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绝命后卫师》马仑演绎小人物的长征

摘要】《绝命后卫师》马仑演绎小人物的长征

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的于10月17日在央视一套晚间黄金档开播。该剧以长征史上英雄部队红三十四师的壮烈事迹为素材进行创作,展现铁血部队在长征中的慷慨悲歌。和一般意义上的长征戏不同,《绝命后卫师》没有把关注目光过多地放在长征决策层上,而是聚焦长征中的小人物,以普通士兵们的长征故事来展现长征精神的伟大,更加打动人心。剧中,赖老石头是队伍中普通的一员,但是在他的身上却展现出最震撼人心的长征正能量,而作为扮演者,演员马仑也被红军的长征精神所深深感动。

演绎没有口号的小人物,马仑用普通人表现长征魂

在长征大戏《绝命后卫师》中,实力派演员马仑扮演了一个普通的红军士兵赖老石头。从最初为了儿子去参军,到最终为了完成使命而牺牲,作为英雄部队红34师的普通一员,他的故事分外打动人心。曾在等众多热播大戏中有过精彩演出的马仑在采访中,动容地表示,之所以接演该剧,是因为赖老石头是一个特别真实,非常可爱的人物,而就是这样一个小人物,表现出的是长征精神,是《绝命后卫师》的魂。

问:您在剧中饰演的角色是赖老石头,您能简单的介绍一下这个角色吗?

马仑:他是一个上了年纪的闽西客家人,在家务农,工农红军来了给他们分了土地,他在土地上边种粮食边打酒,悉心养着自己唯一的儿子,是一个很简单的人物。因为儿子受到进步思想的影响要参军,他一开始是不赞同的,但因为就这么一个儿子,他怕儿子牺牲断了香火,又拗不过儿子,所以只好和儿子一起参加红军,最后在战场上光荣牺牲。

问:当初您出于什么原由接了这个角色?

马仑:去年在湖南卫视首播了抗日剧《我的特一营》,我在里面演了一个抗日国民党老兵。看了这部戏的人都很喜欢我演的老猫这个角色,《绝命后卫师》的制片人也看过这个戏,于是他们点了将,让我演的这个角色。不过,当初我不知道这个情况,我是看了剧本才了解的这个角色,觉得这个人物写的非常好。一个老百姓从不自觉的革命到后来自觉得参加红军,这样一个小人物的变化很有真实感。他没有口号,看上去是一个真实的人,是一个非常可爱的人物,于是我就毅然决然的接受了这个人物,接受了这个任务。

问:这个角色或是说这部戏哪方面打动了您?

马仑:最打动我的就是这些普普通通的红军战士们,他们没有口号没有大道理,在参加红军以后面对敌人,英勇不屈。在食不果腹,衣不遮体,甚至说在破乱的环境下,他们乐观的战斗。他们在最后牺牲前的刹那,无所畏惧,奋勇向前。这种精神打动了我。这种感动,是真实的、真诚的,并非夸夸其谈,完全不是套路,是我的心里话。赖老石头这个角色已经把整个《绝命后卫师》的一个魂都体现出来了,那就是不怕牺牲的精神。他把80年前那些普普通通的红军战士,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的那种形象,在面对牺牲时的无所畏惧的、一瞬间的伟大都表现出来了。

战争戏有风险,马仑为戏受伤不言苦

作为一部战争大戏,《绝命后卫师》的拍摄可谓异常艰苦,除了要面对福建的大雨天气、泥泞难走的山路,还要面对战争戏拍摄的炮火连天、“枪林弹雨”。而为了追求更真实的拍摄效果,剧组动用了2吨TNT、10万发子弹,上演数千次爆炸,这对演员提出的不小的挑战。在拍摄中,马仑克服生理心理各种难题,完美完成任务,哪怕为戏负伤也绝不言苦。

问:拍战争戏是不是很危险,我看有很多的战争场面?

马仑:拍战争戏是有风险的,包括弹药坑、烟火,对我这样50出头的人来讲确实不容易。刚开始拍时我因为心里还有些惧怕,在埋好炸药坑和炸药点的地方没有拍摄成功。但导演、烟火师们没有埋怨我,他们很理解演员,在这种情况下,我慢慢适应,最后顺利完成了这个工作,心里慢慢的也不惧怕了。

问:哪些场景在拍的时候比较危险?

