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俄罗斯外教的“最后一学期”:不忍离别的“诉说”

摘要】“再有一个月的时间,我就要离开中国了……”。60岁的柳德米拉说到动情处,眼中禁不住泛起泪花。

中新网满洲里11月10日电 题:俄罗斯外教的“最后一学期”:不忍离别的“诉说”

中新网记者 李爱平

“再有一个月的时间,我就要离开中国了……”

60岁的柳德米拉说到动情处,眼中禁不住泛起泪花。此刻,她最不舍的是她在中国八年来和弟子们在一起的情谊。

“弟子们和我像朋友,无话不谈。”“我在这里毫无出国之感,很温馨。”柳德米拉说到这里时,嘴角露出微笑。

作为内蒙古大学满洲里学院的俄语外教,2009年9月来此执教的柳德米拉,面对别离,她说,长痛不如短痛。

毕业于俄罗斯后贝加尔国立大学的柳德米拉,说起自己为何来中国执教时称,一切都是缘分。

“当时遇到一个朋友,给我推荐来中国,我就来了。理由很简单。”柳德米拉坦言,当时只想教一年,之后就回国。

然而,连她自己都没想到会一直坚持八年。“如果不是因为身体的原因,还会继续教下去。”

让她无比自豪的是,在这八年里她的弟子们不仅能说一口流利的俄语,还曾在她的帮助下到俄罗斯各个城市走访、交流获得认可。

柳德米拉认为,八年来她通过内蒙古大学满洲里学院这一平台,更大程度地传播了俄罗斯政治、经济、文化等,已完成梦想。

“如果要对自己这八年的经历打分的话,我会给自己打满分。”交谈中,这位面容慈祥的老人,回忆自己求学经历表示她一直是满分王,这让她走到哪里都能做到问心无愧。

八年来,柳德米拉也对中国的变化给予关注。“很多女孩从穿裤子,变成穿裙子”“中国街道越来越时尚”……

但也有让柳德米拉略显遗憾的事。“早知道能在这里呆八年,我一定要好好学习汉语。”她承认,中国的传统文化很有魅力,但由于不懂汉语,只能表示遗憾。

她的另一个遗憾,是在中国期间除了内蒙古、哈尔滨、北京之外,其它城市都没有去过。目下,她最希望的是有暇去上海。

事实上,柳德米拉最大的遗憾是由于身体原因,无法继续和她的弟子们一起学习。“和他们在一起的日子永不会忘”。

柳德米拉告诉记者,中国是她的第二故乡。所有弟子都有她的电子邮箱,日后都会保持联系。

“真的到了该走的时候,我会选择安静地离开。不希望太伤感。”说到此,柳德米拉眼角再次湿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