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

软木画大师吴芝生:第四代传人的使命与坚持

2014-03-26 00:00:00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佚名 字号:T|T
摘要】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软木画继承人”、中国软木画大师、福州软木画吴氏第四代传人吴芝生做客中国网福建频道高端访谈间,接受记者专访中国网福建3月25日讯 (龙丽芳)2014年3月21日—25日,2014世界木材日暨首届国际木文化节在福建仙游启幕,来自全球70个国家300逾业界专家、客商齐聚一堂,共同探讨文化演变中的木材,开启木文化之旅。世界木材日暨首届国际木文化节期间,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软木画继承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软木画继承人”、中国软木画大师、福州软木画吴氏第四代传人吴芝生做客中国网福建频道高端访谈间,接受记者专访

中国网福建3月25日讯 (龙丽芳)2014年3月21日—25日,2014世界木材日暨首届国际木文化节在福建仙游启幕,来自全球70个国家300逾业界专家、客商齐聚一堂,共同探讨文化演变中的木材,开启木文化之旅。

世界木材日暨首届国际木文化节期间,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软木画继承人”、中国软木画大师、福州软木画吴氏第四代传人吴芝生做客中国网福建频道高端访谈间,接受记者专访。

中国网福建:吴老您最近都在忙些什么?是在创作新作品还是忙着宣传软木画这一工艺?

吴芝生:最近为了传承软木画,我自费到全国各地参加了各种展示会、展销会。为了能把软木画传承下去,我在西园小学还创立了少儿软木画活动基地,希望能通过这种形式,让学生爱家乡的软木画。活动基地里有5个专业人员,教学生关于软木画的基本知识,基本功,学一些适当的技术,这对今后的传承起了一个重大的作用。

中国网福建:那最近您有在创作什么作品吗?

吴芝生:我现在在创作古色产品,五色产品中的古色产品、旅游产品、礼品、商务礼品这一类的产品去打开市场,还进一步做一些红色产品,宣传国家的红色文化,像古田会议会址这一类的革命胜地等。

中国网福建:听说您从7岁就开始学习软木画制作工艺,软木画走向低谷的时候很多人都放弃了您依然坚持,60年来手不离刀。是什么力量让您坚持下来?

吴芝生:福州晋安区新店镇西园村是软木画的发源地,是我们吴家,吴氏发明的软木画。软木画在七八十年代就走向世界,走出国门,产值达到了五千万元。到了九十年代,由于没有创新,软木画跟不上时代的发展,所有的艺人跟工人,所有的工厂全部都倒闭了。那时候我想着我是吴家的中国软木画第四代传人,如果把这个传统艺术失掉了,那真的非常可惜,所以我舍不得把这个软木画放掉。

我一直坚持了下来,自费的去参加各种展示会来提高软木画的知名度。软木画的低谷使我的经济发生非常大的变化,因为全家人都是靠软木画生活的。那时候我们家都去卖报纸,我爱人也帮忙,靠卖报纸赚钱。然后把赚来的钱拿去投资软木画这项传统工艺,这样坚持着搞创作。

到了2002年,我就创办了福州市吴资生软木画创作中心,那时候软木画就开始慢慢发展起来了。随着软木画的发展,我就召集了村里60岁左右的老人来学习,让他们都来重新再做软木画。2006年,我又设立了吴资生软木画有限公司。我成立公司以后,招了大概二十个人在我的公司里创作、生产软木画。因为得到政府的重视,2008年软木画成为了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我成为了省代表性传承人,我非常高兴。

中国网福建:您提到九十年代软木画的衰败,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

吴芝生:因为改革开放以后,软木画开始跟不上时代的发展,并且没有创新。不仅在框架上面没有创新,而且包装方面都是用纸盒包装。我现在都是用高档的,红木这种的框架。还有它的包装,我们是用丝绸搞的非常漂亮的包装盒。

这是在包装方面的一个改变。在创新方面,我们搞了古典的平台楼和山水花鸟这一块的创新。我们的题材也有改变,像闽都古韵这一类,不仅非常受欢迎,而且体现了我们福建的民俗文化。我希望能把过去的这些建筑,或者亭台楼阁、风光景色创新起来。

中国网福建:您刚才有提到您创办的公司,现在公司的人员年龄分布是怎样的情况?

吴芝生:我公司里平均年龄都在60岁左右的,最小的,我的女儿才三十多岁,还有一个徒弟五十岁,其他的都是六十岁左右的。现在对于软木画的传承有一个很严峻的情况,就是年轻人接不上去,青年人不想学软木画。所以我在西园中心小学创立了少儿软木画活动基地,教学生软木画各方面的技术,从娃娃抓起。

我最近两年还有带学生来这边实习,包括中学、职专。最近领导还有让我到福建工艺美校里头去教学生,让学生专业地学习软木画,这样子对今后软木画的发展传承会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中国网福建:您个人觉得,软木画未来要如何发展才能重现辉煌?您会做出哪些努力?

吴芝生:虽然说我今年已经超60多岁了,但是福州市首批带徒就是我带的两个人,一个是我的女儿,一个是我的徒弟。她们两个都是女的,在软木画届是年龄最小的,但是两个已经是名艺人了。

过去来说软木画都是单向的,做亭的做亭,做树的做树,做动物的,布景的,好几个部门结合起来,组装的产品。我现在在中学里头教学生,在我的徒弟各方面,还有新收进来的职工,我都教他们全面的技术,一个人能够完成一个作品的能力,这样今后软木画才能稳稳的发展下去,实现我们软木画发展传承的梦想。长江后浪推前浪,我要把这个技术传给下一代,使它更大的发展。

 

              热搜资讯