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被上“通缉令” 20余万转进“安全账户”

摘要】网上一查,发现自己真的上了“通缉令”近期,冒充公检法诈骗案件有抬头迹象,沈阳公安反电信网络犯罪查控中心成功阻止多起该类型诈骗案件,但此类案件仍旧困扰着很多市民。案例:被上“通缉令”20余万被骗受害人报

“我是XX警察,你因为涉案被通缉。”网上一查,发现自己真的上了“通缉令”

近期,冒充公检法诈骗案件有抬头迹象,沈阳公安反电信网络犯罪查控中心成功阻止多起该类型诈骗案件,但此类案件仍旧困扰着很多市民。

如何区分来电是否是真正的警察呢?又如何证明自己的身份呢?有些收到的“通缉令”又是怎么回事呢?

沈阳公安反电信网络犯罪查控中心根据近期发生的真实案例,为您揭开“冒充公检法网络诈骗”中的重重陷阱。

案例:

被上“通缉令”20余万被骗

受害人报警称在家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自称是广州移动公司的工作人员。

对方称其电话将要强制性停机,因为有人在广州市以受害人的姓名办理了一张电话卡,该卡涉及到当地公安机关办理的一起涉黑案件中。

之后,嫌疑人称将把受害人电话转接至“广州市公安局刑警队”。

随后,一名自称是广州市公安局刑警队案件队的队长接通了受害人的电话,该“队长”称受害人是涉嫌洗黑钱的犯罪嫌疑人,并让受害人登录其指定的网站查看公安机关给其下达的“通缉令”,要把受害人的财产全部收缴。

受害人上网看到有自己名字和罪名的通缉令后心里十分害怕,一再向对方表示自己是清白的,不愿意被没收财产,对方遂经过电话对受害人进行笔录讯问,要受害人将个人信息仔细说明,并将自己名下的财产转入公安机关的“安全账户”进行审查,在审查结束后将及时全款返还给受害人。

心里防备被打破,在重压之下,受害人按照对方的指引到银行ATM机上操作,将名下20余万元全部转给了骗子。

最新骗术揭秘:

被害人现办卡绑定骗子手机号

1.骗子往往称自己是X地XX单位的工作人员,并称你在X地犯了XX事(如贩卖人体器官、银行卡或信用卡透支、电话卡欠费、医保卡盗用、快递藏毒、涉嫌洗黑钱、身份证被犯罪分子盗用等等),后果很严重,需要跟公安机关联系。

2.骗子引起你的注意后,会告诉你一个XX地公安机关的电话,该电话多以110号码结尾,同时当你向114进行查询时,会被告知此电话确实是公安机关的电话(此情况是由于虚拟软件和伪基站导致的)。

3.然后自称公安机关的人会说你的信息泄露,在其辖区涉嫌诈骗、洗钱等犯罪行为,需要进行个人财产审查(对方也可能称需要你把个人财产转入安全账户,由警方保护,否则会造成财产损失),同时会要求你保密,不得向任何人透露消息(在此时,有的犯罪分子会让你到一个单独的空间,甚至要求你办理新的电话卡,再与你联系),一切步骤之后,骗子会向你提供一个银行卡号(最新的骗术中有的骗子甚至会让你办一张新的银行卡,将账号密码告诉对方,同时将绑定的手机号码设置为对方的手机号),然后要求你汇款,汇款之后便再也联系不上。

真正的通缉令是啥样?

我国的通缉令可分两个级别:A级通缉令由公安部发布,悬赏金额不少于5万元;B级通缉令由省公安厅向公安部申请发布,悬赏金额不少于1万元。另外还有网上追逃,在公安内部网络上发布,不向外公开。

公安部的通缉令只通过内部网络,以编号文件形式发布给全国警方协查,一般不会对外公开。较高级别的A、B级通缉令,通过特定媒体向社会公开发布,内容也仅限于嫌疑人姓名、年龄、照片和基本体貌特征等。

由于通缉令级别仅为公安内部识别。所以,一般采用《悬赏通告》、《协查通报》等名称印制和张贴。具体作案过程和手法细节,是一定不会公开的!

检察院可以直接受理案件,也可以发布通缉令。但是,检察院直接受理的案件都是针对国家工作人员的。如果你是普通老百姓,不会进入检察机关直接受理的范围。

沈阳公安反电信网络犯罪查控中心提醒:

1.接到自称公检法机关的工作人员的电话,请提高警惕,不要因为对方说的任何话情绪激动、紧张,可向家人、朋友询问,也可向当地公安机关或辖区民警核实。

2.从网上、QQ上、微信上收到通缉令均为骗子的手段,公安机关不会向个人发送通缉令,万万不可相信。

3.陌生电话号码多为虚拟电话,前后缀特别多的基本都是诈骗电话;遇到陌生电话时一定要引起注意,千万不要轻易将个人信息泄露出去。

4.一旦收到邮包或快递来的物品,先当面打开查看货物后再付钱是非常必要的。如果在收货过程中发现异常等情况,网购者可以拒签快递单,并与卖家联系。

5.尽量销毁或涂抹废弃订单上的主要信息。家里由老人签收快递的,子女要提醒长辈进行确认是否上网购买过相关商品。

6.公检法部门不存在所谓的“安全账户”,不会要求市民向公安机关及其他私人账户转账汇款。

7.被骗后,可通过拨打唯一正宗的报警电话110向公安机关报案。

8.说到底,不向对方汇款才是最根本的,不汇款就不会有损失,对方手段再多也无法得逞。

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首席记者 吕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