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海峡


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探访火车“掏粪工” 每天清理厕所400个

摘要】探访火车“掏粪工” 每天清理厕所400个

"掏粪工"是一个听着让人很容易"反胃"的职业,如今在现代城市里已很难见到。不过,有一群人每天要与列车上的"移动厕所"打交道,专门负责为厕所清空粪便,他们是火车吸污工,主要工作就是清理火车集便器中的粪便,就是"掏粪工",也称为"列车时传祥"。今日是我省第20个"环卫工人节",记者带您感受太原铁路局太原车辆段火车"掏粪工"的日常,认识一下为旅客创造舒适乘车环境的"幕后英雄"。

火车厕所告别“一泻千里”

相比售票员、火车司机等,“火车掏粪工”是最为不起眼的一个工种,因为他们的工作都是在旅客下车,列车停驶后进行的。

“现在很多人都是‘老印象’,以为火车上的粪便会直接排放到铁轨上,其实早就不是这个样子了,火车厕所早就告别‘一泻千里’了。”昨日上午,太原车辆段的宣传助理项荣介绍,以前,火车上都采用的是直排式厕所,粪便等污物直接洒落沿线,气味难闻,也成为疾病传染源。据统计,按每人每天排放0.5公斤粪便、1.5公斤尿液计算,全国每天抛撒铁路两侧的粪尿在3000吨以上。如今,因其污染环境、水量消耗大、效果差、不卫生等缺点,以往列车上传统的直排式厕所已逐渐退出,取而代之的是类似飞机上的集便器式厕所。就拿太原车辆段来说,高铁、动车全部是新式厕所,Z字头、K字头、T字头也大多数完成了升级,用不了多久,铁路线上的所有旅客列车上的厕所都将更新完毕。

车停站上厕所仍可使用

“以前,坐过火车的人都知道,车厢两头的厕所只有行驶时才会开放,快停靠站时,乘务员会把厕所锁住,只有再次行驶时才能使用。那个时候,有需求的旅客若是赶得不凑巧,也只能捂着肚子干等着,为此常有人怨声载道。”太原车辆段吸污组的组长常广平说,不仅如此,使用老式厕所时,从马桶能看见铁轨,火车运行过程中大小便飞溅,污物还会附着在车厢底部,腐蚀性很大,需要花大量人力物力去清除。

他说,与直排式直接排粪不同,集便器式厕所是先将粪便集中到集污箱,再等列车到站后用吸污车将其转移。对旅客而言,不仅仅是厕所卫生更好,更重要的是,集便器式厕所克服了以往列车靠站停时厕所必须关闭的弊病。集便器式厕所可24小时开放,列车停靠站点旅客仍然可以上厕所。

粪便收集清理后进入化粪池

上午9时许,在太原车辆段,从南通开往太原的 K564 次列车放下旅客后,缓慢入库。在这里,这列“疲惫”的火车将短暂停留,清洗车身,全列34个厕所要“清肠”。

“麻烦往边上站一站,吸污车要过去。”火车停稳,两名“掏粪工”就驾驶着一辆吸污车赶了过来。一人跳下车,戴上手套,拽出车上的长软管,与火车厕所下方的集污箱对接,打开阀门。随后,另一人操控车辆上的按钮,集便器里的粪便被“咕噜咕噜”吸排到吸污车的大罐子里。

不到5分钟,一个集便器便被清理干净。紧接着,排污车又开到同一列车的另一节车厢旁,为另外的厕所清理粪便。差不多一个小时,整列车上的厕所才算“清肠”完毕。满载粪便的吸污车随即开走,之后将粪便倒进化粪池。就这样,这些火车“掏粪工”每天要清理近400个厕所。

修理火车“马桶”也是技术活

与家用马桶完全不同,火车上的这种新厕所的原理是,通过涡轮旋转在泵内形成真空,把污物吸进泵里,利用负压收集到集便箱,既环保又节水。当然,这样的“马桶”也有出毛病的时候。

“有的乘客把方便面残留物、卫生巾、饮料瓶盖、烟头等扔到马桶里,这些异物极易导致集污箱、管道发生堵塞。这样,行驶中的列车就会暂停使用集便器式厕所,等到站后维修。”李宏是太原车辆段集便器维修组的组长。他说,这种新式的马桶修起来可不轻松,并非简单的掏掏粪换换螺丝,维修工必须精通水路、电路等,还要在短时间内判断故障找出原因,否则会影响到列车正点发车。

他说,堵塞后不仅维修起来十分麻烦,有的时候还要直接用手疏通。对旅客而言,堵塞后不能使用也同样不便,希望大家坐火车外出一定要爱护车上的设备。

五人每天清理厕所近400个

“冬天还好说,气味不是很大。夏天挺遭罪的,特呛人,一列车清理下来鼻子都‘失灵’了。”常广平说,每天下班第一件事就是洗澡,不然回了家孩子都不让抱。

他介绍,太原车辆段每天有11趟列车停靠,平均每趟列车18节车厢,每节车厢两个集便器,算下来,5个人的吸污组一天要为近400个集便器清理粪便,每天从早忙到晚,中午只有20分钟吃饭时间。若是遇到列车晚点,半夜还得忙活,非常辛苦。

他说:“虽然干这个活又脏又累,但却是火车正常运行必不可少的关键一环,能让旅客外出多些舒适与方便,辛苦一点也值得。”

本报记者李涛实习生安冬

通讯员李永娟白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