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冷血地毒死多年好友,她却露出明星街拍般的迷之微笑

摘要】冷血地毒死多年好友,她却露出明星街拍般的迷之微笑

今年1月6日,新婚不久的Mirna Salihin(↓)在印尼雅加达一家咖啡厅中毒身亡,1月30日,她的好友,27岁的Jessica Wongso因有重大投毒嫌疑,在雅加达一间酒店内被捕。

案发当天,嫌疑人Wongso(图左橙衣)邀约受害人Mirna(图右白衣)和另一位她们共同的朋友,在雅加达市中心一家高档商场内的奥利维尔餐厅(Olivier Restuarant)见面。根据监控,Wongso第一个抵达餐厅,并点了三杯饮品——包括Mirna最爱的越南冰咖啡。随后,好友聚齐,Mirna喝下一口后说了句“bitter(比之前苦)”就倒地口吐白沫。在场的人围着Mirna忙乱地打电话或施以援手的时候,Wongso什么动作都没有,只是一直牢牢盯着Mirna。几小时后,Mirna不治身亡。

这一天,距离Mirna去年11月的婚礼不过两个月。她跟老公原本计划着等到4月,去韩国度一次蜜月,回来就准备要宝宝。

尸检发现,Mirna胃内容物的氰化物含量接近300毫克——远超120毫克的致死量。当时,Wongso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不知道哪里来的氰化物。”被捕后,她也始终声称自己一清二白。

根据监控,饮品被端上来之后,独自一人的Wongso用三个购物袋将杯子围起来,据此,印尼警方认为,这正是为了掩饰下毒动作的行为。但另一方面,这个行为本身并不能成为投毒的关键性证据。与此同时,鉴于Wongso的澳大利亚永久居民身份,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局(Australian Federal Police,AFP)也被要求协助调查。

Wongso(左)和死者Mirna(右)曾同在悉尼Billy Blue设计学院学习,此后又一起就读斯威本科技大学。2008年毕业后,Mirna回到印尼,而Wongso则选择留在澳大利亚工作。2015年12月,Wongso回到印尼,根据法官Binsar Gultom的说法,这并不是一个所谓的“快乐假期”,某种程度上更像是逃避,“她在澳大利亚面临着许多可怕的困境,感情问题,生活压力,工作……还有触犯法律。”

在漫长的调查中,印尼警方甚至出动了催眠师,催眠师Kirdi Putra的结论是,Wongso的动机很可能是嫉妒或者报复,因为Mirna在巴厘岛举办婚礼的时候没有邀请她。而雅加达法官小组则倾向于认为,杀人动机很可能来源于“情感包袱”。自2014年末跟澳籍男友奥康纳(Patrick O’Connor)分手后,Wongso始终没从情感受挫的阴影里走出来,而回到印尼后,看见新婚不久幸福满溢的Mirna夫妇,一些最为暗黑的念头被“触发了。”

在澳洲警方的调查中,2014-2015年间,曾有十几起关于Wongso的出警记录。大部分是自残行为,也有一部分酒驾指控。而前男友奥康纳还曾向警方申请对Wongso的紧急禁制令,原因是“Wongso曾多次以自残相要挟,她急剧恶化的心理状态,让自己感到处境危险。”

Wongso的前同事、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救护机构(NSW Ambulance)的营销和媒体主管Kristie Carter说,她认识的Wongso,就像一个双重人格的人:上一秒还在友善的微笑,下一秒可能就变成暴怒。2015年10月,两人有过一次摩擦,据说当时Wongso说,“如果我想杀了谁,我就能做到。”11月,当Wongs为私事找Carter女士帮忙却遭到拒绝时,她说,“你必须死,你母亲也必须死。”

痕迹物证和多达20多名目击者的证词,都指向了Wongso投毒,但始她终拒不承认。自5月案件移交检方之后,伴随着两国媒体的各种追踪报道,关注此案的人越来越多,每次她现身,总会被愤怒高喊她名字的公众包围,人们甚至自发举着“还Mirna以正义”的标语牌……

可是一切渐渐开始变得像一场Wongso秀。比如当被问及,“是你下的毒吗?”Wongso开心地咧嘴大笑起来。

事实上,从案发时起,Wongso的脸上从来都带着迷之微笑。一开始,作为现场目击者并死者好友,Wongso协助警方重建现场,记者采访时她一脸笑容地说,“自己会尽力帮助过世的好友家庭找到‘幕后真凶’。”

逮捕时微笑……

审讯时微笑……

每次听证会微笑……

有时她还会对着镜头竖起大拇指比赞……

Mirna的孪生姐妹Sandy说,“她一直很享受这个案子带给她的关注度。我想她应该是那种不管原因好坏,但很喜欢被媒体和公众关注的人吧。”

Wongso还曾提供过非常戏剧的指认,表示有人看到案发头一天,Mirna的丈夫Arif曾将一个黑色塑料袋交给奥利维尔餐厅的员工,而这名员工正是第二天的咖啡师。随后这一切被证实都是虚构的。

经过为期几个月马拉松式的听证会,10月27日,雅加达中区地方法院(Central Jakarta District Court)裁定认为,Wongso谋杀罪名成立。由于澳洲警方当初答应介入的条件是,如果Wongso真的有罪,也不能被判死刑——因为澳大利亚没有死刑。所以,如今等待Wongso的是20年监禁。

对此,Mirna的家人很难过,他们希望法律能给死去的亲人伸张正义,“一命换一命。”而始终迷之微笑的Wongso,接到这个判决后继续蜜汁微笑地对媒体表示,“我不接受,因为对于我来说,这是不公平的,相当偏颇的。”

无论如何,至少Mirna没有像某些归为悬案的中毒案死者一样,经年得不到一个解释。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