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我不是潘金莲》李雪莲为何决定离婚 看完电影感觉冯小刚好聪明

摘要】这部取材于同名小说的电影,讲述的是村妇李雪莲怀了二胎,为了不影响丈夫的公职决定假离婚。故事本身听起来很荒诞,为了一句话,就把告状当成了全部的人生。

要从这部作品的故事说起。

这部取材于同名小说的电影,讲述的是村妇李雪莲怀了二胎,为了不影响丈夫的公职决定假离婚。谁知丈夫转身就和村口理发店的姑娘结了婚。孤立无援的李雪莲去讨要说法,却被丈夫再次侮辱,称她是潘金莲。

为了纠正这句话,证明自己的清白,洗刷冤屈,她踏上了漫漫上访路。在这期间遇到了一系列啼笑皆非的事。

故事本身听起来很荒诞,为了一句话,就把告状当成了全部的人生。刘震云的作品总是充满荒诞和戏谑,却在荒诞之外延伸出了真实的社会痛楚。在冯小刚看来,要充分的表现这种真实的荒诞,则需要将观众置于更客观的荧屏之外。在圆以内是现实主义的故事,在圆以外则多了一丝是是而非的荒诞意味。

一桩冤案,耗费了李雪莲二十年的青春,观众立足于圈外,窥视着剧中的人间百态和悲欢离合,更容易催生出立场的客观。

其次是摄影角度的视觉构图创新。

据本片的摄影罗攀在采访中所言:使用圆形画面是一种特殊的考虑,主要是为了更好的表现“中国风情画”的特色。无论是构图,色彩,还是运镜方式,都是经过很多设计的。

中国风情,又使得圆形构图带有一丝复古意味。早在明宋年间的院体小品画,就有以团扇为载体的构图,且多见于圆形。

摄影罗攀和冯小刚也是多年的合作关系,最近的一部作品是《老炮儿》。

对于他来说,延续以往的风格无疑是最轻车熟路的,但每部电影都应该有它独立的镜头语言,显然老炮儿的凌厉剪辑并不适合这部中国农村的文艺电影。

好的摄影师能帮电影说话,圆的设置使得整个画面都很中国风,而圆的镜头语言则会让整个画面有着非常强烈的透视感,这些都要归功于聚焦在圆心的纵深镜头。

减少了背景干扰的圆形遮幅,能最大可能的把观众视线集中在中心人物上面。

比如上图这充满讽刺意味的“和为贵”

圆形构图的窥视背后,是各自观影的心态。

电影结局是,秦玉河死了,李雪莲想通不太告状,跟表弟在北京开了个餐馆,遇上了被免职的前县长史惟闵,跟坦言自己坚持告状二十年的原因,是为了那个流产的孩子。

李雪莲告状二十年不成,但从起始的那一年,到二十年后,中间漫长的岁月,被刘震云全部省略掉了。于是,我们只看到二十年后的情状,李雪莲长期上访,终惹得周围人人厌腻,儿子也罢,老情人赵屠夫、表弟乐小义也罢,都不理解她。伴随李雪莲的那头老牛,最后临终前也劝她别告了。(余华的《活着》里面,伴随主人公福贵的也是一头老牛。)然而,中间漫长的二十年,恰恰才是李雪莲的艰难人世,偏偏被作者偷懒跳过了。李雪莲这样一个农妇,终究只是作者笔下的一个符号化角色,未能立为血肉圆满的人物。

有意思的是,小说中李雪莲的部分只是序言,而真正的正文并不长。县长史为民被免职后,开了一家餐馆。年底为了从北京赶回老家,与患绝症的牌友最后搓一圈麻将,但苦于买不到车票,于是急中生智,写一招牌曰“我要申冤”,遂被警察当作上访者护送回家。李雪莲久告不成,老史活学活用,两相比照,顿显几分荒诞。

如果你能到电影院中去看看,你会发现,冯小刚导演很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