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说说·季白的那个“笑”(第十五集片段)

摘要】由于13-15集的整个基调都是沉重的悲痛的甚至是惨烈的,以至于在15集开头与站厅对话时季白的那个“笑”显得尤为突出。04:11开始,镜头内季白坐在战厅的办公室内,到战厅出现在镜头中,5秒,季白甚至没有

季白作为重案组的队长,是整个团队的主心骨,他的喜怒哀乐都被他自己克制到了极致,但在这里我不想说赵寒中枪时他的表现,也不想说在医院手术室前等待时与许栩的那段对话,这些王凯的表演相当精准。由于13-15集的整个基调都是沉重的悲痛的甚至是惨烈的,以至于在15集开头与站厅对话时季白的那个“笑”显得尤为突出。我甚至看到了有“笑场”这样的貌似开玩笑,实则简直在侮辱导演的镜头和演员的表演的说法。

当然我也看到了与我一样“透过表面看实质”的说法,不过原文已经无从找到,否则我也可以偷个懒直接转转那位高人的见解,何须我在这里“逞强”。

第十五集 04:11开始,镜头内季白坐在战厅的办公室内,到战厅出现在镜头中,5秒,季白甚至没有转身就立刻站立(等待是焦急而漫长的),随着战厅的话语并结合第14集中开会领导点名批评的内容,很显然,季白一直在战厅的办公室内等待上级领导对这起案件中对他的队员的处理意见。

04:35 战厅转述领导意见引得季白焦虑担心更甚,战厅有意使坏,话藏半截,慢悠悠的让季白坐下,面露小笑,话语一转:“但鉴于前期情报不足,成绩大于错误,免于对两位同志进行纪律处分,不过,我和你的处分是躲不过了,怎么,还不满意?"

战厅这段话之前后季白的反应很有趣(截图真没感觉,自己去看吧),大有憋着“如果领导定要处分她们两人,自己作为队长一定。。。”结果拳头还没伸出去就捞了个空的感觉——随后立马非常真诚(shen yin)的夸起领导们的英明决策,全然不在意自己和战厅的处不处份的问题。

这里季白和战厅两人之间一来一往,已然稀释了之前的凝重气氛,05:56结束。

接着看07:17开始,战厅的那句“喝茶?”季白接口“我还是喝那个水吧”,说完季白就露出了“完蛋,露馅了!”的表情。战厅低头了一眼桌下的位置(废话那就是放水的地方呗),季白立刻打哈哈的笑了笑(说出去的话可收不回来了),战厅的也笑,其实是明白过来:这小子居然趁我不在把我办公室都打探清楚了?!连我放水的地方都知道。

这些表象,其实就是更具体的显出这时的季白整个人都放松了:俩徒弟免了处分,任务虽有瑕疵但是也算取得一定成果,而且行动中获得的线索终于将多起案件联系上了,甚至直接与缅甸方面有关,而受伤的姚檬和赵寒已经脱离生命危险,都没有大碍。

这总比季白坐在椅子上把这些话巴拉巴拉说出来妙多了吧。

面对战厅接着的调侃,季白也只能用笑来掩饰两人的心知肚明。

当然,导演也借机在这里插了个“软广”,本就是缓冲的章节,演员台词节奏控制的很好,情绪和内容表达也没有问题,无伤大雅。

调侃也好,放松也罢,在任务面前都是短暂的,两人话不多几句,季白就领会到了“有新任务!”

08:40起,季白说这句话开始,导演的镜头又开始丧心病狂(干得漂亮)的捕捉季白的一系列细微的表情变化。

10:34 随着战厅道出“季白同志”和一并下达给西南公安厅的【“关于成立专案组跨境打击中缅犯罪集团”的批示】红头文件。

猛然让人意识到之前大笑的季白和调侃的战厅宛若烟花已经消失,留下的只有对案件的认真负责和身为警察追求正义打击犯罪的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