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

去掉“领导范” 军委机关如何当好“排头兵”

2016-05-31 11:21:45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颜学辉 字号:T|T
摘要】这次改革最先动刀子的地方,是总部;最先精简整编的单位,是领率机关。

   问一问,职能转变了,怎样当好“四铁”机关“排头兵”

  ■本报记者 黄超

  卷首语

  历史老人的巨椽,总会在某一时刻定格,并写下浓重一笔。

  2016年1月,军委机关由总部制改为多部门制。自此,我军领导指挥体制掀开崭新篇章。

  这次改革最先动刀子的地方,是总部;最先精简整编的单位,是领率机关。从以往的“总部领导机关”,转变为履行参谋机关、执行机关、服务机关职能的“军委办事机关”,这种体制职能的变化,绝不仅仅是换块牌子、换个臂章那么简单,必然是一场交织着希望与阵痛,考验着信念与忠诚的雄鹰换羽、凤凰涅槃。

  这是一次带着痛感的自新,这是一场带着挑战的考验。如果不彻底去掉“领导范”,真正当好“办事员”;如果不下决心打破个人利益的藩篱、摒弃因循守旧的老路;如果不及时转变观念、转变思路、转变工作指导方式,就无法交出合格的考卷。

  “牢记使命、牢记责任,当好军委的战略参谋,努力建设具有铁一般信仰、铁一般信念、铁一般纪律、铁一般担当的军委机关”,习主席的重要指示回响耳畔。在这种真刀真枪“动奶酪”的时候,身为“排头兵”的军委机关牢记统帅嘱托,坚定不移担当解放思想的先锋、突破利益藩篱的骁将,用实际行动作出了响亮回答:历史选择了我们,我们会创造新的历史。

   1、军委联合参谋部

   聚焦打仗,牢记战位就是“主阵地”

   新闻故事

  “没想到,军委机关能离战场这么近!”在军委联合作战指挥中心执行了3个月的值班任务后,军委联合参谋部信息通信局副局长董晓波感触颇多。

  作为在原总参信息化部机关工作多年的老兵,他对职能转变感受最真切。原单位执掌着领导和管理全军信息化建设大权,现在则是专司主营指挥通信保障,核心是保通备战。

  执行任务期间,董晓波对此有了深刻认识。每天交班,敌情我情态势分析都是面对面、实打实。作为直接负责军委首长实施战略指挥的信息通信席位带班员,必须确保网络“全程通、实时通、末端通”,任何一个信息节点出问题,“板子”就会打在他身上。

  一次,担负节点保障的某通信团参谋长赵向伟向董晓波报告:某型视频指挥设备出现故障征候,影响系统运行稳定,需要紧急处置。董晓波立即抄起电话联系有关部门协调解决,不到一天时间,备份设备便运送安装到位,排除了事故隐患。以往类似情况要层层报批,没个七八天办不下来,现在当天完成。

  几天前,某指挥链路出现信号扰动,初步判断是某战区辖内通信线路出了故障。情况紧急,董晓波命令值班参谋李鑫直接找到在机房值班的骨干,进行分头排查。“有什么事办什么事,有什么问题解决什么问题。”董晓波说,以往的宏观层级领导变成了“点对点”的链式指导,没有了程序上的繁文缛节。这种转变,每一天都在军委机关发生着。

   主人公说

  董晓波:走上军委联合作战指挥中心的值班席位处理军情,一举一动事关全局、一言一令关乎成败,来不得半点疏漏和懈怠。军委机关部门必须加紧转变职能、转变作风、转变工作方式,这既是一道不容变通选择的“必答题”,也是一道无须扬鞭自奋蹄的“实践题”。我感到,这“三个转变”,转变的首要是思想观念,转变的核心是工作方式,转变的基础是能力素质。

   记者观察

  一份优化战略指挥信息通信保障建议、一部几十万字的资料汇编……这是董晓波带队值班3个月的有形收获,但记者相信,他们的无形收获更多。这让记者想起一位战区司令员的话:“今后抓联合作战,我的岗位在哪?不能整天坐在办公桌这个‘官位’上批文件、写材料,而应该身穿迷彩服、脚蹬作战靴扎进指挥所,坐在指挥席这个‘战位’上推方案、拟命令。”可以说,军委机关的改革,就是完成从“官位”到“战位”的转变。(沈英杰、本报记者 梁蓬飞、特约记者 张能华采写)

   2、军委政治工作部

   转变观念,简约高效成为“新风尚”

