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公厕革命”在即 公厕之脏,我的如厕何时有尊严?

摘要】中央民族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徐伟表示,公厕建设应坚持清洁适用环保原则,多造公厕而不是打造豪华公厕,才是真正的便民措施,符合公众所需。

 

越脏越难打扫 越味儿越难如厕

火车站、公交枢纽站、商业区等人流密集的地方,也往往是如厕舒适度较差的区域。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内大街一处公厕的环卫工人林师傅每隔一个小时就要清扫一次厕所。“这两年,不文明现象比过去少了一些,但是不冲厕、不爱护设施设备的现象还是多见。”

北京市市政市容委环卫处处长周学胜表示,公厕之脏就像“破窗理论”,公厕越脏保洁员越难打扫,保洁员扫不干净如厕者就越不注意维护卫生,进而进入恶性循环。

记者调查发现,一个8个蹲位公厕一般配两名保洁员,一个车站候车室大多配备4名保洁员,多从早上6点多工作到晚上9点多。保洁员多为五六十岁的女性下岗再就业人员,属于城市低收入群体,加之年龄较大体力有限,工作积极性不高,应付偷懒的情况也存在。

运营维护费用短缺也是较为突出的问题。李金早曾表示,“厕所革命”需投入的资金量较大,据估算仅建设资金需投入达数百亿元,资金短缺问题比较普遍。

“相比建设资金,更难的是运营维护费用。”北京市容市政环卫处主任科员季扬坦言,有些道路、小区新建了公厕,按照后续维护原则应由道路养护单位负责,但一个二类厕所一年运营费用近10万元,不少单位或物业负担不起。“之前通惠河南岸有一片平房区,里面有几个旱厕臭到不行,当地管不起,索性就不管了。”

公厕作为市政设施,有些地区的公厕却不“公”,想方便先交钱,不少市民对此颇有微词。

据了解,政府投建的公厕有一定补贴,不允许收费,个人产权自建的厕所允许收费,但价格要符合国家或地方标准。有专家指出,“有偿厕所”的存在也侧面反映出城市公共服务设施不到位问题。如果免费公厕随处可见,“收费”厕所则自然没有生存空间。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