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我不是潘金莲》圆形画幅评析:所有的事都是一个圈

摘要】感谢11月的两部电影,一直觉得24帧已经不能适应如今运动镜头的信息量,而2.35的宽荧幕同样不适用很多电影,画面的比例虽然让大家能看到更多的风景,但也会挤压人物。这部电影证明圆形画幅是非常考验摄像机的

所有的事啊,都是一个圈!你的芝麻他的西瓜,你抱西瓜他当芝麻。感谢11月的两部电影,一直觉得24帧已经不能适应如今运动镜头的信息量,而2.35的宽荧幕同样不适用很多电影,画面的比例虽然让大家能看到更多的风景,但也会挤压人物。这部电影证明圆形画幅是非常考验摄像机的,同时也非常灵动,更好地利用电影语言。在《我不是潘金莲》中圆形画幅是我非常喜欢也很贴切这个故事的表达方式,但有三点不太满意的地方。

1.作为华语片的一次任性,本次圆形运用在雪莲上法庭碰上证人那段并不恰当,位置不对,从证人在门外探头到囊括证人后背和李雪莲的那个画面,那段如果将证人和法官放在画面中心,能更好的表达证词对李雪莲的不利(排外),更好用画面讲故事,这也是圆形画幅可以被很好利用的方面,因为画面的狭窄,类似于从望远镜中看事物,画面中是第一需要被关注的人或事情,而我们知道存在但未被纳入镜头的人或事情同样表达了观众和制作者对其的情感,丰富了叙事;

2.动作太小心,几乎全部为固定镜头,在圆形镜头中人物运动和镜头运动将表达出非常多的信息,李雪莲和弟弟说事那段,李雪莲的仅一个步子靠近弟弟,从对称的站位立刻变成李雪莲处在画面中间,弟弟被挤向边缘,人物对人物的强迫感非常明显,细微的动作被放大,并且容易发现,让演员的表演更加有意义,而运动镜头会让每秒的画面内容都有极大的改变,也会在狭小的画面内激发窥探欲和前进欲望,实际效果是跨越了圆形的边界;

3.很多处的景深也不够,圆形画幅缩小了视野,强迫观众读故事,前后景的虚化会再次缩小范围,将应该存在的画面抛弃。

相比于圆形画面内的小失误,方形构图和最后回归正常画幅更像为了讨好观众,不自信导致的败笔。并且还有一个摄影问题:整体画面下压,不平衡,在方形构图上特别明显,正方形在观感上更似直立方体,像李雪莲想上吊那段,浅色的天空和地面虽然接近1:1的画面,但颜色更深的画面又塞进人物,显得非常拥挤,观影体验不好。

故事方面,主题很明确,事情的发展很服帖圆形镜头的表达,所有的事情都像一个圈,但叙事像东拼西凑的边角料,朋友说感觉自己在食堂被强迫看党代会,虽然让上访的过程不是一再地重复,但太多刻意描写官场,实际和李雪莲没有关系,在一个女人和N个男人这样的情节中,于佩尔的《她》中男性角色去塑造女主形象就比较成功。节奏控制不好,让叙述很散乱,配上很不和谐的口音,特别的概括化,似话剧却又更加破碎。

如果这出故事讲的是社会的性意识、性问题其实要比批评官僚主义来的高明。但我也体会到了这出中国故事的深意。 最后碰上前任县长开始所有的剧情都脱离了主旨,补得很生硬,孩子没给任何线索,搬家几年到北京竟然还怕闲言碎语,这可不符合中国人的忘性,这件事始终过不去的只应该是女人心里那道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