   新闻故事

  军委政治工作部兵员和文职人员局补充退役处处长赵明星已在原总部机关从事兵员工作10多年,机关经验丰富。然而,“老机关”上任不久就遇到了新考验:军委机关刚组建,事务扎堆而来,加之机关各部门都忙着建立新的工作机制,每天仅内部呈批件就要写不少。

  人手少了,工作多了,赵明星只能带领全处人员开足马力加班加点,甚至连续通宵奋战。与他们相仿,机关一些部门也有类似情况。

  新体制下,原有工作模式已难以为继。很快,局办公会研究决定:所有不需要存档的事项,全部改为电话请示报告或当面研究讨论。“件对件”改为“面对面”,不仅给大家减了负,还提高了工作效率。

  2月下旬,中央军委下达组建军委、战区联指中心保障队的命令。“要主动靠上去!”保障队组建命令下达第二天,局领导就带领调研小组赶赴中部战区机关和有关单位,面对面了解需求,几天内就拿出了政策指导文件。为进一步加快进度,局里又要求赵明星主动打电话了解工作进度和困难,第一时间协调解决。以往两三个月才能完成的工作对接和选调对象推荐、考核、档案审查等工作,仅用时不到一个月就顺利完成。

  工作方式转变了,机关也有更多精力投入战略谋划和宏观指导。针对改革期间部队兵员管理面临的矛盾问题,这个局组织力量研究起草了《关于做好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期间兵员管理工作的意见》,对改革调整期间士兵队伍建设的目标任务及一系列具体问题进行了明确。据了解,《意见》经中央军委批准后,将于近期下发部队。

   主人公说

  赵明星:新的军委机关成立后,从我们手里出去的每个建议、每段文字、每组数据,都可能影响军委首长决策,影响全军部队建设。要想肩负起新的职能使命,彻底转变理念观念,是我们必须迈过的第一道关。从以往“件对件”呈报审批,到如今“面对面”商讨决策;从以往坐等请示报告,到如今主动问计官兵……机关工作的一系列实践证明,转变观念、转变作风、转变工作方式,光是喊口号、提要求是不够的,需要各级领导率先垂范,以强烈的“首棒”意识争当“四铁”机关的先行者、探路人。

   记者观察

  深夜在军委政治工作部办公楼下抬头,几乎所有办公室都灯火通明。不少机关同志说,现在使命责任更重,工作压力更大,这也倒逼很多部门打破观念桎梏、跳出思维惯性、改变工作方式。我们需要问题倒逼,我们更需要主动作为。只有积极主动适应新体制,不断升级更新思想理念和工作思路,才能真正进入新角色、担起新使命。(李斌、本报记者 尹航采写)

   3、军委后勤保障部

   精准高效,扭住服务这个“牛鼻子”

   新闻故事

  “叮铃铃”……深夜11点,军委后勤保障部运输投送局参谋王爱勇办公室里,响起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

  电话是正在亚丁湾执行护航任务的海军编队打来的:编队一名战士两天前突感不适,出现胸闷、憋气等症状,经过随舰军医治疗后不见成效。当天,这名战士病情突然恶化,出现肺部严重感染、急性肾损伤等症状,送当地医院就诊,医院给出了“72小时内转出专科诊疗”的诊断。

  一场生死救援,在祖国与万里之外的异国他乡之间紧张展开。

  在运输投送局指导协调下,海军后勤部紧急与国际救援机构展开协调沟通,很快确定选用性能优异的长航程飞机,减少经停环节,配备监护设备药材,选派医务专家随机前接。

  当医疗包机平稳降落在首都国际机场,患病战士被迅速送往海军总医院重症监护室时,时间只过去34个小时,比医学限定时间提前38个小时!

  数字无言,见证着一次“精到”“精细”“精准”的新型后勤服务保障。这次实践,为探索建立军队伤病员航空接转运协作保障机制提供了有益尝试,成为军委后勤保障部机关职能转变的真实写照和生动诠释。

  业务机关齐心协力,报批程序从简极速,应急预案响应高效……运输投送局领导介绍,新的机关组建以来,各部门牢固树立“用谋的质量彰显影响”“用宏观管理水平评判能力”“用执行力服务力高低检验作为”的全新服务理念。如今,新型联勤保障体制正在扎实构建,后勤政策制度正在配套完善,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稳步推进。