马仑:有一场戏讲的是刚参加红军时,我带着儿子在弹药坑里面,敌人炮火连天的轰炸我们,我带着儿子怕儿子被炸死,边炸边跑,非常危险。当时我们要跑十几个炸点,在插红旗的时候还不觉得怕,但是真正跑的过程中要记住这十几个炸药点真是不容易,心里确实有点恐惧,但最后我们还是完成了任务。还有一场戏我要保护儿子,跟教导员打架,我的左手左肩受伤,肌肉组织和软组织拉伤撕裂,疼得我晚上睡不着觉,洗澡都不容易,我经历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才好一些。在这个过程当中,导演制片还有其他演员们都给了我很大的关照和爱护,人家都是伤筋动骨一百天,我用不到二十天的时间就把它挺过去了,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

问:您这个妆容是不是很难画,是怎么化的这么逼真?

马仑:我最后牺牲的这个场面,在服装化妆的效果边上围了一推人,来营造这种真实的气氛,脸上、手上、胳膊上、腿上都要化黑,很逼真。而拍摄的剧照师拍的也很好,是在我拍摄的过程中抓拍的。所以任何一个让人感动的画面都离不开每一个人的心血。

问:我看您拍摄的场地都比较泥泞,拍这部戏的过程中是不是很辛苦?

马仑:可以说这3个月下来,真是每一天都在跟雨水、泥巴和各种脏打交道,但是我们每一个演员都没有任何的怨言。每一个演员都用尽了心力,每一个演员都在用实际行动向红军学习,向红军致敬。

拍戏有一种压迫感,长征让我们更珍惜当下

红军长征是一项伟大的征程,是人类历史上罕见的壮举;而《绝命后卫师》的拍摄同样也是影视剧创作中,一次动人的“铁血长征”。作为参与者,马仑在三个多月的拍摄中感受到了一种压迫感,这种压迫感,是和剧组上下合作的切身感受,更是了解长征,走近红军后的自发感情。拍完《绝命后卫师》让马仑更加明白长征精神,更了解幸福的来之不易,更懂得珍惜当下。

问:您跟其他演员合作的怎么样?

马仑:这次跟所有的演员合作都很愉快。我跟张桐已经是第二次合作了,跟李强是三度合作,其他的演员像广平、郑昊啊,是第一次合作,但我们相处的都非常的愉快。特别是我的儿子赖娇娇(夏志远饰),在戏里我们饰演父子,在戏外我们也情同父子,我手受伤了以后他还给我煲汤喝。他还在网上给我订背心,拍完戏之后我手好了,我们就说说戏,吃吃小吃,很是愉快。当初在拍摄《大脚马皇后》时我有一种压迫感,这种压迫感让演员一丝不苟的认真的创造戏。这次我跟董导合作,这种感觉又回来了,就是容不得你有一丝一毫的懈怠和不努力,你必须认真努力的完成拍摄这部戏。

问:拍这样的戏有什么感受?

马仑:感受最深的就是,要用心里去说这句话——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我们一定要珍惜。如果仅用大道理大口号去说,我们真是对不起八十年前那些牺牲的英灵。现在我就常常的在家吃饭,今天喝奶明天喝粥,我就觉得现在真是幸福。以前没有这种感觉,好像一切幸福生活都是用劳动创造出来的应该应分。但静心想想八十年前的这些英雄,他们没有吃没有喝,穿的衣服都是破旧褴褛,他们在那牺牲的时候,还是那样无所畏惧。再想想我们现在,我们真的应该知足,从自己做起,做一个珍惜生活的人,做一个好人。

问:在拍这部戏的过程中您对长征有什么感受?

马仑:现在中央台正在播《长征》这个纪录片,不看娱乐节目不看电视剧的我,却守在电视机前看《长征》这个节目。那些100岁、80来岁的老人在叙述他们在那个时代的经历时,依然热泪盈眶,而我们这些看着的人能不感动吗?过草地,饿死多少人,一根皮带都要分几次煮着吃,太感人了。长征都已经被世界公认为是一次伟大的创举,它是人类军事史上最伟大的一次行动。这种不容易用语言来形容都没有力量,只有每一个人从心里头真正的去感受,才会在内心中真正的感动,从自己做起,珍惜我们今天幸福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