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倾情为神箭 "航天妈妈"容易:火箭和儿子都第一位

摘要】有这样一位航天人,她既是刚刚完成天宫二号空间实验室和神舟十一号飞船两次发射任务的火箭设计师,也是一位在两个多月里,只能通过手机“遥控”照顾孩子的母亲。容易是航天科技集团一院长征二号F火箭总体主任设计师

对于普通人来说,航天事业不仅激动人心,也是国家强盛的体现。而对于从事这项事业的航天人,则意味着更多的付出和奉献。他们是普通人,有自己的家人和情感,却把最大的精力,融入了自己深爱的事业中。有这样一位航天人,她既是刚刚完成天宫二号空间实验室和神舟十一号飞船两次发射任务的火箭设计师,也是一位在两个多月里,只能通过手机“遥控”照顾孩子的母亲。

五次参加载人航天发射任务

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许多中国航天工作者的第二个家。每年,他们都会有几个月的时间在这座大漠戈壁中的航天城执行发射任务。今年,天宫二号和神舟十一号任务相隔仅32天,火箭系统的工作人员要面对的,是持续两个月高强度的工作。

容易是航天科技集团一院长征二号F火箭总体主任设计师。长征二号F火箭的发射前检查,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的指挥控制大厅中紧张地进行着。在大厅的一角,火箭系统的设计师容易是大厅里为数不多的女性。不过,她坐着的这个位置很重要,因为整个火箭系统,都要等待她这里给出的指令。

“要负责火箭系统各个部门的协调指挥的工作。这次是我第五次来参加载人航天的发射任务。第一次来,当时是作为我们火箭逃逸救生系统的负责人,这样一个岗位。”

发射神舟飞船的长征二号F火箭,因为要保证航天员的安全,特别设置了故障检测系统和逃逸救生系统。一旦发生危及航天员生命的事故,火箭就要当机立断,通过逃逸塔等设施,让航天员脱离险境。这个过程主要由火箭自动完成,但是在地面,由专家组成的决策小组也会根据地面的判据,及时做出补充确保万无一失。

守着最不希望发挥作用的工作

容易所在的逃逸安控负责人岗位,对逃逸动作的启动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这是我们火箭整个飞行过程中,所有人最不希望发挥作用的一项工作,但平时还得用非常严肃认真的态度来对待这项工作。因为一旦需要它发挥作用,对判断的正确性和决策的可靠性,要求还是极高的。”

容易说,自己当时并不紧张,因为在她担任这个可能决定火箭飞行任务是否继续的关键岗位的时候,进行的天宫一号和神舟八号任务,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没有航天员。而当2012年,神舟九号发射的时候,当时只是作为岗位备份的容易再度来到熟悉的大厅时,心情不一样了。

“那一次非常(地)紧张,从画面看见航天员走进飞船里,心情非常不一样,火箭的飞行时间很短,其实主要是靠我们平时的质量管理去保证,航天员坐在我们的火箭里面,怎么让他安全准确地到达预定轨道,这是我们每一个研制载人火箭人员的责任和使命。那时候觉得那十分钟,还真是挺长的。”

从始至终,容易总用最大的努力和最谨慎的态度,细心守护着每一次来之不易的成功。这让她在平时的工作里,总是要多想着一点,把每一次发射都当做是第一次发射来对待。

不管走到哪儿,容易身边都会有这样的一个小本子,五次载人航天中,自己的所思所想,汇聚成了本子上这些工整的图文。包括要注意的事项,每项工作要进行的时间,等等。她把本子分享给同事,供大家学习用。“我们室同事因为工作的原因,不可能所有的任务都参加,但只要他们读了这样一本本子,那就跟亲临现场一样了。”

“航天妈妈”倾情为神箭

2016年的中秋节,正好是天宫二号发射的日子。工作间隙,容易走出指控大厅,给儿子拨通了视频电话。

容易的儿子六岁,刚上小学一年级。容易不能回家,就每天给儿子打电话。“到了新的环境,老师的要求,学校的要求也会跟之前幼儿园的不一样,现在小孩子上学,好像都没有那么简单。他还可以吧,还挺喜欢的,我是没有看到啊,也可能是报喜不报忧吧。”远隔千里,容易只能每天了解儿子的概况。

儿子知道妈妈是做火箭的,他很骄傲。

容易说,在孩子出生后的这些年,作为一个母亲,她会尽力地去寻找工作和生活的平衡,工作是第一位的,孩子也是第一位的。关于孩子的一切事务,她都会尽力亲力亲为,当然,只要工作允许。在她看来,对孩子,对火箭,这两份感情愈发相像起来。

“我们在工作中,对火箭的设计,生产,质量控制,所花费的心思,不亚于我们对孩子投入的关心。”容易就像慈母一样,倾情为神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