   主人公说

  王爱勇:后勤以服务为天职,离开服务就没“戏”可唱。军委后勤保障部组建以来,深入开展“担当后勤使命、树立崭新形象”专题教育,坚决落实讲政治、谋打赢、搞服务、作表率要求,努力建设“四铁”后勤机关和部队,持续加快推动后勤建设新跨越。改革强军,每名军人都不是旁观者。后勤是一代代接续传承奋斗的事业。我相信,我们的今天是昨天的积累和延续,也将成为明天的历史和传统。

   记者观察

  军委机关要为军委服务、为战区服务、为军种服务、为官兵服务。服务意识越强,越能彰显机关价值,长征时,红军一名后勤处长把自己的棉衣脱下让战友御寒,自己却冻死在雪地里;上世纪90年代,军委下决定让全军战士每人每天“早餐一个鸡蛋”,至今还经常被津津乐道……推进后勤职能转变,必须解决“目光盯到哪里、精力用在哪里、资源投向哪里”等问题,真正把官兵的呼声作为第一信号,把基层的需要作为第一选择,将工作抓在根处、落到实处。(赵杰、韩健、本报特约记者 花晓采写)

   4、军委装备发展部

   明确职能,抓大放小厘清“责任田”

   新闻故事

  5月2日,天刚蒙蒙亮,熬了一夜的军委装备发展部信息系统局正团职参谋钱磊长舒一口气,走出办公楼。他和同事们研究起草的《关于军用电子元器件科研管理工作改革意见》初稿历时数月,终于完成。

  作为实现我国武器装备自主可控发展的关键“命门”之一,军用电子元器件的科研管理改革能从一个方面检验改革强军“装备篇”的成效。起初接受任务时,曾经组织完成上百个装备预研科研项目的钱磊有过一阵纠结:改革刚启动,如何向“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总原则上转变?具体到军用电子元器件科研项目,怎样既“抓大放小”又“放而不乱”……

  工作中,钱磊与同事们将改革方案与军委机关新的职能使命逐条对表,哪些适应“管总”要求,哪些满足“主建”条件,一一厘清,并逐一列出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10余次集中研讨调研后,他们拿出具体意见、逐条论证过关。

  研究的问题越多,“管总”的导向越明。在即将印发的这份文件中,记者看到,机关把更多精力投入到政策法规、体系设计、标准规范以及跨军兵种统筹等“管总”大事上来,将超过50%的新品研发任务交给各军兵种管理,从而实现“针对武器装备建设任务,赋予各军兵种装备机关对新品项目需求提出、项目管理、选型应用和信息报送等职能,有效支持军种主建责任落实”。

   主人公说

  钱磊:通过参与这项具体改革工作,我对改革强军内涵有了深刻理解。具体到业务工作,就是要落实“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总原则,在“管总”上下功夫见成效。改革后,军委机关各部门重在把权责搞清楚,既不能“耕了别人的田,荒了自己的地”,也要勇于担当,避免被局部利益牵着鼻子走。同时,要强化战略谋划、战略管理,能放手的要大胆交给军兵种去抓,但要根据项目实际情况和军兵种单位承办承制能力来确定下放的时机、程度,确保工作不脱轨、不断线。在工作指导上,重在全局调控、监督问效,不能“一竿子插到底”。

   记者观察

  “我们没有理由抓不好装备工作,同时也没有任何理由推脱责任,我们一定要担当起该担当的历史使命。”采访时,记者在军委装备发展部机关经常能听到这番话。“两弹一星”伟业留下的宝贵财富不会磨灭。军委装备发展部成立以来,在构建集中统管体制、精准聚焦管总职能、补齐管理体系短板、严格权力运行监督上已取得实质性突破。这些突破,本质上是一场思想理念、组织形态、发展模式的革命,也是对改革强军“装备篇”做出的深入思考探索。(本报记者 邹维荣、特约记者 杨欣采写)

   后记

  1984年11月,邓小平同志在谈到百万裁军时说:“怎么简法,请大家出主意,我只讲三总部带头。”

  时光流转,32年后的2016年1月,习主席在接见军委机关各部门负责同志时的重要讲话中,强调要“为全军做好样子、立足标杆”。

  历史在一次次铭记这些光辉瞬间的同时,也在一次次证明:改革千难万难,但领导带头就不难。帅者先,则卒必勇。军委机关调整组建,是整个领导指挥体制改革的龙头。当“龙头”端正摆放在“苟利国家生死以”“计利当计天下利”的位置上后,作为“龙身”“龙尾”的全军官兵一定会紧紧跟上,齐心协力打赢改革这场攻坚战,交出让党和人民满意的答卷。

              热搜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