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社会资本参与水保项目有多大想象空间

摘要】在四川社会资本参与的水保项目中,明威乡水土流失区综合治理项目最大,成效最为显著——。当年7月,申酉辰明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威农业”)正式入驻明威乡。

在四川社会资本参与的水保项目中,明威乡水土流失区综合治理项目最大,成效最为显著——

改革

11月10日,一场秋雨后,宜宾市翠屏区明威乡岩新村村民文宗平坐在自家院外,望着不远处的清澈小溪。

两年前,一家民营企业的加入,让当地的坡耕地变成了梯田,荒山种满了茶树和沉香木。从那以后,文宗平家门口的小溪就清澈起来。不仅如此,文家的收入两年内增加了一倍,彻底摘掉了贫困户的帽子。

在四川社会资本参与的水保项目中,明威乡水土流失区综合治理项目是最大的一个,也是成效最为显著的一个。

社会资本如何参与水土流失综合治理?又探索出哪些经验?

□本报记者 王成栋 文/图

1

每亩治理成本过万元

光靠政府买单压力太大

宜宾市翠屏区明威乡喀斯特地貌广布,雨水对地表冲击力极大,水土流失区域占全乡面积的80%以上。

文宗平说,自上世纪80年代起,每当雨后,家门口的小溪两三天内都难见到清水。如果赶上强降雨,山洪裹挟着泥沙、石块奔腾而下,严重的时候,泥水会漫过河岸,冲进小院。“你看,这就是1998年大水冲下来的。”文宗平指着家门口的石凳说,这块石头近30公斤重。他说,这样的个头,在当年冲下来的石头里只能算是中等。

据监测,1998年-2012年间,明威乡每年地表土厚度减少1厘米,土壤肥力也严重下滑。“一亩坡地连400斤苞谷都收不到。”文宗平说,由于种地收入太低,不少农户干脆任由土地闲置。

从发现水土流失苗头迄今已有30多年,为何不实施综合治理?“缺钱,靠政府投入,进度太慢,成果也不好管护。”翠屏区相关负责人说,在传统思维中,水土流失综合治理属于“政府公共投入”范畴,当地在2009年前后进行了评估,若要彻底改变明威乡水土流失严重的现状,包括治理投入和后期的管护费用,“差不多一亩地要一万元以上。这么大的投资,政府单独买单压力确实很大。”“在这种情况下,只能发挥市场机制,让社会资本参与进来。”翠屏区水保办副主任张晓峰说,明威乡虽然贫穷,但没有工业污染,且综合海拔高度和气候分析,这里是高品质茶叶最佳种植区域之一。而这,恰好成为明威乡日后引来金凤凰的最大资本。

2

企业两年投入7000万元

荒地荒山变茶园

改变始于2014年。当年7月,申酉辰明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威农业”)正式入驻明威乡。

此后,包括岩新村在内的5个全省水土流失最为严重的村落,进行了土地整体流转,由明威农业负责整治和经营。截至今年10月,企业已累计投入7000多万元用于水土流失综合治理。

两年多的时间里,4000余亩坡耕地、寸草不生的荒山渐渐“换装”。明威农业总经理余小彬介绍,企业改变了当地以玉米、土豆、水稻和油菜为主的传统种植结构。而是布局茶园和沉香木种植,“而且是混种、套种。”治理区内,在当地农业、林业部门的指导下,每亩核定茶树120株、沉香木100株。

这样的种植结构,能否保证治理成果不反弹?“没问题,这个种植比例是经过测算的,生态效益好,经济效益也不错。”省水土保持局生态处相关负责人介绍,沉香木是乔木,茶是灌木,乔灌结合是保持水土的最佳选择之一。

据监测,明威农业入驻后,项目区年水土流失量下降7成,初步实现了“土不出沟”“水清河晏”。

经济效益方面,明威农业种植的茶树将在第6年进入丰产期,每亩产值可达万元;沉香木同样在第6年进入收益期,每亩最高产值可达8000元。除了种植茶树、沉香木等高附加值经济树种,明威农业还计划利用茶园、沉香木林等打造乡村游景区,“这样,我们收回成本的时间就更快了。”余小彬估计,企业有望在10年后收回全部投资。

在明威农业甩开膀子的同时,“文宗平们”的收入也节节攀升。根据流转协议,农户每亩水稻田每年可得600元流转费,荒山每年每亩是100元。此外,农户还可进入明威农业务工,平均每人年劳务收入超过2万元。

3

水保项目彻底向社会资本开放

还有多远

这个项目最特别的是,当地水保、林业等业务主管部门几乎是零投入。

这样的成绩单,给四川今后水保工作带来极大的想象空间:根据规划,“十三五”期间,全省要治理水土流失区域2.35万平方公里,保守估计,需要投入资金1000亿元。“如果能有更多的社会资本参与进来,不说减少财政负担、提前完成任务,光后期管护都能省不少事。”省水保局相关负责人期待,今后四川能够出现更多的“明威农业”。

明威模式是否具有可复制性?

“我们欢迎社会资本进来,但各地情况不同,社会资本介入的方式也可能不一样。”省水利厅相关负责人表示,社会资本也可以以BOT、BT模式参与水土流失综合治理,“用不用‘明威模式’,要看这个项目有没有盈利空间。”

不过,考虑到水保项目具有技术难度高、投入大、周期长、治理成果易反复等特点,前述负责人建议,各地水务部门要做好项目遴选工作,同时各参与企业也要量力而行,“要有足够的经济和技术实力。”

省水保局相关负责人还表示,目前四川对社会资本、民间力量参与水保项目“没有系统规范和纲领性文件,也就是说,企业都可以参与,但用什么方式参与,参与到哪一步,没有说。”

对此,前述负责人给出两点建议,首先,四川应尽快出台社会资本进入水保领域的规范性文件,尤其是对治理成果的监测和验收,要有一个明确标准,这是一条红线;其次,尽快建立省级水保社会资本参与项目库,最好建个项目清单,标注上以哪种方式引入社会资本、预期投入多少、预期收益时间等,方便企业根据自身情况“点餐”。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