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芈月传》编剧署名权之争“开打” 细节公开

摘要】” ●延伸● 较真“总编剧”,或加剧行业冲突 据花儿影视代理律师薛军福介绍,在当初蒋胜男与花儿影视签订的创作合同中,明确规定剧方有权决定“对编剧署名的排序”,并指出“如蒋胜男提交的剧本经修改仍不能达到花儿影视公司的要求至满意,花儿影视公司有权聘请其...

 

●争议●

比对结果迥异,贡献大小是关键

“到底是否应该署名为总编剧,核心焦点可能取决于该编剧对剧本的贡献程度如何。”曾经在琼瑶诉于正侵权案中出任琼瑶方律师的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军说,这需要法庭根据剧本比对结果来判定。

在昨天的庭审中,有两份截然相反的比对结果摆在了法官面前。

据被告方专家证人、中广协编委会副秘书长余飞透露,蒋胜男与王小平都曾以会员身份要求编委会以维权名义参与剧本比对,但在实际比对环节,蒋胜男拒绝提供剧本,余飞最后采用了剧方提供的蒋胜男剧本与王小平剧本进行比对,并得出结果:“王小平对剧本进行重大修改处占比28.2%,完全不同处占比48.3%,基本相同处占比23.5%。”

与此同时,蒋胜男代理律师表示,根据蒋胜男剧本与电视剧播出版本进行比对,电视剧中的人物设置及人物关系均来源于蒋胜男的53集剧本,人物设置方面相同比例达99.4%,而在具体故事情节方面相同或近似情节比例也达到58%。

“这两个完全相反的结果被呈上法庭,在庭前质询阶段,法官听取了双方的比对方法与结果,并做了相关问询,但对于采用哪个结果,并没有给出倾向性的答案。”余飞透露。

不过,在并无利益关联的王军看来,蒋胜男代理律师所采用的比对逻辑并不适用于本案,“‘琼于案’本质是在《梅花烙》《宫锁连城》两部不同作品之间找相同之处,而‘蒋王案’中原告、被告的创作指向都是《芈月传》,进行剧本比对,重点和焦点还是要看双方具体创作内容的不同之处所占比例和体量。”

●延伸●

较真“总编剧”,或加剧行业冲突

据花儿影视代理律师薛军福介绍,在当初蒋胜男与花儿影视签订的创作合同中,明确规定剧方有权决定“对编剧署名的排序”,并指出“如蒋胜男提交的剧本经修改仍不能达到花儿影视公司的要求至满意,花儿影视公司有权聘请其他剧本创作人员在蒋胜男已完成的剧本基础上进行修改。”他补充道,这意味着剧方有权根据剧本情况来决定是否更换编剧。

不过,蒋胜男方指出,尽管合同约定剧方有权决定署名排序,但“总编剧”的署名规定却未出现在合同中,并认为“总编剧的说法给人一种总领全局的感觉”,给王小平以总编剧的署名,某种程度上夸大了其对剧本的贡献,而容易使人低估蒋胜男的付出。

蒋胜男方的观点,在余飞看来,“多少暴露了作者的外行”。在法庭庭前质询阶段,余飞就向法官介绍了电视剧编剧署名中“总编剧”的含义,“这样的职位一般是由创作中起主导和决策作用的人员来担任,此人做的工作很可能包括提出创意、寻找合适的编剧、协调各编剧之间以及编剧与资方之间的关系、主导创作过程、亲自创作样本集甚至创作一部分剧本(也有可能一集都不写)等,所以,总编剧的署名与剧本写的多少根本没有关系。”

“如果在‘总编剧’和‘编剧’中两者选其一,我肯定选‘编剧’,因为‘总编剧’有时候会让业内人士认为他(她)没亲自写剧本,只是负责策划和协调。”余飞说。

由于此次署名权纠纷引起的风波过大,余飞不无担心地表示,这只能导致未来剧方在与编剧签订合同时更加严防死守,而蒋胜男所代表的IP小说作者与影视编剧的矛盾也将加大。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