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伍仕贤、夏钢、李石勋:微电影不只是进入长片的通行证

摘要】在短短30分钟内,用镜头呈现出对生活的思考以及对自我的展现,让“微电影”这种以小见大的艺术表现形式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Q:长片创作之前,各位一直在创作短片,并且获得了很多的奖项,那各位觉得创作短片对

在短短30分钟内,用镜头呈现出对生活的思考以及对自我的展现,让“微电影”这种以小见大的艺术表现形式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2016年11月24日,“中韩青年梦享微电影展”在北京颐堤港星聚汇星星影城正式拉开帷幕。影展是由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及韩国CJ集团共同主办,旨在为中国和韩国两国的年轻电影人搭建展示和交流的平台。

现场,《电影世界》记者采访了本次评审委员:美籍华侨导演伍仕贤、中国导演夏钢、韩国导演李石勋(李皙勋)。围绕微电影的创作与产业关系,三位评审观点有所差异,但都认同了微电影对于长片创作的重要意义,同时表达了对青年电影人的建议与希冀。

李石勋(李皙勋)、夏钢、伍仕贤。

Q:长片创作之前,各位一直在创作短片,并且获得了很多的奖项,那各位觉得创作短片对之后长片的创作影响大吗?

伍仕贤:我一直认为短片和长片是两种不同的东西。短片不是长片的一个片段,长片也不是短片的一个延伸。有些故事是适合短片的,它需要在一个时间点爆发;有些需要娓娓道来,更适合长片。当然如果有机会通过拍短片来练手,然后获得拍摄长片的机会,也是好的。拍第一部电影是很难的,这个难点在于如何获得投资方的信任,如果仅仅是一个剧本的话,就不如拿一个成型的短片能让别人更直接的看到。现在拍东西不像以前那么难,现在手机都可以拍4K了,所以先从微电影开始做是比较好的选择。

夏钢:不管是一个短片还是长片,它都是一个作品。它们的区别仅仅是时长的不同,体量的不同,但有一个地方是一样的,就是它们都需要把故事讲清楚,而且都要有一定的含义,进而由心而发地感染你的观众。相对来说短片更难,它没有给你很多时间把故事“掰开了揉碎了”地去讲。所以我希望创作者,不要仅仅把拍短片当成一个跳板,而是要用心去动用你的情感讲述故事,表达自己,阐释你对人生的认识。

李石勋(李皙勋):从个人的经验来说呢,我从短片的导演过渡到长片的导演这个概念是不存在的。因为从小我的志向都是做一个长片的电影导演。在真正从事长片导演前,我对于自己的能力不是很自信,所以通过短片来练手,丰富自己的经验,提高自己的能力。比如我学到了和工作人员的相处哲学。另外我自己个人认为,就像刚才夏钢导演说的那样,短片和长片并没有什么很大的区别,也没有说谁是高级一些,谁是低级一些的。短片和长片都是艺术,都是可贵的。

Q:《独自等待》是一部难得的佳作,是否也是因为这部影片太成功了,起点太高了,阻碍了您之后电影的创作?那么,对于青年导演,您的建议是让他们多拍多试错,还是精益求精做好一部能让自己获得荣誉的好片子?

伍仕贤:每个人的事业轨迹和做片子的习惯不太一样。就像很多20几岁的年轻人一样,拍《独自等待》时的我很爱玩,同时我拍电影也不是希望靠量的积累,没有很好的剧本的时候,我可以拍广告。在《独自等待》之后,很多公司找到我,希望我拍类似的片子,但是我没兴趣,我希望挑战些不一样的东西,一些另类的题材。至于接受度怎么样,作为导演我是没办法控制的。我自己做片子的方式是习惯都自己来搞,自己来写剧本,自己来拍,自己来演,就像是独立电影的做法。不过现在刚拍完的一个戏叫做《反转人生》,有一个很大的团队在我身后,我不会像之前那样那么累。

所以我不大好说去建议年轻导演是靠量的积累还是用尽全力去好好拍一部精品,但就我个人来说,拍电影与其都是累,倒不如好好拍一个。当然,我还是建议年轻导演,可以像我一样,通过广告的拍摄获得在制作上的经验。同时,微电影也是很好的方式。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能否有个好剧本,是否能讲一个好的故事,而不是随随便便拍一个东西就希望它能发光发热。

Q:文学作品改编,是否是一个青年导演处女作的捷径?

夏钢:文学作品的改编,不光是青年导演进入行业的捷径,同时,它本身也是电影创作中重要的一部分。包括美国好莱坞在内,西方的很多电影大国,他们一些优秀的电影作品,也都是改编自文学作品。文学是很多门类艺术的基础。文学水平高,就会带动其它门类艺术的发展;文学水平低下,那其它门类艺术也都不会有很好的发展。所以我觉得我们的电影也应该重视文学改编的题材。

Q:韩国在培养青年导演上,有哪些值得分享的经验?

李石勋(李皙勋):分为两个方面。一方面,就我个人经验来说,我当年拍短片的时候是获得政府扶持机构的支持的。韩国有一个叫做“电影振兴委员会”的机构,我从中获得了财政方面的支持。另一方面,像现在的情况,就像韩国希杰公司举办了一些线下的活动,发掘并培育新导演,为他们提供了很多的资源和平台。

开幕式剪彩。

Q:《独自等待》中的陈文和他的朋友们,对您来说,对现在这个时代来说,是否是一种乌托邦?

伍仕贤:有时候现在这个片子在电视上放,还会有一些当时看过,现在长大以后又来看的朋友给我在微博留言,也都会觉得对电影中的生活有一些共鸣,以及更多的向往。当然现在的北京不像那个时候的北京,现在的压力更大,生活的节奏更加快。说到底这种男孩喜欢女孩,这种市井的爱情故事在全世界都是一样的,只是表现的形式和方式不一样罢了。所以可能看起来是乌托邦的故事,也都发生在我们身边,只是没那么理想罢了。

Q:1988年,您就将王朔的小说《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搬上了银幕,在这三年前,您才从大学毕业,是怎样的契机让您直接改编了王硕的小说?

夏钢:因为王硕是比我还“新”的新人(笑)。王硕发表的第一篇小说我就有看,当时就觉得这个作家写的东西有内涵,很有前途。然后我就打听到了王硕的联系方式,给他打电话决定见面聊聊天。聊起来很投机,虽然他比我小将近10岁,但是我们的经历差不多,都经历过文革,也有很多从业的经验。当时聊到小说还没想到以后拍成电影的事情,我们只是成了好朋友,大家经常一起看电影,包括他很多小说的手稿都在我这。王朔也知道我一直想找一部他的小说来拍的,但是他的小说有一些已经被别的人买走了。当时《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本来是叶大鹰拿去找西影厂来拍,但是这事没谈成,于是就给我了,我就拿到北影拍了。当然这过程中也有很多困难,争取了两年左右这个事情才敲定。

Q:您现在如果回头看自己学生时代的处女作,会是怎样的反应?

李石勋(李皙勋):现在回望当初学生时代的作品,会觉得很平凡,也没有什么可看的。但那时最珍贵的是,那些片子都是16mm胶片拍的,到现在都能回味到那种机器转动,影像打到屏幕上时,内心的喜悦。这种喜悦让我保有了之后一直到现在拍摄电影的热情。所以回首往事,很感激当时那个青葱的岁月。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