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您的位置:首页 >> 气象

55万不肯还断电都不怕 “老赖”大妈有发电机

摘要】55万不肯还断电都不怕 “老赖”大妈有发电机

王大妈房子里的太阳能发电机。

为了对付那些迟迟不肯将自己抵押的房产腾退的“老赖”们,杭州江干法院首次用上了“断水断电”的方式,给老赖们施压。

虽然断水断电将近一周,不过有一位老赖大妈,竟然买来一台发电机,打算进行持久战。

昨天,江干法院对丁桥后珠美邻嘉苑的这套抵押房进行了强制腾退。

通过中介借出去55万元

再也无法要回来

2014年,屈小姐通过一家民间P2P中介公司,把55万元借给王某,借款期限2个月,借款约定的年化利率为18%,王某需按月支付借款利息。

“借款的时候我们一起去房管局办理了手续,想想对方有房屋做抵押,我们才敢把钱借出去。”屈小姐说。

钱借出去第一个月的利息,中介公司直接从借款总价中扣除后,支付给了屈小姐,而这也成为屈小姐唯一收到过的一笔利息。“之后,中介公司也倒闭了,就没有人再来管这件事了。”屈小姐说。

无奈之下,屈小姐想尽办法联系王某,但是60岁的王大妈一直神出鬼没,“她本人不住在抵押的这套房子里,根本找不到她人。”

就这样拖了半年左右,屈小姐向江干区法院起诉王某。“我甚至还说,你欠我55万,你还45万就算了,我们亏一点,算是同情你年纪大,但是都不行,她就是找各种理由说没钱。”

面对“断水断电”

她买来发电机继续“斗争”

去年6月,江干区法院判决被告王某在规定时间内归还本金和利息,但王某依旧我行我素,还将这套抵押房屋出租给他人居住,在租客搬离后,她自己住了进去。

10月21日,法院对房子采取停水、停电等强制措施。昨天上午,法院准备执行强制腾退。

执行干警敲了半天门,始终没人回应,于是请开锁师傅强制开锁,没想到,开到一半,里面传来一个女声,“你们干什么啊?”开门的是王某的女儿,她说,王某在赶回家的路上。

这套房子面积大约70平方米,房间内乱糟糟一片,桌上还放着剩菜。在一套没有水电的房子里,将近一周时间里,他们是怎么生活的?

小桌子上,放了一支点过的蜡烛。在客厅一角,竟然还有一台“太阳能发电机”。一台手机正连接着发电机一个接口在充电,而硕大的发电机外机则架在阳台上。从发电机的成色,堆在地上的发电机外包装纸箱,以及桌上的一份发电机使用说明书来看,这台机器应该刚买来不久。显然,这成了王大妈用来抗拒法院执行的“武器”。

法警开始清点物品,同行的搬家公司工作人员随后进来打包物品。

没多久后,王大妈匆匆赶到了,整个人“气场”十足,声音洪亮,对法警们愤愤不平:“把我水电都切断了,我已经要发疯了,我又没有犯法。”她表示,当初通过中介公司向原告借了55万,“是和几个老太婆合伙做生意用掉了。”

屈小姐说:“她反正一直骗我们的,好像全部都是赌博,打麻将的。”

最后,法院腾空了房子,王大妈和女儿被请回了法院接受调查。

唯一一套住房

也可能被执行

江干区法院执行局副局长张帆告诉钱报记者,王某之所以如此胆大妄为,是因为王某认为,她只有这么一套房子,所以就占着不肯搬走。

“这是个误区。唯一住房不等于必需的居住房屋。在执行过程中,法院保障的是被执行人的居住权,而不是房屋所有权。”

张帆说,根据2015年5月5日最高院发布的相关司法解释,唯一一套住房可执行有3个条件:

一是对被执行人有扶养义务的人名下,有其他能够维持生活必需的居住房屋的;

二是执行依据生效后,被执行人为逃避债务转让其名下其他房屋的;

三是申请执行人愿意按照廉租住房保障面积标准,为被执行人提供居住房屋,或同意从该房屋的变价款中扣除五至八年租金的。

“王某的这套抵押房产完全可以执行,而且,根据目前房屋的市价,她的这套房屋在拍卖后,所得的价款肯定是高于债务的,多余部分会归还给王某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