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

邱奕元:闽台未来合作最大机遇在人才输出

2015-04-19 00:00:00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尹小兵  字号:T|T
摘要】 乾通盛世投资控股有限公司风险管理部总监邱奕元接受中国网专访 中国网福建4月18日讯(记者周宇田 吴海东 庄鸿 文 图) 4月18日,第三届福建省“4·18”人才项目与资本对接会期间,乾通盛世投资控股有限公司风险管理部总监邱奕元先生做客中国网福建高端访谈间,接受专访。中国网:邱总您来自台湾,目前贵公司的主要投资领域有哪些?邱奕元:目前乾通控股从事的行业是关于股权投资、债券投资,还有关于一些传统

 

 

乾通盛世投资控股有限公司风险管理部总监邱奕元接受中国网专访

 

中国网福建4月18日讯(记者周宇田 吴海东 庄鸿 文/图) 4月18日,第三届福建省“4·18”人才项目与资本对接会期间,乾通盛世投资控股有限公司风险管理部总监邱奕元先生做客中国网福建高端访谈间,接受专访。

中国网:邱总您来自台湾,目前贵公司的主要投资领域有哪些?

邱奕元:目前乾通控股从事的行业是关于股权投资、债券投资,还有关于一些传统金融部分的信用交易、信用风险管理跟资金撮合这些业务组成的。主要以传统业务为主,现在主要涉入互联网金融领域。

中国网:“4.18”人才项目与资本对接会是作为人才项目和资本交流平台。那从您的角度来说,您觉得台湾的人才项目在福建有哪些投资机遇?

邱奕元:主要分为几个方面,因为台湾的地理位置的确是离福建最近的地方,所以未来台湾人才的输出到福建工作,两岸互相的交流,这部分我认为是未来机会最大的。

包括大陆地区的农场品到台湾销售,台湾好的高科技行业到福建作为跳板,甚至以福建为中心,向全世界推广,我觉得都是很好的机会。

中国网:那您这次带的具体项目有哪些呢,或者有对接上什么项目?

邱奕元:其实我们作为投资机构,我们一般以项目具体分析为主。只要项目有长远发展的潜力,可持续强,基本上我们都会做相应的投资。

中国网:福建自贸区的建设也是给金融领域带来了很大的机遇,乾通控股也是投资这方面的领域,您给我们介绍下现在比较流行的一个词“互联网金融”,贵公司目前在这个领域的投资有何构想?

邱奕元:目前我们公司也有从事互联网金融的领域,主要是互联网金融弥补了传统金融覆盖不了的人群,提供给他们衍生的金融服务。所以不仅有原始银行的传统业务,甚至可以经由互联网的手段超前给他们一些服务。比如小微企业的融资,这些人群原本在银行是拿不到任何贷款的,想创业的年轻人,只要他们有好的想法,有实际可盈利的模式,我们是可以经过股权融资去帮助完成他们的想法。

整个互联网金融在现在的大陆市场甚至全世界都是不可或缺的部分,因为它可操作性强,可复制性强,而且具有相当的灵活度。所以,我觉得这个行业在未来十年甚至二十年在整个中国都会是比较活跃的领域。

[page]

中国网:台湾的人才和大陆相比有很大的优势,您给我们简单介绍下在金融领域台湾和大陆尤其是福建有没哪些人才交流项目?

邱奕元:一般来说从最基本的学生的交流,以教育和高校之间的交流为主,这也是人才交流的基础。到后期我们会有一些学者的访问,甚至行业内的专家在两岸间的互相交流和切磋互动。大家可以了解下以前台湾的经验是如何做到人才的培养,未来在福建地区基于人文、文化都相同的前提下,我们可以补充和激发一些新层面的东西,给予一些好的指引,避免走一些弯路。

中国网:随着两岸的经济发展,双方的经贸交流往来也更加频繁,特别是在交通和金融等的领域。作为一个台湾的企业代表,您对于闽台间的金融合作,有哪些希望?

邱奕元:第一是政策问题,不管是举办“海基会”、“海协会”,部分的政策导向会给予给双方想要合作的企业带来一定的限制。所以政策的问题是第一个要解决的。

第二个是人才的问题。因为台湾和福建地区文化差异并不大,包括我本身也是闽南人,所以在人才交流的过程中,包括这几年的大学生交换的过程中差距会越来越小。

第三个就是产业交流上,未来会不会局限于某些领域进行深耕。比如台湾的优势就是高新技术产业,因为发展的比较早。在未来二十年或者一个世纪,我觉得福建省甚至中国大陆的优势会超过欧洲或美国。

中国网:您觉得这些优势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邱奕元:第一点是成本问题,有时候经营企业看问题时,成本会是最重要。在制造产业,引进高端人才、成本的降低、研发创造能力的加强,这些会是未来我们很明显的优势。

中国网:参加此次福建省“4.18”人才项目与资本对接会,对您有哪些积极作用?

邱奕元:对我个人和公司而言,是能发现福建省好的项目,去挖掘它、投资它。未来给予它跟我们公司长期的交流合作。现在很多人认为中小企业发展遇到瓶颈,始终都离不开资金、人才、生存空间或者政策等问题。我们经过跟它们合作,持   续让他们培养壮大。

这对我个人来说也是新的机遇,我觉得能认识到更多行业内的朋友,大家可以一起讨论投资领域的问题,尤其是自贸区的发展建设。举例说,我们在天津自贸区会做许多供应链闭环的工作,到了福建自贸区,因为是南方的城市,会不会有一些新的供应链产生,这些可能都是后续需要完成的问题。

              热搜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