拱大桥,南门外用渡船架着一座木板浮桥,这两座桥是通往泰宁、宁化的要道。

毛泽东、朱德和彭德怀等了解情况后,马不停蹄,赶到里心镇。当晚,在里心镇召开了总前委第四次会议。会议上,毛泽东详细部署了作战方案,决定用红三军团为攻城部队,并准备300斤硝药,必要时挖地洞用炸药炸城墙攻城。

知道红军要来,刘和鼎命令驻守建宁各部队火速撤回建宁城内,并且破坏木桥,烧毁船只和竹筏。

原标题:寻访第二次反“围剿”的最后一战

◢建宁大捷

30日晚,总前委第四次会议刚刚结束,红三军团军团长彭德怀就赶到了枧头村,和桂阳游击队一起商量突袭路线。

“当时,要从正面攻下建宁城,难度大。当地游击队发挥了重要作用。”建宁中央苏区反“围剿”纪念园讲解员林晓春说,当天夜里,由当地游击队带路,红三军团和红十军,从枧头村出发,分两路插向建宁城西门外的龙堡山和北门左翼的溪口镇。在南门方向,红十二军控制了水车岭以南山头,并派出一部分兵力在南门抢渡濉溪,占领水南以东山头。

“这样一来,红军连夜就占领了各方向的高点,并且切断了通往宁化、归化的道路。”讲解员林晓春介绍,31日拂晓,红军从城南、城西、城北三个方向向建宁城发起总攻。经过半天的激烈战斗,红三军团从北坡冲上溪口百尺台主峰,居高临下,使塔下山、濉溪下游的道路和溪口村全部都在红军的火力网中,就在这时,青云岭和天主堂背后山头的敌军开始溃乱,一见红军,便向下坊街和北城门逃窜。

守在将军庙山上的敌军,开始企图死守掩护,射出交叉火力,阻拦红军追击,但经不住红军三冲两打,便向溪里跳水逃命。红军赶到把正在抢渡的敌军打得浮尸而下。继而,红军又占领了青云岭,堵住半截联灯桥以及船厂渡口。北门外的阵地全被红军占领。

据建宁中央苏区反“围剿”纪念馆馆长曹建新介绍,除了青云岭,龙堡山是敌人的又一火力点。在攻打西门龙堡山高地时,一部分红军从正面攻击龙堡山主峰。另一部分红军避开敌人火力点,冲上2号高地,夺取敌军的重机枪,调转枪口,对准敌军的阵地猛射。

这时,左翼红军解决溪口战斗后,赶来增援,对敌人进行两面夹攻,敌人向西门溃退。

在纪念馆内,讲解员林晓春指着墙上挂着的建宁县城旧照片说,红军占领青云岭、龙堡山后,继续追杀到城下,与敌军激战。

15时,红三军团第四师奉命从溪口塔下渡河,迂回到濉溪河对岸的黄舟坊、河东包抄,并迅速占领万安桥东面的东山头,缴获山炮2门,利用敌人原有阵地,调转炮口,架起机枪,封锁城内敌人出城逃往泰宁的唯一通道——万安桥。

城内的敌人纷纷从东门逃命,在东山头红军火力射击下,大多数敌人被红军击毙。敌师长刘和鼎扮成士兵,在下坊抢了一只小船强渡濉溪时,遭红军阻击,掉入水中,逃向泰宁。

18时,红军结束战斗,攻克建宁城。

在这次战役中,红军歼敌3个多团,俘敌3000多人,缴获长短枪2500多支,无线电台1部,以及大批的药品、粮食、被服、布匹、光洋等军需物资和电报、文件等。

讲解员林晓春带着我们,走进纪念馆内一楼,找到了当时缴获的那部无线电台。她说,当时不仅缴获电台,敌人的无线电人员也全部投诚,之后,红一方面军还利用缴获的电台首次组建了无线电总部。

建宁城战斗是红军第二次反“围剿”的最后一仗。至此,红一方面军五战五捷,由西向东横扫700里,以“横扫千军台卷席”之势,痛快淋漓地粉碎了国民党军的第二次大“围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